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细菌菌
「推荐妥善使用合集功能」
微博:细菌菌Siber
!!不拆不逆执着型选手!!
POI | RF 肖根
火影 | 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吃过去式,有鬼鼬倾向

13. words(POI/RF)

POI/RF 日常 →13 words
这是由13篇小故事组成的甜饼,于是不可避免的OOC,尽量减到最小了 |・ω・`)

有些梗来自凤凰网 →恋人间一定要有的60个小浪漫

这是献给墨林林的的生贺!!生快啦 ヾ(*´∇`)ノ 很高兴认识你yoooo组成了互喂队真的太幸福!

Warning:写文的时间不同,每一篇大概文风差异有些大Orz但是保证都是甜甜哒!!

→剧情和案件为腻歪服务,基本没用 (´・_・`)

——正文——

1.

  Into that world inverted
  where left is always right,
  where the shadows are really the body,
  where we stay awake all night,
  where the heavens are shallow
  as the sea is now deep,
  and you love me.
                                              
                                      
  投入那倒转的世界
  那里左就是右,
  那里影子就是实体,
  那里我们整夜无眠,
  那里天堂浅俗而大海深远,
  而你爱我。

【Keyword→一切是因为你爱我】
(诗来自:伊丽莎白-毕肖普 『失眠』)

2.

  “我没法匹配他的手机。”后背被迫贴在了窗玻璃上,Finch有些烦躁,“我需要先把他们的东西照下来交给Fusco警官看看。这上面人太多,而且他很警觉,会被他发现的……哦天哪。”
  像是响应他的号召,一个刹车使车厢又猛烈地晃动了一下,他哼了一声艰难地抓住扶手稳住身体,在充满了三明治味道的空气中尽力呼吸着。
  Reese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拥挤的空间对Reese而言明显更糟糕,特工原本养眼的高大身材在高峰时段的公交车上简直就是灾难。他和Finch悄悄地挤在角落,旁边是紧张地四处张望的POI。这个时候Finch简直无比想念自己可爱又宽敞的小车。
  “我有个办法。”Reese突然说,特工把手搭在Finch头上的扶手上,身体倾斜几乎把Finch圈在怀里,这让三明治的味道被Reese中和了一些,Reese的脸微微靠近小个子的,然后在Finch瞪圆的眼睛的注视下,侧过头在他的嘴角落下一个吻。
  “Mr.Reese?!……”该死,哪里有那么多刹车!因为突然摇晃的车厢Finch有些不稳,右手下意识地从Reese的大衣里穿过去,揪住了员工里面的西装。Reese看准机会,又在Finch脸上细细地亲吻了几下。Finch不知道Reese想干什么,右手顺势把Reese的西装往后拉了拉,低声询问,“你在干什么……”
  “Working,  Harold.”Reese的声音像羽毛一样轻柔地拂过他,让他轻颤了一下。男人凑在耳朵边轻轻地说,“公共场合的亲热会使人不自在,号码已经不再盯着我们了。”Finch往旁瞟了一眼,果然号码已经把头转过头去,他现在很容易就可以把他手里的东西照下来。让他有些难为情的是,不只是号码,仿佛他们周围的人全都善意地撇过头去,弄得Reese和Finch就像是热恋的情侣,还是在公交车上就把持不住的那种。
  离开Finch渐渐红起来的的耳朵,Reese回来亲吻着他的嘴角,特工放下一只手,把Finch拉近然后松松地环在他的腰间,用脸亲密地磨蹭了两下,亲吻的间隙从唇间发出的声音里带了些愉悦的笑意:“所以,开始你的工作吧,Finch.”

【Keyword→在公车上不扶着扶手,只搂着你的腰,偷偷地亲你,在你脸上蹭来蹭去】

3.

