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细菌菌
「推荐妥善使用合集功能」
微博:细菌菌Siber
!!不拆不逆执着型选手!!
POI | RF 肖根
火影 | 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吃过去式,有鬼鼬倾向

the Call (POI/RF)

  POI/RF
the Call.

————

  手机屏幕毫无预兆地在黑暗中亮起来,而震动的声音吵醒了Finch.
  Bear大概也被亮光弄醒,它的感官灵敏地让Finch惊讶,他可以听见狗爪子在木制地板上行走而响起的啪嗒啪嗒的声音。
  Finch用手肘撑着身子让自己坐起来,昏沉的脑袋提示他不该熬夜写代码,可是白天的工作根本没有让习惯高强度工作的他疲倦,不这样让自己精力透支,他无法入睡。
  而醒着永远比睡着更难以忍受。
  努力克制住扔了手机的冲动,Finch耐着性子将手伸过去在床头柜摸索,把眼镜戴上。
  距离四个人分开已经过了两个月零八天,Finch在闭着眼睛逼迫自己清醒的那几秒里默默地计算着,不,到现在两个月零九天。Root说是在等待机会反击,可是谁都心知肚明,他们是在逃命。刚开始那几天Finch提心吊胆总是有错觉自己又回到了年轻时被政府追杀的日子,可那个时候他身体健康头脑清醒,可是现在他却还得应付肩膀上的枪伤,换药的过程还不是最辛苦的,令他担心无奈的是他的精神状态。
  他开始做梦,背景总是图书馆,一开始他是觉得自己对于没有拯救号码而内疚,而渐渐他发现,梦里的画面更多的是他和Reese。他们站在玻璃板旁分析案件,因为一个模棱两可的线索而争吵,Bear在旁边好奇地看着他们,偶尔还有Shaw,永远放在桌子上的是热腾腾的煎绿茶和甜甜圈,而咖啡杯在Reese手里。
  Finch不愿意做这种梦,梦里的放松舒心换来的永远是醒过来后的巨大落差和Bear担忧的呜咽。
  手机还在震动着,Finch伸出手去拿过它,心情不好地想是哪个不识时务的人,在这个点烦扰他,特别是当他好不容易睡得稍微安稳的时候。他在心里抱怨着,却在望向屏幕上显示号码的瞬间,身体划过一道震颤。
  Unknown.
  会是谁呢。他想着,呼吸开始不均匀起来。Root?撒玛利亚的事情不可能那么快就解决。还是Shaw?她应该是最沉得住气的那个。那么——是Reese?
  John.
  Finch难以置信地半坐在床上盯着屏幕好一会儿,在Bear用头拱拱他的时候才如梦初醒,哦不手机屏幕快暗下去了——
  他摁下了接听,在把手机耳边的时候嘲笑自己竟然紧张成这个样子。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听起来不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他得好好说教一下他的员工,竟然在那么晚的时候打扰他。
  其实只是为了多听会儿他的声音罢了。
  Finch小小地吸了口气——“喂?”
  Hello Mr.Reese,hello,John.
  ……
  “喂?是Harold Ruther吗?”
  Finch愣在了话筒旁,电话里的年轻声音却径自说道:“这是Pete Grand,今天来贵公司办理手续的时候,有一份文件落在了你的办公桌上,大概是红色夹子,您有印象么?”
  “呃,是的,当然。”Finch想起了那个红色的又大又丑的东西,谁在意你的文件!Finch突然感到无比疲倦,他一边说一边顺着垫在身后的枕头往下滑了点,脊椎却因为这姿势而疼痛了起来,“明天能来拿么Mr.Grand?”
  “恐怕我明天一早就要离开纽约了,更不幸的我的手机也不见了。”年轻人的声音里满是抱歉,Finch却忍不住撇了撇嘴角,啊,Unknown.“不是什么重要资料,你能否给我传过来呢?”
  “乐意之至。”Finch有些烦躁,他乐意的是倒在床上睡去。他看了一眼窗外,外面还在下雪。
  “我会给你地址,那么……抱歉那么晚打扰你,Mr.Ruther.”
  Finch挂了电话,发现了躺在自己腿旁的网球和兴奋的Bear,后者正盯着他手中屏幕已经黑下去的手机直摇尾巴,眼巴巴地对着它发出呜呜声。
  “Not Him,Bear.”他说着,将网球扔出去,Bear却没有去捡,它站在床边歪着头不解地看着Finch。
  “耐心点。”Finch低声告诉Bear,狗狗不开心地把头搁在他的腿上,他摸了摸Bear的耳朵,自言自语地重复,
  “……耐心点。”

……

  Pete按了几下手机才笑嘻嘻地把它塞进兜里,对站在面前一言不发的男人说道,“嘿,伙计,怎么样,毫无破绽吧?”
  男人没有转身,自从Ruther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他就开始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这幢楼。奇怪的男人。Pete想着,这年头总是有些奇怪的人来负责拯救世界。
  “记得把手机扔掉,Pete.”过了几秒,男人转身说,Pete这时候才记起他的救命恩人叫John。
  “嘿John,”他好奇地询问,“干嘛不把这手机拿去,和那位说说话呢?”
  Come on,瞎子都看得出来这老兄和楼上那位小职员有什么关系,他们是吵架了吗?
  “不,不用了。”男人愣了一下然后果断回绝,“还没到时候。”
  “到时候就晚啦。”Pete脱口而出,却突然想起插手别人的家务事不对,赶紧闭嘴用脚踢起雪来。男人只是笑了笑,用黑色手套拍了拍掉在肩膀上的雪花,语气陡然变化。“Pete,我希望你能对今天的……”
  “Wow,老兄。”Pete张开双臂表示投降,“我搭明天一早的飞机就回佛罗里达啦!我已经对纽约这个地方产生心理阴影了。幸亏有你,John.”
  “我只是路过而已。”Reese微笑,他说的是实话,没了Finch的机器,他根本不知道八百万人口中是哪个倒霉了。
  “Anyway,谢谢你。”Pete一本正经地朝他伸出手,“希望你能平安,还有,呃,早点和好。”说着他暗示性地往楼上瞟一眼。
  Reese抿了抿唇,伸出手,“你也是。”
  Pete深一脚浅一脚地离开了,走到一半他回过头用口型对Reese说了句什么,Reese微笑着点点头,再转头回去看着楼上那个黑暗的房间时,他的笑容却慢慢消失了,
  “……我们会有那一天吗?”
  “Finch?……”
 
  雪掩盖了这些声音。

——END——

我有特殊的留白技巧XD
所以Pete到底是说了啥!
无奖竞猜!(滚。

评论(4)
热度(41)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