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细菌菌
「推荐妥善使用合集功能」
微博:细菌菌Siber
!!不拆不逆执着型选手!!
POI | RF 肖根
火影 | 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吃过去式,有鬼鼬倾向

上错床脑洞小短篇

  POI/RF 及其衍生 Hobben, Carrilliam
蛇精病小短文。

请忽略BUG,比如为什么四个人都会喝醉啦,睡到半夜都没有感觉到异样吗之类的啦,因为这是半夜鸡血码字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就这样吧。


注意避雷

注意避雷

注意避雷



上错床系列(划去)
今天Carrilliam也在秀恩爱系列(划去)

——正文——

   Ben在做梦,梦中的自己在一座森林里,而不是岛上,这让他很没有安全感。森林中有一所小木屋,他走进去抱起了一只白色的兔子。门外传来响动,他跑出去,从树林中突然窜出来的两只狼。一只从自己手里抢走了手中的兔子,另外一只在他还没来得及反抗的时候扑向他,厚厚的毛皮盖在他的身上,让他胸闷。狼用它闪着绿光的眼睛盯着自己。
  热。
  好热。
  在这样一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中他慢慢地醒来,而狼的毛皮也慢慢转变成了环住自己的一只手。意识到了这个之后Ben脑子里闪现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把手伸在枕头底下拿出自己的甩棍。
  跟Hobbes说了多少遍,在早上的时候不要抱着自己,太过于温暖和紧密的感觉他不喜欢,更何况现在这天杀的酒店还提供了厚得要命的被子的时候。Ben皱着眉头抽拉着甩棍往后面戳去,甩棍的前端接触到了一堆软软的东西。
  等等这触感是怎么回事儿?在船上的Hobbes这段时间是吃了多少甜甜圈?他想要变得和他弟弟一样吗?
即使感觉到环在他腰间的手已经识趣地撤去,Ben也皱着眉头转过去想要看看Hobbes到底是怎么糟蹋自己身材的。,前天晚上他都没有感觉到Hobbes的肚子……那么软啊。
  他转头的时候立马对上了一双灰蓝色的,本该对着Harold的,总之是属于Hobbes的弟弟John Reese的眼睛。于是和所有有正常反射弧的人一样,他愣了。而他老哥的温柔男友举起双手表示没有任何恶意,然后用一种奇妙的语气开了口,
  “Benjamin?”
  好吧。Ben下意识地捏着自己的甩棍慢慢往床边移动,而Reese也很识趣地往另一边挪,下床之后Ben捡起了衣服,虽然他觉得并没有必要——反正都是男人,不过考虑到对面的人和自己的老哥或许还要加上自己和Hobbes的关系,还有他们的现状——总而言之,他们都至少先套上了衬衫。
  “我可以解释这个。”Reese的声音有点痛苦,“显而易见,Ben,我们只是走错了房间。”
  “而且在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情况下睡了一整晚?”
  “半晚上,考虑到我们回来的时候大概午夜都过了。”Reese深沉地说,天啊他听起来就像Harold,接着他的语气变得试探,“……我希望你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之类的?”
  该死的你怎么去吃确定我才是会感到不适的那位?尽管如此,Ben还是眯了眯眼回答,“没有。”
  “那情况还是没有那么糟,”Reese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就当是,朋友间的一次拼床?”特工好像在斟酌朋友这个词语用得是否正确,算了吧,总比兄弟来的好。
  “这话你还是对Harold说去吧。”Ben甩了甩手中的小黑棍,“鉴于我们俩在这儿,那么要么Harold和Hobbes的其中一个躺在门外的地板上呼呼大睡,要么他们就还在隔壁躺在一张床上。”
  Ben满意地看着Reese立马绷紧了身体。

  “来点煎绿茶?”穿着一丝不苟的三件套男人拿着茶壶询问着桌子对面的小个子。
  “谢谢,Mr.Hobbes.”Finch僵硬地回答,手指有些紧张地在椅子扶手上敲击着。
  “……所以,”Hobbes在他的对面坐下,把茶杯送到嘴边,看起来像是要开始一个话题,“你没事儿吧?”
  “从身体层面上来讲,是的,我没事。”Finch深吸了一口气,试图控制住自己的心跳,“不过这依旧无法解释也无法消除我对昨晚发生事情的疑惑。”
  “我们只是睡了一觉,碰巧在一张床上,仅此而已。”Hobbes微笑,“Little Ben不喜欢我早上的时候抱着他,所以我很高兴我们俩是在没有任何身体接触的情况下醒来的。”
  “对于这一点我也很感激,”Finch说,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不过能不能不用‘睡’这个词语?就像你说的,我们并没有进行任何身体接触……更不用说身体关系了。”
  “好吧。”Hobbes表示同意,他换了个姿势靠在椅背上,饶有兴致地说道,“不过我可不能保证过会儿John会冲进来干些什么,考虑到我弟弟的脾气……”
  “我会给John解释的。”Finch急急忙忙地说,“虽然这可能确实会让我们俩有一些……甚至你和Ben也会……”
  “不要担心我们,Finch.”Hobbes露出了笑容,灰绿色的眼睛直视着对面的人,
  “我和Little Ben总是很善于把怒气变成其他……更明确的东西。”

  “昨晚很尽兴,嗯?”Carroll稳住胯间还在喘息的William,感受他最后几下难以控制的颤动,轻笑着啃咬他的脖子。
  “你是说送他们回去之前,还是送回去之后?”William喘顺了,从Carroll膝上滑下来,用手随意地拨弄着因为汗湿贴在脑门儿上的刘海。
  “都有。”Carroll把用过的东西打了个结扔在垃圾桶里,“我希望我们没有把他们惊醒,因为昨晚我俩很激动。”他朝着William眨了眨眼,“Finch就在隔壁,我记得你说过他睡得不是很好?”
  William突然眯起眼睛看着他,“我记得隔壁是Mr.Hobbes?”
  “……隔壁不是John和Mr.Finch吗?”
  他们面对着面睁着眼睛沉默了一会儿,直到Carroll摸了摸自己的头发,“God,我们是弄错他们的房间号了吗?”
  “谁让他们一个个都喝得烂醉。”William表示无奈,“只有让我们把他们扛回去。”
  “我真心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Carroll说,“我不想再看纽约上演的海陆比拼了。”
  “所以我们要回趟新奥尔良?”Willam问。
  Carroll耸了耸肩。

——END——

评论(9)
热度(88)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