  他看见了Reese。身边的Bear兴奋地蹿着,在自己的脚边打转,对着马路对面几天没见的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汪汪地叫了两声。
  Reese很明显也看到了他们。他的脸上展开了一个笑,向前迈出他的腿,在发现是红灯的时候讪讪地停了下来站在原地。
  Reese还提着他出发时的那个手提箱,Finch不知道Reese把里面的医疗用品用了多少,不过他真的希望就像Reese电话里表现出来的那样,箱子里的止血带,麻醉剂,一样都没有少——这代表特工平安地度过了一次出差。事实上,Finch希望那个箱子永远也不要空。
  这个红灯似乎有些长,他注视着对面的男人,他也在回看着他,眼睛弯弯的,心情似乎不错,在纽约的寒风中鼻子有些红。Reese竟然在那么冷的天气都没有戴围巾。Finch皱了皱眉。
  Reese没Finch那么多小动作,其实在等红灯的时候他他温柔的眼神一直停留在Finch身上,这让Finch最后也情不自禁地专注于与他对视。车流熙熙攘攘,人流吵吵闹闹,可他们两个人却在这仿佛静止了的时间中看着对方。
  他不知道他还可以像这样,在马路的一边等着出过任务的Reese回来多少次——他真真切切的明白,箱子里的东西总有一天会被使用,他们这些用残缺的灵魂和身体在战斗的人总有一天会真的死去。可是——
  绿灯亮了,Reese伸开腿向他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温暖安心的笑,眼睛只注视着抿着唇的自己。
  “Harold.”
  他任由Reese把他拥进怀里,也任由亲吻落在他的唇上。“Welcome home.John.”他轻轻地说,感受到Reese的嘴角咧开,特工只是叫了他的名字,然后微微笑着退开。特工摸了摸跳起来的Bear的头,然后接过狗绳,和他一起转身离开。
  Finch一瘸一拐地走在Reese旁边,他悄悄地看着正愉悦的逗弄着Bear的Reese——即使他们最后都要死去,但至少现在他不是一个人。
  至少现在,他还可以等Reese回来,还可以注视着Reese向他走来,还可以被Reese拥进怀里。

【Keyword→在每次小别之后第一次见面都要结结实实的一个拥抱。如果在公众场合,就亲亲脸,如果没人,就亲嘴巴】

4.

  大个子的手又开始到处乱挥了。
  Finch无奈地把视线从电视再一次移到自己的膝盖上,舒舒服服地枕着他的腿的Reese微微侧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一只手抬起来,伸到后面想要去够装着零食的袋子。Finch简直不知道为什么两个大老爷们儿都那么喜欢吃零食。
  看来以“无比精准”闻名的纽约膝盖侠,在受到电视诱惑的时候也会有那么些偏差。Finch有些想笑地看着长手臂在自己面前挥来挥去,却总拿不到明明就在Reese手旁边的爆米花碗。
  “Harold.”
  声音一出,Finch知道Reese是想要不劳而获了,他躺在老板腿上的员工用脸颊蹭了蹭Finch的大腿,“Please.”
  Finch挑了挑眉,是谁告诉Reese像一只大猫一样撒会儿娇,就可以得到吃的?Finch突然起了点恶作剧的兴趣,他抓了一把爆米花,抵到Reese嘴边,然后在Reese刚张开嘴要咬到的时候猛的缩回手,放进嘴里然后津津有味地嚼着。
  “Harold——”
  嘎吱嘎吱,又递了一颗给Reese然后在Reese快要吃到的时候转手吃掉。
  “Harry——”
  嘎吱嘎吱,Finch看着委屈的Reese,终于笑了起来,他轻轻地拍了一下Reese的头,“不准叫我Harry,唔……”
  特工趁着他低头的瞬间直起了身子,他很担心他们两个的额头会不会撞在一起。令人惊讶的是特工的精准又回来了,他准确地吻住自己,顺走了自己刚放进去的爆米花,离开的时候还在他的唇边轻舔一下,然后满意地躺回他的腿:
  “我一点都不介意你用这种方式喂我,Harold.”

