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复健中

The Curious Case of Harold Finch 哈罗德·芬奇奇事

迟到的七夕贺+小银生日
这种雷的东西还真是拿不出手……
POI/RF一发没写完(。
OOC不用说了,到后面直接策马奔腾往雷死我的方向发展我已经没办法了(。
所以看文需谨慎+轻喷
【没错就是变小梗】
【好梗变雷梗也是蛮拼的。】

1.

John Reese,年龄不详,前CIA,目前服务于某个“相关第三方”,纽约膝盖侠,最近的爱好是摸老板兼爱人Harold Finch的肚子。
其实也不能说Reese恶趣味,但是Finch的那个“软绵绵”的肚子,实在是让人想捏一捏,揉一揉,用指尖轻轻地戳,不要用指甲,要用指腹去感受,这样手感就像美味的棉花糖。尝起来也是一样,在“必要的时候”Reese可以用牙齿在上面轻咬,带上舌头的舔吻,最后在主人带着些微停顿的喘息声中留下一个泛着红色的印记。通常这些步骤会附带头顶短促的喘息和抱怨:“不要再玩我的肚子了Mr.Reese.......嗯......”
今天晨练归来的Reese也没打算停止这项可爱的活动,他揉了揉尾巴摇得啪啪响的Bear的脑袋,轻手轻脚地关上卧室门,眼神投向仍缩在被子里的一团,因为卧室里安心的气息而牵起一个温暖的笑。Reese放慢步子走过去,手掌隔着被子贴上轻轻上下起伏的身体,另一只手顺着缝隙就滑了进去。
Reese移到被子里的手指首先接触到温暖的热气,Finch体凉,冬天的时候尤其是个问题。在固执的老板终于同意同床之后,Reese就肩负起了暖床的责任。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尽职尽责地把对方往怀里带,慢慢地Reese就更喜欢松松地环住Finch,这样他就可以享受Finch半夜在自己胸前迷迷糊糊的磨蹭和不满的咕哝,还有最终仍会扎到自己怀里的身体。
回想着这些,Reese低下头凑近露在被子外的棕色头发,手滑进Finch的睡衣,“H......”不知道Reese是要说Harold还是Honey,反正他的一个词还没有发完,就僵住了。
Reese的嘴角抽了抽,不甘心地再次用手划过那片区域,说好的软绵绵呢?为什么只有平坦光滑的小腹?难道摸错了地方?Reese还没把手抽出来好好思索,身下的人因为这有些痒的动作哼哼了一声,把被子拉下脑袋,声音里带着些鼻音——“John......”
明显这不属于Harold Finch的声音让他自己也愣住了,他眨了眨眼睛让它恢复清亮,然后因为模糊的视野又只能眯起来,看着已经迅速地离开床站到墙边的男人。
“Harold?”
Reese深呼吸了下,看着穿着明显宽大的睡衣坐在他们床上的Finch,。
那张和Nathan Ingram的合照上的,年轻了二十岁的,头发还睡得有些翘的Harold Finch。


2.

“Harold?”Reese试探着敲了敲门,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你没事吧?”
“......我很好!”水声立马停止了,隔着门也明显比之前清亮了很多的年轻声音传出来,好像里面那个才经历了不可思议事件的人还深呼吸了几下平静心情,
“......就算发生了这种事,我想现在也还是号码为重!Mr.Reese.”
“Fine.”不知怎的Reese因为Harold(老天Reese实在没办法把这个小年轻和Finch联系起来)略带紧张的青涩声音感到心情愉悦,他顺带着也就咧开了嘴角,声音染上了些调笑,“那我先去图书馆?”
他甚至可以猜到里面的青年像Finch一样抿起嘴唇的样子,“.....n好的,我一会儿就来,你先将必要的工作继续,Mr.Reese.”
于是Reese就退回了房间,一边穿上他的黑西装一边憧憬着老板今天会变成什么样子。虽然感觉有些奇怪,Reese把扣子解开两颗时想,不过他还挺想看Finch年轻时“活力四射”的样子。
刚才他已经欣赏了一番老板手忙脚乱的样子。Harold慌忙地站起来想要查看自己的身体,结果被被子缠住脚一个重心不稳倒下去,自己的手还没有扶上去,Harold就惊魂未定地拽住自己的领口,抓起眼镜就冲进了浴室。
Reese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幕,顺带着惋惜怀念了下老板消失的软肚子。

3.
除了声音不同之外,在工作方面,明显Harold提供的帮助和Finch一样多。度过了危险刺激的一天后,Reese对号码说了再见,迫不及待地回了图书馆。
“不得不说你的动作真是......迅速。”Reese朝坐在转椅里的年轻人走了过去,挑着眉评价。Harold转头看了他一眼,动作有些僵硬,明显还没有适应年轻身体可以随心所欲的动作,西装随着他的动作现出皱痕。
品味还是一样。Reese因为没能看见Finch大学时的穿衣风格而有些遗憾,不过看着穿着贴身剪裁的三件套的Harold,也算是一种补偿,“你把意大利的裁缝请来给你做的?”
“虽然没有意想到这种情况,不过我仍是有一些后备方案的。”听清朗的声音用Finch的语调说话有种奇妙感,Reese耸耸肩,递过去手中的杯子,“你年轻的时候也喜欢喝煎绿茶吗?”
“喝绿茶是后来渐渐才有的习惯,我的青春时光在某些方面跟一般人是没有什么区别的。”Harold接了过去,“顺便,Bear虽然有点疑惑但是明显他还认识我的味道,所以你不用担心。”
Reese担心的当然不是这个,他担心的是其他事情,比如说——
“你觉得我们是睡一起好还是......?”
Reese洗完澡,对着Harold朝他们的床比划了了下,跟他礼貌绅士的动作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弯起的嘴角显示出Reese的兴趣十足。
“实际上,我强烈要求分开睡。”Harold挪开自己腿上的电脑,把眼镜取了下来,有些不自在地说,“这样的身体和你呆在一起,让我有些不适应......而且我想找一些关于这种奇怪事情......的资料或者案例什么的。”
“你应该放松,Harold.”Reese朝着他靠近,擦着自己的头发,像是不在意般耸耸肩,“说不定明天我也变年轻了。”
“请不要做这种假设,Mr.Reese.”

