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复健中

怎样驯养一只夜煞 chap1

以前开过驯龙的脑洞,反正我的坑不少,就干脆写出来一了百了(。

这篇不会出现hobben!不过之前的脑洞我会找时间填了~

后期应该有肖根线,到时候再加tag吧。

夜煞!Reese/人类!Finch

具体设定随着文走~



————


  Harold Finch是被地板摇晃醒的。

  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脑子还有点不清醒,模糊的视线里所有东西都在晃动着——书架上他那些珍贵又沉重的初版书摇摇欲坠,当它们其中的几本重重地掉到地上时Finch遗憾地叹息了一声,又暗自庆幸在书架的下面铺上了地毯。虽然这种做法一点都不“维京”,但他不敢让这些娇气的大部头冒风险摔在坚硬的石头地面上。

  Finch原本准备等待这场地震过去——通常不会持续太久。然而直到他的门被拍响,他才觉得似乎地震的时间有些长了。Finch从床边摸索着眼镜戴上,看向门口。木门随着重重的拍打声而摇晃,他在地板晃动的吱嘎声中费力地辨认出是Lionel Fusco,这位胖胖的治安员的声音有些嘶哑:

  "我们被袭击了!请迅速前往防空洞!不想死就请放下那些天杀的财物迅速去防空洞!"

  龙来了。

  这个念头终于让Finch的脑袋清醒了些。原来不是地震。他有些艰难但快速地坐起身来,背部因此发出了些不满的疼痛。根本来不及关注他的旧伤,Finch拿起放在床边的毛皮外套,移动到圆窗旁边,向外看去——

  一片火海,Finch隔着窗户都能感觉到热浪吹到脸上的感觉。他的房子所处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下面密集的居民区。遭殃的村民肯定不少。Finch目瞪口呆地看着惨剧上演——上一次村子被龙如此大规模的袭击是多久以前了?远处有几只噩梦龙还在嚎叫着喷火,混杂着村民的尖叫和房屋倒下的轰隆声响。

  Finch喘息着艰难地移开视线,试图忽略掉心中那股不舒服的感觉,他忧心忡忡地一瘸一拐走到屋子中心那张大木桌面前,将一堆未完成的手稿扫进手中的口袋。

  突然感觉到一片巨大的黑影掠过他的窗口,Finch转过头去几乎忘记了呼吸——一只成年噩梦龙停在他的窗口,带着钩刺的翅膀划在玻璃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噩梦龙黄色狭长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Finch似乎都能够看见烈焰龙口中像一个小火球般正在汇集的龙炎。

  Finch小口呼吸着,抱着口袋慢慢后退,摸索着门把手。噩梦龙始终没有动作,只是紧紧地盯着Finch与他对峙。Finch慢慢拉开门,然后用自己的最快速度闪身出去,靠在门背上紧闭着眼准备接受足以把他融化的火焰。预想之内的高热却并没有袭来。Finch不明白为什么这只龙要放过自己,他疑惑地眨眨眼睛,却看见了对面的Fusco。

  不远处的胖警官满脸都是黑色的灰尘,他大声呼喊着着让周围的人撤退,不时还夹杂着几句抱怨。Finch费力挤过有些慌张的人流,在经过Fusco的时候停下来询问,"Fusco警官,为什么这一次......"

  突然一阵爆炸声,Finch赶紧与周围的人一同蹲下去,顿时惊叫声一片。

  Fusco拉起Finch,挥着手臂让人流继续前进,然后皱着眉头大声说,"谁都以为是场普通的袭击,所以只派出了一支巡逻小队。直到上面觉得大事不妙才拉响了一级警报。他们还说这一次有夜煞。哈,要是夜煞真的来了我他妈还用在这里疏散群众吗?"胖警官不屑地哼了一声,挥挥手让Finch快跟着走,没注意到Finch在听到“夜煞”时惊讶的眼神。转头看到小个子还在发愣,Fusco只好轻轻推了Finch一把。

  "我知道你有多想抓住机会研究龙,眼镜儿。但是真的,活命要紧。"Fusco真诚地看着面前的小个子。Finch有些茫然地点头,在Fusco的帮助下挤进人流。

  怀里的口袋有些沉,Finch微微喘着气一瘸一拐地勉强跟上步伐,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被后面一群着急的人撞上。Fusco的话在他的脑袋里打转,他只希望自己不要冲动。Finch尝试着把思绪集中在左右腿的交换运动上,却又被身后一群少年的话夺取了注意力——

  "你们知道吗,我爸爸说他们刚才打下来一只夜煞!"