【Keyword→躺在你的腿上看电视,指手划脚地叫你给我拿吃的】   

5.

  Reese带着一身洗完澡后的热气上了床。“晚安。”他把脸凑过去亲了亲正靠在床头盯着电脑的小个子,然后匆匆地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Finch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工作,他皱了皱眉头,把头转向趴在枕头上的Reese,感觉有些不对劲——不,绝不是因为特工过于仓促的晚安吻,他从来不过度在意这些。
  他把头转回去,挑了挑眉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脑袋里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把手往Reese头上一摸——
  “Mr.Reese!请你吹干头发再睡!”
  高个子不情愿地哼哼着,从枕头里发出来的声音有些闷:“差不多干了就可以了……”
  这是差不多吗?Finch看着已经被Reese头上的水珠晕开了一圈水渍的枕头,还有像刺猬一样支棱在特工脑袋上的头发,再一次推推他,“John,这样会头痛的。”
  Reese开始耍赖了,他把头歪向另外一边嘟哝了句什么,像是铁了心不再起来。身体已经调整到最喜欢的姿势,呼吸都渐渐平稳起来,一副“我已经睡着了”的无赖姿态。
  可能今天的运动量对于Reese来说是大了点,Finch视线转回电脑屏幕上的男人,今天他们的POI是一位快递员,说实话他很自豪地觉得自己员工的大长腿几乎跑的过Reese想追上的所有人,但是很明显今天的这位年轻人就不是“所有人”。他从耳机里听见Reese的喘气声,上气不接下气的那种,“我把他跟丢了,Finch。”在两人一前一后追逐着跑了三四千米的时候,Reese终于被年轻的快递员甩掉。他靠在巷子的墙上喘着气,“提醒我别惹快递员,Finch。他们了解这个城市边边角角的构造,即使是没有摄像头的地方,而且——他妈的他们跑的太快了——”
  所以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好不容易解决了运送了不该送的东西的POI,回到家后Reese倒头就睡的原因,但是无论是什么,都不是Reese带着湿头发入睡的理由。
  Finch掀开被子下床,几分钟后带着吹风机回来。他坐在床边上,努力想要把Reese的脑袋从湿了一半的枕头上拉过来。Reese原本在被自己被迫移动脑袋的时候有些烦躁,不过再他把Reese的头在大腿上安置好之后,像嗜睡的小孩子一眼的特工却又心满意足地用鼻子蹭了蹭他的腿。
  他插好电源,温和的热风吹到Reese的头发上,抚着Reese有些灰白的发鬓,用手把它们分散开来,原本还能够感觉到微润的头发渐渐地干燥。Reese仿佛很享受的样子,趴在自己的腿上一动不动,等到Finch停止给他吹头发的时候,他发现Reese已经睡着了。
  在Reese舒适的呼吸声中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再一次把手指全部插入Reese的头发中,感受着从指尖传来的温暖。

【Keyword→高兴的时候帮你擦头发,吹干】

6.

  Harold Finch从来都是一个克制的人,比如说,他极少地主动要求Reese亲热,比如说,他从来不觉得他的晨勃是一件恼人的事情。
  但是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他的员工会选择在早上冲个澡。
  Finch瞪着眼睛看着打着哈欠走进浴室的Reese,他还叼着牙刷,嘴里满是牙膏沫。
  “Morning.”Reese用早晨特有的笑容问候了他,潇洒地把手伸到背后扯下了自己的T恤扔进篮子,然后伸出手去开水龙头。
  从Finch洗手台前的镜子可以看到Reese的一举一动,包括Reese的背部,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Finch觉得大早上的自己的脑袋也不怎么灵光,老是想到奇怪的地方去——sexyback?
  Finch喜欢抚摸Reese的背部,特别是在他们用他最喜欢的那个体位的时候,在Reese开始冲刺的时候他总是可以用手臂紧紧攀住Reese的背部,感受着他肌肉的每一次绷紧放松再绷紧,这往往也能让他兴奋。
  Reese已经抬起腿跨了进去,他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买浴房——热水冲刷过Reese带着疤痕的身体,高个子眨着眼,原本还有些迷茫的蓝眼睛逐渐变得清亮。他的手在皮肤上游走着,涂上香皂。Finch的视线追随着他的手臂。
   说实话,被Reese拉着在旁边的大浴缸里来一次是一回事,在早上看着雾气下迷迷蒙蒙若隐若现的身体又是一回事。
  Finch把牙刷放回去,夹着腿艰难而急匆匆地走出了浴室。