4.

事实上,第二天Reese既没有变年轻,Finch也没有变回来。Reese起床后到Harold的房间去看,只发现了一张写着号码的小纸条。
虽然很疑惑,不过Reese还是先去搞定号码。在他进入图书馆的时候看见了正站在暑假旁边擦枪的Shaw.
“你有看见Finch.....或者是一个穿的很像Finch的年轻人吗?”Reese斟酌了下用词。
“没。”Shaw耸耸肩,把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倒是有一个奇怪的小朋友。”Shaw看着Reese惊讶的神情,十分地冷静,“他就是Finch?”
Reese有些艰难地点头,Shaw一点都不疑惑,好像刚才的问题只是为了确定一下而已,“他好像说要出去买点东西什么的。”
“真的?”Reese吐出一句话,“你让一个孩子,在纽约的街上跑来跑去?”Reese没见过Harold小时候,不过直觉告诉他现在在街上的那个“小朋友”一定会招惹上一些不干不净的人。
“嘿,不管他现在多少岁他也是我老板。”Shaw有些复杂地瞪了Reese一眼,“再说了,Finch让我在这里等下一个号码。”
现在你又那么听话。Reese忍住了想翻白眼的冲动,把那张小纸条交给Shaw,“先解决这个号码,有困难先找Fusco,我找到Harold就回来。”
“你表现得就像个丢了孩子的爸爸。”Shaw评价,“考虑到你和老板的关系,这让人感觉有点变态。”
Reese难以置信地看着Shaw,后者没管背上的复杂视线,把糖块嚼碎开始研究小纸条上的单词。

5.
当身体整个悬空的时候Harold尖叫了起来,他的脑子在抗议这种完全不符合形象的行为,不过他悲哀地发现自己没能在第一时间控制好自己这个八岁的身体。
八岁还是十岁,他也不清楚,记忆里突然窜高是在十五岁左右。现在他就是一个有微卷棕色头发的小男生,被绑架的恐惧一瞬间充满了他的脑子。
“嘘.......”扛起他的男人抱歉地对着疑惑的童装售货员微笑,“Harold自己跑出来了,我是他的.....呃.....”
他拼命地把Shaw的话赶出脑海,自己才没有恋童癖,“爸爸。”
肩膀上的身体紧张地呼吸着,Reese能感觉到自己后背的西装被小手揪了起来。走出了好长一段路,Harold才平稳了些,声音带上了Finch式的怒气,“放我下来,Mr.Reese!”
Reese照做了,他已经走到了公园,顺便就在一边的长椅上坐下。“已经发生了这种奇怪的事情,你就不能等等,让我陪你去买吗?”Reese无奈地说,“你知道纽约的犯罪率有多高,Harold.”
Harold皱了皱眉,他的脚还不能沾到地面,跟旁边双腿微微分开的潇洒男人简直没法比,“......我说过,现在的身体和你一起感觉很奇怪,Mr.Reese.”
用小朋友的声音叫Mr.Reese也很奇妙。Reese想,他动了下腿,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Harold,我不想自己变小的老板被某个不识好歹的人拐去,嗯?”
“照你这种方式我要被绑架都是被你。”Harold别扭地说,揉了揉刚才自己被男人肩膀硌得有点疼的肚子。
哦天哪肚子。
Reese痛苦地想。


6.

现在的问题就是,Finch还会继续变小吗?
Reese帮Harold关上房间的灯,在走回客房的时候思索,难道他还要照顾一个咿呀乱叫的Harold baby?并不是他不愿意,但Shaw的话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况且.....
Reese叹了口气躺在了床上,他真的太想念他穿着三件套,有肚子和鬓角的老板了。
Reese这种忧虑的心情影响到了他的睡眠,或许也是因为他天生警觉。在有人把手搭上他的被子的时候,特工立马睁开了眼睛。
“......Finch?”眨了眨眼睛,Reese在黑暗中看到熟悉的身影,“你变回来了?”
“似乎是。”Finch小声地说,看着Reese往旁边挪动给他让出位置,也就顺从地躺了过去,“不过我不知道会不会再变回去。”
“最好别。”Reese已经贴了上来,手指顺着往下滑过他的肚子,舌头翘开他的牙关,在亲吻的间隙抱怨,“我真的没法想象和年轻的你在一起的样子.....”Reese发誓明天一定要让Shaw给自己洗洗脑,那句该死的话烦了他一天了。
Finch感受到半个身子压住自己的Reese一瞬间的僵硬,他有些吞吐地说,
“其实.....我比较担心做到一半变小了怎么办......”
这下Reese彻底萎了。



(po主也特么萎了。)


——实在不知道怎么往下的END——


妈个鸡啊!!!已经被自己雷死了!!!
本来走向挺正常挺好玩儿的啊!!!
突然就往daddy kink的方向策马奔腾了啊!
根本收不住啊!!我还在拼命往回拽啊!
小哈肉我对不起你啊!!
我再也不碰这个题材了啊!!
可是根本圆不回来啊!我不想啊!!
真的好雷啊雷死我了啊!!
没法直视自己了....

【雷到停笔大家再见(。】



评论(21)
热度(69)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