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细菌菌
「推荐妥善使用合集功能」
微博:细菌菌Siber
!!不拆不逆执着型选手!!
POI | RF 肖根
火影 | 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吃过去式,有鬼鼬倾向

Morning, kiss, and glasses.

微博上@萌若为萌 GN点的梗ヽ(•̀ω•́ )ゝ其他的点梗我会尽快写好放上来´▽`

文中梗的图来自→http://m.weibo.cn/1974986302/3800437062503208?sourceType=sms&from=1050095010&wm=5311_4002

熊熊辛苦了´∀`

大概三个月没有写文了,重新开始不知道写得怎么样....大家不要太嫌弃就好了_(:з」∠)_

Title: Morning,  kiss,  and glasses.

CP:Reese/Finch  Person Of Interest

Rate:PG

Summary:Finch试图拿到床头的眼镜,而Reese温柔又调皮地与他玩了个游戏。

一发完,1500左右,短。

————

  

  谁都知道Professor Whistler有个精准的生物钟,Well,教授嘛,都是些刻板而守时的老顽固。然而对于Finch本人来说,这得益于他常年的习惯。起床,戴上眼镜,整理床铺,洗漱换衣服,去自己和Reese都最喜欢的咖啡厅买早餐,多半是甜甜圈,而尽职的员工会为他准备好美味的煎绿茶。。

  除了在处理号码的时候出现的意外情况,比如说因为爆炸而昏迷,或者是没日没夜忙碌几天终于能休息的时候(这个时候需要Bear,它的口水能让Finch在第一时间醒来),他的生物钟都非常精准。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现在,和自己的员工躺在一起的时候。

  Finch睁开眼睛后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对于一个长年被疼痛叫醒的人,身边传来的均匀而轻柔的呼吸声并不是那么有说服力让他起床,甚至让他更眷念被窝的温暖。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与员工的各种他以前认为是非常非常

出格的行为,却让他这个顽固执拗的人慢慢但是不抗拒地接受了。

  或许是因为Reese的温柔吧,或许还有自己心中随时随地被触碰着的那个东西,Finch想着,慢慢地侧过身子,脊柱没有商量余地地传来了熟悉的疼痛,Finch屏住呼吸,不愿意打扰到安静地一阵接着一阵。他只能小口小口地吸着气,就像一个生锈了的嘎吱嘎吱响的机器。这个比喻让Finch有些郁闷,不过现在他的注意力更多的在搂住自己的腰的那只手的主人身上,他不想吵醒Mr.Reese。

  Finch尝试着去够自己枕头边的眼镜——难以置信地是他居然失败了,光裸着的手臂在模糊的视野中落到了柔软的枕头上——好吧,其实也是意料之中,如果考虑到Reese半夜三更的时候把Finch拖去了他那半边的床,并且牢牢地把他抱在怀里的话。

  Finch尝试着再往前伸了伸手,手掌间传来的还是棉质的触感,脊柱却适时地发出警告。Finch皱起了眉头,决定暂时忽略掉疼痛, 他屏住呼吸,把身体往前面再尽量挪了挪。

  就当他觉得自己要够到眼镜的时候,他模糊的视线里突然有一只长长的手臂伸过去,毫不费力地就够到了眼镜。

  “......Mr.Reese.”Finch的声音里带着些起床的喑哑。

  Reese没有回答他,他坐了起来,被子随着动作滑落,Finch可以看见他大片的壮实胸膛,还有灰白发端的微翘。因为没了Reese的屏障,被窝里多了些凉气,Finch不由得往Reese仍然待在雷子里的温暖的腿部靠了靠。

  Reese安静地看着Finch挪过来,他端详了一下眼镜,看了一眼Finch然后戴上了它。Finch之前看见过Reese戴眼镜的样子,这个危险的特工偏灰色的冷冽的眼睛在镜片后面竟然变得柔和。或许不是因为镜片的缘故,而是因为他凝望着的Finch.

  Finch被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伸手要去摘他的眼镜,Reese头一偏躲开,嘴唇堪堪擦过他微凉柔软的手指。Finch因为这转瞬的温热而一怔。Reese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微笑,然后俯下身轻啄Finch的嘴唇。

  眼镜架顶着他的鼻子有点疼。

  Finch抬起手取下了在这个时候有些碍事儿的眼镜,才微微张开嘴迎接Reese。Reese轻柔地舔舐着他的舌头,Finch因为重复着的轻拂而微微颤抖,眼镜脱离了手,顺着Finch的手指滑到枕头上。

  又是一个美丽的早晨。

——END——

评论(10)
热度(93)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