【Keyword→早晨和你一起洗漱】

7.

  床头的手机突兀地震动起来,屏幕亮起,在黑暗中显得格格不入。一只手在第三次震动的时候伸了过去。
  “喂?”
  Reese小声地接起了电话。工作性质一直都有些浅眠的他一点都没有深夜被电话吵醒的不知所云,反而是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伸过去轻轻拍了拍因为被光线和震动的声音吵到了有些醒过来的趋向的Finch.
  Reese和电话里的人交谈着,眉头随着谈话的内容渐渐舒展开来,最后挂上电话的时候笑容都出现在了他的脸上。把电话放回床头,他重新躺了回去,胳膊圈过Finch回到他起来前的姿势。
  “John……谁……”
  Finch还是醒了。Reese有些遗憾,原本不希望打扰到他的。最近的POI的都是属于“隐藏得深”类型的,Finch为了破解密码或者是查找资料熬了不少的夜。明天可能又有号码,他希望Finch能好好睡睡。
  “嘘,Harold……”他拍了拍Finch,“Good news.Bear的孩子们出生了,是宠物医院来的电话。”
  感觉到小个子因为他的话而渐渐变得清醒,他干脆高高兴兴地亲了Finch的额头一下,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欣慰和兴奋,
  “我们要当爷爷了,Harold.”
【Keyword→有了好消息或者坏消息第一个告诉你/夜里醒来亲亲你,接着睡】

8.

  “说真的,Finch.”
  原本闭着眼睛一副沉醉的小个子微微睁开了眼,看见旁边正在开车的大个子一脸纠结的表情。
  “既然马上就要去现场了,真的还要在车上听吗?”Reese转头看着Finch,空出一只手在自己的胸口比划了下,露出痛苦的表情,“那只可怜的小猫抓得我心疼。”
  “多听歌剧可以陶冶情操,还可以放松心情。”小个子一本正经地讲,“我觉得我们适时地需要这个。”
  “Finch我们适时地需要做很多事情,不过我觉得不包括这个。”
  Finch已经对Reese空闲时时不时的言语暗示或者说是调戏有了免疫力,倒不是说他不再脸红,只不过是他现在懒得瞪Reese了,这样他只会变本加厉。
  特工抿着唇笑了一会儿,然后把手从方向盘移下来覆盖在平放在膝上的Finch的手上,轻轻地捏了一下:“嗯哼,我知道对于员工来说,让老板开心是很重要的,所以或许待会儿你可以在歌剧开始前给我介绍一下这位应该被动物保护协会起诉的威尔第先生?”
  Finch挑了挑眉,对于Reese的话有点惊讶,“你要和我一起去听歌剧吗?”
  “放心吧Finch,我绝对会让全场的女士都羡慕死你。”特工又露出了笑容,他眼睛闪闪地看着Finch,“我买了两张票,大概是为了优秀员工奖的小小的贿赂。”
  “看来优秀员工奖非你莫属了,Mr.Reese.”Finch眼镜后面的蓝眼睛微笑着。
  “是吗?那么作为优秀员工我想早点奖励。”红灯。车子慢慢地停下来,Reese转身将身子倾侧过去,Finch的视线里转眼就只有黑色的大衣和西装了,“一个吻怎么样?”
  “别让后面的车主等太久。”Finch闭上了眼睛,声音因为被轻柔地咬住了嘴唇而有些含混不清。

【Keyword→开车出去的时候永远坐在你的旁边,在你把手放在档位上的时候摸摸你的手,红灯的时候叫你亲亲】

9.

