细菌研究所

复健中

【敦刻尔克】Come on,Farrier(飞行组Farrier/Collins)

再不写文我就要废了。

从放假到现在写的不管是文还是段我都不敢发出来啊!

写的超级糟糕.....但是必须要练啊.......

所以先从最近看的电影开始吧

我没出坑,我真没出【捂脸

只是现在看自己的文都是“这写的都是什么【哔——】”


敦刻尔克 飞行组Farrier/Collins短打,OOC和BUG都是我的


一、

  “Come on,Farrier.

  带着湿漉漉的金色头发和蓝色眼睛的青年抓紧了这艘小小的、装满了燃油味的士兵的“月光宝石”号的栏杆,视线急切地追随着在巨大的蓝白色背景下挣扎飞行的、如同孤胆侠一般的飞机。


二、

  “Come on,Farrier.”

  带着湿漉漉的金色头发和蓝色眼睛的青年抓紧了放在身体两侧支撑着的、带着纹身的强壮手臂,感觉汗湿皮肤摩擦的滑腻感。他小口喘息着,因为不适感皱着眉头,却仍然像逞强似的说出话语。

  “你还真是......”他的战友,他的长官,他的秘密恋人,因为他的样子而微笑了,棕色头发因为汗水而贴在脑门上,“......逞强,对,Collins,逞强。”Farrier调笑着,平日包裹在飞行服下的结实臀部往前推进着。

  Collins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想反驳,他的手在不自觉地收紧,指甲嵌进男人手臂小麦色的皮肤。“是吗?”在喘息的间隙他说,起伏的胸膛好像根本没出卖他似的,“我可不管你怎么想,我在飞行训练中可是赢了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Collins自己都觉得有点幼稚,但这并没挡住他心中因为这个事实而激起的小小兴奋感,“所以——来吧士兵,用力。”

  “士兵?你就这样和长官说话的吗,福蒂斯1号?”身上男人的动作突然大起来,Collins没抑制住地喘息出声。

  “这就对了。要及时和长官报道啊,亲爱的。”Collins没力气地抬了抬眼睛,和带着笑容的Farrier对视,又假装不动声色地转开。

  他老是忘记这个老是在飞行面罩后面的男人有多么漂亮的一双棕色眼睛。


三、

  “福蒂斯1号,我的燃油表坏了,报告油量。”

  “58加仑。”从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有些失真,Collins看了一眼油表,“你是不是应该回去检修?”

  “不用,我很确定只是燃油表坏了,记得及时给我报告。”

  Collins因为这句似曾相识的话不动声色地撇嘴角,他能够说服他吗?不可能的。再说,他们都明白这次任务的目的地在哪里。

  或者,终点在哪里。

  “你或许应该好好注意护航机,还有,注意逆光的方向。”从福蒂斯1号传来的声音有些严肃,Collins咬了咬嘴唇,抓紧了手中的操纵杆。

  “Collins?”

  耳机里沉默了一会儿又突然出声,带着一点点杂音的声音在1000英尺的高空中传入他的大脑。飞行员因为并非编号的称呼而愣了一下,张了张嘴。

  “Good luck.”


四、

  “Come on,Farrier.”

  他在心里念着,他在唇边念着,他的整个大脑整颗心脏都似乎随着视线到了天上,到了快要没了燃油的飞机上。

  穿上的士兵骚动起来,他看到福蒂斯1号击下了那架敌机,同时他也肯定Ferrier已经没有燃油了。

  他在水里,他在天上。

  他看着他停转的螺旋桨,看着他在天际线上近乎优雅的滑行,看着他独自一人前往与家相反的方向。


五、

  Collins再次坐上了飞机,只不过这一次已经没有福蒂斯1号,也没有了福蒂斯2号。

  停机坪轰鸣着,数百架战机即将起飞。Collins坐在机舱里往外看了看,又把视线转回了操纵杆上。

  保卫伦敦的战斗即将开始——这一次他要一个人保卫家园。

  他蓝色的眼睛发了一会儿神,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Come on,”他终于开口,却顿了顿才能压下喉咙里的紧迫感,皮手套紧抓操纵杆。

  他深吸一口气,声音只是盘旋在喉咙口,像是在自言自语地安慰自己,又像是虔诚的信徒在做最后的祷告。

   “Come on,Farrier.”


——END——

  


评论(3)
热度(66)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