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复健中

Bear!(POI/RF)

POI/RF
Reese↔Bear身体互换梗,PG
伪.熊宅←_←好喜欢大大画的体位嘤
大概是tbc吧……这个梗太萌太萌说不定哪天脑洞又来惹【泣

——正文——

  “Oh my.....”
  Finch还在急促地喘着气,惊魂未定地瘫软在自己家客厅的地上,煎绿茶撒了一地,在地毯上弄出一快水渍。他现在可没有经精力管前几天才和员工一起去选购的地毯,他有些颤抖地用手支撑着直起身子,开口努力想要制止眼前可以说是荒唐的一幕,他的声音都是一股被吓到的样子。
  “Bear!放开他!!”
  被叫到名字原本都很听话的狗狗却竟然变本加厉地对有些狼狈地倒在地上的高个男人龇起了牙,Finch惊慌地几乎想跳起来,但是他疼的要死的腰背不允许,他只有一遍一遍地叫着Bear的名字,希望能够让它平静下来。这一招好像有用,尾巴原本高高地竖起来的Bear在Finch的声音中慢慢得平静下来,抖了抖身子,军犬好像突然回过神来一样,歪了歪头退回身子,向Finch走去。
  “No!Bear Stil!”他今天确实被Bear吓到了,虽然他注意到了Bear在听从命令停下来的时候有一丝犹豫,但是现在他只顾着惊慌地伸出手去查看从那开始都只是贴在地面上闷哼的男人,“Mr.Reese?Are you OKay?”
  这太奇怪了,Reese和Bear都是。Finch一边尝试着离Reese更近以便检查他的伤势,一边后怕的想。
  原本是美好的一天,完成了今日号码后,因为晚上的时候天气有些差,Reese就自己带着Bear出去散步。就当Finch捧着绿茶,晚上要看的影碟都已经选好只等待他们回来的时候,门打开的时候,在Bear的吼叫声中,Reese直接扑向了自己,,过大的冲击力让原本站着的他仰面倒下,Reese搂了他一下,和着柔软的地毯一声减缓了疼痛,但是后背的仍然传来了钝痛。没等Finch反应过来,突然脖颈间就多出来了一片湿热。
  Reese乐此不疲地舔着自己,发出兴奋的喘息,他的腰卡在Finch的腿间,整个身体几乎把Finch罩住,Finch哼哼着推拒着Reese,本能地抗拒着这有些羞耻的姿势。但是Reese过于奇怪的动作让躺在地上的小个子有些担心——Reese是被下药了么?
  Reese的整个身子几乎都压了上来,愉悦地轻哼着,大衣上还带着外面有些湿冷的空气,脊背被地板折磨着,Bear在他们旁边不安地窜来窜去,越来越焦躁地叫着,Finch的头乱哄哄的,在疼痛变得尖锐的时候难受地叫了一声。
  然后Finch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Bear大声地吼叫了一声,Reese好像被吓到了一样缩了缩脖子,接着军犬猛的扑上来,张嘴咬住了Reese的后颈,Reese痛苦地哼了一声顺着Bear的动作滑下Finch的身体。躺在最下面的Finch在感觉到一瞬间增加的压力之后,就只看见眼前的黑色突然消失,他慌忙推了推快要划下脸的眼镜,Bear愤怒的吼叫传进他的耳朵,他瞪着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一人一狗。
  似乎是Bear占了上风,原本就身体健硕的军犬压制着Reese,咆哮着露出尖利的牙齿,就快要碰上Reese裸露的脖颈,从喉咙里发出咕噜的威胁声,原本乖巧的迷倒了包括Ms.Shaw在内的一切女性的黑色的圆溜溜眼睛,此刻却闪着暴戾的光,Finch一瞬间脑中竟然出现了看到自己被某个POI小小地言语调戏了一下时,直接变了脸色把那个倒霉的坏蛋揍了个半死不活的Reese.
  最令他奇怪和担心的是,被压着的Reese根本就没有怎么反抗,他勇猛威武的员工在Bear扑上来的时候之后似乎立马就投降了——Finch脑子里一团乱麻,手胡乱地摸索着,这是他从没有想过的——Bear,这个Reese笑着说过“谁要敢动你,他会吃了他们”的忠诚的团队一员,竟然攻击了他的主人Mr.Reese?!
  Bear表现得很不寻常,比如说他才严厉地命令Bear原地待着,可是这家伙竟然马上就甩着尾巴跑到了一旁。Finch没空理它,说实话他还有点生气,刚才是因为Reese没有顾他的感受把他弄疼了,现在则是因为Bear,他信任的Bear。触到Reese的脖子,他紧张地摸到了刚才Bear咬上去的地方,还好,除了来自军犬的有些湿黏的口水之外,留在上面的只有一些红色的印迹。Finch有些心疼。Reese呜咽了一下(他很难想象把这个单词用在Reese身上,可是这的的确确是一声呜咽),懒散地躺在地上,然后抬起头委屈地蹭了蹭Finch。天哪,他是真的被下药了吗。Finch担心地想着,想要让Reese站起来,可是Reese竟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然后从牙齿间挤出含混的音节。Finch觉得自己是被他撞得不轻,要不然他怎么会听见Reese在学狗叫……
  感觉到毛茸茸的脑袋在蹭自己的胸口,Finch吸了一口气,准备无视员工的小动作,拼了自己的老命想要把身材高大的员工扶起来。但是这个时候他突然又听见了Bear的叫声,一种不耐烦的声音,似乎它还在用爪子刨着地面。他生气地转过头去:“Bear?!”
  军犬用一种严肃的眼神望着他,这是它今天第二次表现出像Reese的眼神了。Finch愣了一下,然后发现桌子上自己原本待机着的电脑屏幕又亮了起来。慢着......他望进趴在地上的Reese,后者瞪着蓝眼睛看着他。甩了甩头,看着Bear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
  Bear没理Reese,今天这种人称动作倒着来的现象Finch今天真是受够了,Finch起身大踏步地走了过去,和Bear对望了一会儿,军犬呜了一声,示意他去看电脑。Finch把脸凑了过去,亮着光的电脑屏上只有一行话。

  Finch的嘴角抽搐了下,这太荒谬了——

  他抬着眼睛看向不知什么时候蹭过去趴在Bear窝里的“委屈的”Reese,然后转向旁边轻轻摇着尾巴的,满脸纠结的Bear。军犬走了过来,把头埋进自己的手心,像是在安慰又像是在说服他相信。

  “Harold, I am John.”
  

评论(7)
热度(95)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