  “我已经回酒店了,Finch.”Reese按着耳机,脱下西装外套,一边把衬衫的袖子挽起来一边向床走去,“我想我要在这边待的时间大概要长一点。”
  “那不是问题,Mr.Reese.”他可以听见小个子在那边图书馆的电脑面前敲敲打打的声音,还有他们可爱的狗的呜呜叫声,一切都很好,“虽然时间紧促,但是我觉得你的行李箱里面的东西应该够用了。”
  Reese在这边挑了挑眉。在他请号码而受了“严重的精神打击”的Fusco喝完酒回家时,小个子已经提着他的行李箱站在门口,脸上带着有些遗憾的神情,“新号码,Mr.Reese.”
  幸好Reese只喝了一点点。他匆匆地乘飞机过去,成功地在另一个酒吧里找到了号码,再经过那么几个小时的跟踪,找到了目前需要的资料的时候,他才算暂时收工,回到Finch给他订的酒店——当然,连房间都挨着号码的。
  不过现在倒霉的号码还没打算搞出什么动静来,监控里看出男人也只是在无所事事地看球,像是在等着人来跟他接头。既然这样,Reese也就不介意先洗个澡,可能的话,睡一会儿。
  他站在床边拉开行李箱,Finch的风格,整整齐齐。上面一层是他的衬衫和其他东西,包括他的牙刷——小个子坚持“口腔卫生很重要”,看来这一次他没打算忘记这一点;而下面隐秘地藏着的,是他用得最顺手的手枪和一些小型武器。这当然不是Finch帮他整理的,他已经将他会用到的行李箱的底层都藏好了武器,避免老板要被迫拿起冰冷的它们。
   拿出自己需要的衣物,Reese呼吸微微滞了一下,他倾下很重,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进行李箱内侧,里面装着Finch给他准备的窃听器,以防手机不能强制配对。Reese熟门熟路地在里面探了几下,然后用食指和中指夹出来一张小纸片。
  “Go home safely.”
  他笑了,然后把带着Finch笔迹的纸片放到唇边轻吻。每一次,每一张,他都好好地保存着,即使Finch现在可能都不知道他已经发现了。
  这是那个不信任别人的小个子表达对自己爱的方式。

【Keyword→在你出差的时候帮你整理箱子】

10.

  没有号码的时候,他们有时会呆在家里看看书。
  他们有一间很大的书房,图书馆里不少珍贵的初版书都搬回了家。Finch喜欢是不是地拿出来翻看一下,而Reese自从发现了Finch喜欢往书里面放东西的时候,也就乐得和Finch一起在书房耗上一个下午。
  Reese好像又回到了几年前刚和Finch认识时那种对老板的隐私无比好奇的状态。不同的是,Finch已经好久没有认真地对他说“我是个注重隐私的人”这种话了,通常要在Reese死缠烂打着一件旧事的时候,Finch才会从书里面抬起头看Reese一眼,慢吞吞地吐出这句话。
  Reese的收获很多,是针对Finch的方面,当然。他找到了Finch大学时手写的代码草稿,一些校园活动的宣传单,和Nathan Ingram工作时的照片,还有笑容灿烂的Grace.
  在他翻看这些东西的时候总是带着笑容,就像是在看着Finch的过去。Bear喜欢躺在Finch的脚边,有时他也回来蹭蹭Reese。Reese对于书虽然不那么感兴趣,但是就着翻照片,有时他也会发现那么一两本有趣的书,然后坐在Finch旁边的椅子上兴趣盎然地阅读。
   Finch在Reese津津有味读书的空档偷偷瞟了他一眼,然后悄悄地把Reese的照片塞进了自己手中的书里。

  【Keyword→读你爱的书】

11.

