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细菌菌
「推荐妥善使用合集功能」
微博:细菌菌Siber
!!不拆不逆执着型选手!!
POI | RF 肖根
火影 | 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吃过去式,有鬼鼬倾向

HER(一)

 手机排版有点困难……


(一)

  【八点钟。】

   Root侧身朝着门后扣动扳机,子弹擦着枪膛射出的熟悉感觉让她眯起眼睛。一阵倒地的声音响起,Root拉开门,朝着地上捂着膝盖的特工们微笑。

  “看来今天医院会很忙。”

  踢开不断呻吟着的特工旁边的枪,Root走到房间尽头的保险柜旁,跟随耳边的机械音输入密码。

  保险柜门“咔哒”一声弹开,Root将保险柜里一个牛皮纸袋拿出来,打开看了看,“这就是你要我找的东西?”

  【Yes.】

  她等了等,耳边没有再出现声音。机器似乎并没有想要解释纸上的一堆乱码是什么。Root耸了耸肩,她已经习惯了这种两眼摸黑的做事方式。

  况且现在,她还有比弄懂这上面是什么之外更想做的事情。

  Root站起声,轻吁一口气。“我猜你能把她还给我了?”


 //建立双向连接中……连接已建立。

 //接入程序……

  【……你还挺忙的哈?】

  一阵杂音之后,Shaw的声音出现在耳旁。Root耸了耸肩,并没有掩饰嘴角的笑意,同时加快了往外走的步伐。

   “撒马利亚的事情,你知道的,Sameen。”女人顿了顿,更大程度地勾起嘴角,“我为她把你禁锢起来抱歉,她说你会打扰我工作。”

  【是啊,】Root可以想像Shaw的白眼翻得有多么完美,【打扰你的工作而已,是吧?机器怎么不说你老是在我的任务中横插一脚?】

  “别忘了大部分时候都是为了救你,Sameen。”

  【我不需要保护好吗?】Shaw听起来有点生气,【I do the protecting.】

  熟悉的话激起了Root的回忆。她一边笑,一边推开门,这才发现自己的左手小臂在流血。轻哼了一声,Root按住伤口跨出门去。已是黑夜,行人匆匆走过。在纽约的街道上最不需要的就是对一个自言自语还受了伤的女疯子多管闲事。

  【你受伤了?】

  “流弹擦伤而已。”Root不以为意,她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不过要回地铁站才能处理了,况且我还要把包裹拿给Harold。”

  【Root,进地铁站以后你要把我关掉吗。】Shaw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犹豫。
 这也是她第一次认识到自己“人工智能”的身份。Root意识到了这一点,她停了下来,声音有些不自然:“所以呢?Sameen?”

  【帮我摸摸Bear的头,告诉它我失约了,很抱歉。】

  仿佛是子弹击中了Root,她的心跳漏了一拍。最终她艰难地开口,呼吸沉重:“你没有死,Sameen。”

  【……yeah,随你怎么说吧。】

  “你是说……”Reese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的Finch,“Root制造了一个机器Shaw?”

   “准确来说,不是。”Finch眉头紧锁,“她让机器收集了Ms.Shaw所有的音频文件并进行重新的分析组合,从而制造出一个带有Ms.Shaw基本性格特点的人工智能。但与机器来说,还是差得远,因为归根结底它只是模仿,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幽灵替身而已。”

  Finch顿了顿,“我担心的是,就是这么一个幽灵般的替身,也会让Ms.Groves感到心满意足。”

  “……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你们这些搞IT的人,”Reese皱着眉头,“你们老是把事情弄复杂。”

  Finch瞟了Reese一眼,Reese耸耸肩没再说话。

  “Ms.Groves应该马上就要进入地铁站了。”Finch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移动光标,“虽然我不指望她会通情达理,但我还是会尽我所能……”

  “晚上好,男孩们。”

  Root的出现有点突兀,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在地铁站中产生了回声。Finch与Reese对望一眼,Finch有些僵硬地微微转身,“晚上好,Ms.Groves,”他看见了Root流血的小臂,犹豫了一下却仍然开口:“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待会再说吧,Harold.”Root摇摇头,她把牛皮纸 袋扔在Finch桌子上,走到一旁打开医药箱,“我知道你想和我谈什么,但现在机器要你做更重要的事。”

  Finch挑挑眉,不置可否地打开纸袋,“这是?……”

  “一串加密了的乱码,至于密码背后是什么,就看你了。”Root把纱布缠在伤口上,“撒马利亚人也明白要将重要信息藏在纸质文件里,却忽略了人心才是这个世界上变数最大的东西。”

  “这大概要花一两个晚上。”粗略地扫完几大页乱码,Finch把文件整齐收进袋子中,重新开口,“现在,关于Ms.Shaw……”

  “我已经把她关掉了,Harold。”

  Root抬头看了一眼看着惊讶的Finch,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我并不觉得让她听见我们的谈话是一件好事儿,鉴于可以料想到的你的态度。”

  “而我的建议是,将她永久的关掉。”Finch皱紧眉头,“尽管我知道这对你很难,Ms.Groves,可……”

  “你是要求我再杀她一次吗?”Root打断了。Finch,眼里却满是平静,犹如一谭死水。

  看到Root的眼神Finch怔了一下,“Ms.Shaw的死亡不是你的错……”

  “她没有死。”Root向后倒去靠在椅背上,扶住自己的头,对这个问题表现出了十足的疲惫。她捏了捏眉头,像是在叹息一般,“你要我说几遍呢,Harold?她没有死。”

  “但那个藏在你耳朵后面的声音不是也不会是Ms.Shaw,”Finch提高了声音,“它只是一个你用来自我安慰的东西罢了!”

  “那机器呢,机器对你来说又是什么?”Root眯起眼睛,嘴唇轻启,“Nathan Ingram和机器,这两个名字难道没有关联吗?”

  Finch停住了,他踌躇了一会儿,“Nathan他……”

  “承认吧,Harry,机器承载了你和Nathan共同的理想。最终,我们都是因为某个人而制造机器而已。”Root勾起嘴角。

  “这只会让你沉迷于这种不切实际的感情中。”Finch严肃地看着Root,像是在警告。可惜对于Root来说这已经不管用了。

  “你失去了Nathan,然后你孤独而艰难地继续着,直到遇见了这位。”Root看了看Reese,自顾自的说着,“我需要Sameen,就像你需要John一样。”

  “……然而你知道最可悲的结果是什么吗?”Finch紧盯着面前孤注一掷的女人,“你的所谓的‘Shaw’有了自己的意识,最终它成长为一个独立的人格,并对你产生某种情感。”

  Root抬头,愣愣地看着Finch,很明显她没有预料到这一层。对她来说,耳机里那个,就是Shaw,就算只是她的声音,也是Shaw。

  只能是Shaw。

  “……那么Ms.Groves,你到底是在寻找Ms.Shaw,还是在消灭她,代替她?”

  Root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她站起身,眼里满是决绝, “……机器还需要我来继续任务,战争也在继续。”她紧盯着Finch,“抱歉Harold,我除了这样做,别无选择。”

  Root转身走到Bear的窝前,挠了挠他的下巴。狗狗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发出呜呜的撒娇声。

  “她也想你了,小家伙。”

  Root轻声说。


—TBC—



评论(19)
热度(78)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