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复健中

回家的诱惑←大雾(POI/RF/婚外情play?/ABO!)

  他的视线被坐在吧台旁的一位穿着三件套的男人吸引,他在心里微笑了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黑色皮背心,今晚可能会收获很大一笔外快。
  “一杯杰克丹尼。”
  他点点头,麻利地倒好酒,抬起眼睛对着男人露出微笑, “已经这个点儿了,很少看见Omega在这里晃荡。”
  戴眼镜的三件套男人只是用手截住他滑过来的酒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哦,戒指,一个Alpha不能仅仅靠天性,还得要观察。
  “无意冒犯,先生。”他耸耸肩,故意显出健壮的肌肉,同时充满暗示地眨眨眼,“像你一样不带上自己的伴侣的Omega,来这儿的原因只有一个……”
  他凑得更近,而男人只是将玻璃杯端起轻摇,看着杯内的冰块儿,“……要找点乐子?Beta, Alpha甚至Omega?……只要你付得起,先生,我们提供一切服务。”
  三件套男人皱了皱眉头看着他,他露出微笑,还想说点什么,突然被走过来的人弄得噤了声。
  “一杯波本威士忌,加冰。”穿着黑大衣的男人在三件套先生旁边坐下,伸长的手臂微微环绕着身旁的人,警告的眼神却盯着自己,再明显不过。他在心里暗暗叹气,好吧,生意又泡汤了。
  不过他可没这个胆和这位Alpha硬抗,毕竟实力悬殊太大,于是他温驯地点头,“马上来,先生。”

  穿着三件套的男人微微转身看着旁边的人,“谢谢你,先生。”
  “没什么。”男人摇摇头,眼睛盯着他喝了一口酒,“这年头管闲事的人太多。”三件套先生也端起了自己的酒,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们都只是静静地坐着,没有说话。夜店里的人们来来去去,有人对这边两个奇怪的Alpha和Omega投来了视线,但是没有人敢上前打扰。
  “So......”沉默了一会儿,男人调整了下姿势,用一种更加轻松的状态看着三件套先生,“我记得有人说过,对Omega来说,世界上最不平凡的美就是家庭了,原谅我的好奇心,你为何会来这里?……”
  “散心。”三件套先生简简单单地回答,“这句话没错,呆在家里有时是一种温暖的慰藉,可是有时候却憋闷得让人烦燥。”
  “我敢说你那位一定不了解你。”男人仿佛对这个答案充满了惊叹,他微笑着,“像你这样一位Omega,根本不适合被关在家里。”
  “他没有把我关在家里。”三件套男人否认,表示出自己并不想谈他的Alpha,当然了。但同时他的身体因为这似乎无伤大雅的闲聊而放松了些,他的手放在了吧台上,“你的Omega呢?”
  “他喜欢待在家里。”男人眨眨眼,“要是让我说的话,他是个工作狂,对他来说人生不是享乐,而是一份十分沉重的工作。”
  “我不太明白,”三件套先生仿佛对男人语气中的埋怨而感到不满,一本正经地说,“工作使一切美化,而思想可以创造新的生命。”
  “没错。”男人同意,手看似不经意地搭在了三件套先生的手上,两个人无名指上的戒指突兀地碰在一起,传递出一种刺眼的禁忌感,“然而工作会让人疲惫,你知道让身体充满精力的方法是什么吗?”
  三件套先生挑着眉看着与他调情的男人。
  “……是快活的习惯。”男人抽回了手,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I'm John.”
  “Harold.”三件套先生微微颔首。
  “那么……Harold.....”刚才是试探,现在John已经渐渐地把Alpha的气息一点点放出来了,一丝丝信息素慢慢的缠上Harold,不会让他感到恐惧或是反感,反而会让Omega觉得放松。
  “John,敏锐才智的最大过错是越过界限。”Harold表现出了抗拒,他盯着John,却没有抽回被John轻轻摩挲的手。
  “Harold,我想我们都知道,”Alpha擅长于乘胜追击,John用他独有的沙哑声音叫住他,身体前倾让更多的味道滑入Harold的鼻腔,“人生的最大快乐不是你已经占有了什么……”
  “而是你在追求什么。”
  John凑上去吻住了他,结合过的Alpha的味道侵入他的大脑,Harold属于Omega的一部分在响着警报,而另一部分却在激动地砰砰直跳。
  威士忌的味道在他们的口腔里混合,John没有让自己享受太久,身体些微地往后退,他在给这位有伴侣的Omega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
  “……John.”Harold的眼睛在亲吻后变得更蓝,他有些不便地站了起来,“你要知道,热情是无法用事理来治愈。”
  John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当然。”他站起来,手顺着西装外套滑过搂住Harold的腰,身体贴着旁边的Omega:
  “它只能用另一种热情来治愈。”
  ……
 
【余下的请戳微博……大家懂的XD】

评论(5)
热度(57)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