  Finch拉开门的时候一股酒味钻进了他的鼻子,原本站在他的脚边殷切地摇着尾巴的Bear打了个喷嚏,甩甩头嫌弃地跑到一边。
  “Mr.Reese?”Finch尽力想要接住倒在他身上的男人,身高的差距使这个动作有些难,更何况摇摇晃晃的Reese还想要蹭他。特工身上有些浓重的酒味让他不可避免地皱起了眉头。
  “Harold......”脑袋晕晕乎乎的Reese瓮声瓮气的带着些鼻音,他靠在穿着柔软睡袍的Finch身上,想要去咬他的脖子。
  Finch一只手够住Reese的腰稳住他,另一只手伸出去把门关上,然后他将Reese半拖半拽地放到了沙发上,期间Reese把他的睡袍领口扯开了大半,因为酒精而迷蒙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艰难挪动的小个子傻笑。
  Finch沉着脸把Reese的外套扒下来,外套上都全是酒味,Finch皱着眉想,看来这一件也要丢掉了。Reese突然捉住Finch的手,放在他有些烫的脸上蹭蹭,一只手伸上去胡乱地扯着自己的衬衫纽扣。
  Finch叹了口气,帮助Reese解开了扣子,在Reese凑过来要亲吻他的时候不动声色地躲开。
  第二天Reese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他躺在沙发上,手旁边是解酒药和水。他的脑袋疼痛不已,衬衫被解开,身下的被子纠成一团。又凑过来想要打招呼的Bear在他周围嗅了嗅,无视他的呼唤跑进了卧室,不一会儿Finch就端着茶走了出来,小个子已经穿好了三件套,抿着嘴看着有些狼狈的他。
  “Hey Harold......”他的声音竟然不像是自己的沙哑,他暗暗地骂自己,好久没有那么醉了。小个子走过去,语气平静轻柔,
  “今天没有号码,Mr.Reese.”

  【Keyword→如果你喝醉了回家,请相信,如果我有一点不快,全都来自于心疼,但是我仍然会耐心地照顾你】

12.

  第一次Reese跟Finch说谢谢你给了我这个工作,然后他就中弹了,触目惊心的血迹在Reese的白衬衫上晕染开来,每每想起那时,Finch都很惊讶自己在手抖得那么厉害的情况下还能将车子安全地开到医生那里去,特别是自己旁边还躺着被打伤腹部,正艰难地小口喘息着头上布满汗水的Reese。
  第二次Reese说我觉得更幸福,谢谢你Harold这很好玩后,Reese被FBI抓了。那几天Finch在忙着拯救号码和调动资源解救Reese的时候,有时会有些迷茫——他不能失去Reese,或许在很久以前,Reese从火车站拎走他时,他就已经知道了。所以在天台上终于解开了密码,Reese带着些劫后余生的有些激动的呼吸亲吻她的时候,领带自己惊讶,他竟然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是两人的第一次亲吻,也是最缠绵美妙的一次。
  在尖锐的警笛越来越大声的时候,Reese放开了他,眼神湿润深邃,而他喘着气,手紧紧地拽着Reese的外套。当时大脑快要罢工的他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不过从那之后,Reese再也没对他说过谢谢之类的话。
  但是他会在深夜悄悄的在Finch耳边说我爱你。
 

【Keyword→永远不说谢谢】

13.

You got the key, the key to love
The key to live that special life
The key to learn, a key to turn
To turn your life around
You try to fall to find what you coudn't find
It was always there but you're somehow blinded
Now you see, now you see, now you see
You got the key.

【Keyword→愿你生命中有足够的云翳,来造成一个美丽的黄昏】
(Edita-The Key)

——完——

我有特殊的偷懒技巧orz
上面那首歌是我觉得很适合RF的一首,歌词写的不能再贴切,互相拯救最终找到对方什么的【其实是因为听什么都能带入RF

*(*´∀`*)☆希望各位还喜欢哦

评论(11)
热度(122)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