  关于青少年,Finch很讨厌的事情就是,他们说的话很有煽动性。

  Finch咬咬牙,迅速地转过身来,"你爸爸说的夜煞在什么地方?""就在后山。"少年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这个大名鼎鼎的古怪男人。

  逃向防空洞的人流因为一股逆流而上的力量而不满地抱怨。Finch小声说这抱歉一边艰难地逆着人流向后山的方向走去。

  如果你是一名维京人,那么你一定听说过大名鼎鼎的Harold Finch和他的龙族图鉴。

  作为一名著名的龙研究学家,Finch得到了名望与财富。不过这个男人在被大家提起的时候收获的形容词大多是"古怪"——他不怎么参与社交,独自一人住在小房子里,财富很多,据说买下了好几个小岛。好事儿的人流传Finch在他的岛上养了一堆龙,而听者大多皱皱眉头——龙作为一种"邪恶"的生物,一直是维京人的天敌,就算现在的维京人已经有了某种方法对付他们。Finch从未并没有对这些说法表达过不满,事实上他并不对此做出什么回应。久而久之人们也就不再谈论这件事,他们只会因为Mr.Finch对学校的慷慨捐款和维京人少见的绅士作风而称赞不已。

  就算是这样Harold Finch也仍然有不少的遗憾,而最重要的一个是——他的图鉴里没有收录夜煞。

  “极度危险,见到必杀”——死神和雷电的后代,夜空中的黑色闪电。有关于夜煞的记载不少,但至少在Finch读过的史书中,就没人见过它们。至少,没人活着见过。

  Finch并不对这一次后山的搜寻抱太大的希望。他只是想要碰碰运气。再说,他也并不想在人挤人的防空洞里呆一个晚上。

  与前山火光冲天喊杀一片不同,后山安静得有些可怕。Finch很少在晚上来这里;原因很简单,他腿脚不方便,而且一旦丢了他的眼镜他什么也看不清楚。就这样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在盘踞的树根中艰难前进。Finch屏着呼吸仔细地听着树林中的各种响声,却并没有分辨出龙的声音。这让他有些担忧——就像他之前所想,这是一个冲动的决定:山林中可能没有龙,却有他无法对付的野兽。

  Finch咬咬牙继续往前走。在他扶着一块巨石绕过空地的时候Finch突然停下脚步呆愣住——一只黑色的龙正背对着他侧躺着。Finch瞪大了眼睛扫视着黑龙后背的纹理,直到在脑子里翻完龙族图鉴之后他才确信,要不然这是一只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龙,要不然,这就是一只夜煞。

  为什么那么大一只龙,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和龙的气味?Finch心中激动却又疑惑着。

  龙察觉到了入侵者,Finch感觉到它的背部肌肉正在绷紧,却并没有任何动作。要不是Finch研究过太多的龙,他肯定以为夜煞已经死了,然后在靠近的下一秒他就会被撕碎。

  聪明,很聪明。Finch压抑住自己激动的呼吸,脑袋出奇得冷静。他慢慢地后退,绕了一个大圈来到龙的前面,夜煞紧闭着眼睛。Finch紧张地把视线往下移动,因为龙的伤口而倒吸一口冷气——刀片死死地嵌入了夜煞的腹部,同时绳子又束缚住了夜煞的爪子。Finch 不知道应不应该高兴,治安队的武器看起来很管用——夜煞伤得很重。

  Finch思考着抬头,刚好和夜煞的眼神撞在一起。龙肯定察觉到了Finch知道它没有死,于是也放弃了隐藏,这时候正用它灰蓝色的眼睛紧盯着面前的中年男人,强大无形的胁迫感直接朝着Finch压下来。Finch因为这感觉几乎惊叫,他咬住下唇继续与夜煞对视。Finch无法抑制住自己不断打颤地双腿,看着面前传说中的生物。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夜煞的眼睛里除了愤怒,还有绝望。

  治安队的警报声突然大起来,Finch一惊,察觉到治安队正向后山赶来。他看着夜煞灰蓝色的眼睛,挣扎了一会儿,吸了口气抽出自己别在腰间的短刀。

  夜煞眯紧了眼睛,警惕地盯着面前还在发抖却慢慢靠近的小个子。

  Finch承认自己的心中充满了疑惑,当然,大部分还是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治安队的警笛越来越近没留给他谨慎思考的时间。Finch只知道要是不放夜煞走,它难逃一死。来不及多想,Finch靠近夜煞,因为龙脑袋呼出的气息而几乎要站不稳。他举起刀,割断了束缚夜煞的绳子。

  "快跑。"Finch从夜煞身上爬下来的时候全身都在抖,"不然他们会杀了......!"

  夜煞突然睁大眼睛,下一秒Finch就被一爪子重重拍到了地上,背部撕裂一般的痛楚直接让Finch痛呼,生理泪水瞬间就在他的眼眶里聚集起来。夜煞的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咆哮声,流着血的前爪撑在不断颤抖的小个子身侧。大叫过后的Finch只能轻轻抽气,觉得自己要瘫痪了。夜煞的眼里充满了怒气和威胁,Finch紧紧地抓着身侧的衣服,却看见夜煞腹部嵌入刀的伤口仍在随着夜煞的动作流出血液。

  夜煞眯着眼睛看了Finch一会儿,张开嘴巴。Finch以为它要发射龙炎,眼睛紧闭,等来的却是耳边震耳欲聋的咆哮声音。Finch差点被震聋,只能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夜煞最后看了一眼Finch,打了个响鼻调转身体,拍打翅膀飞了起来。

  警笛声已经很近了——Finch满眼冒着金星,恶心地想吐却仍然费力地撑起身体,看着夜空中夜煞黑色的身影歪歪扭扭地划了条弧线重新落下去。

  Finch计算好了夜煞大概的位置,然后重新躺了回去。他很确定自己的骨头已经散架了——治安队马上就回找到自己送去医院。好吧,他还要想想怎么和Carter解释自己来了后山,以及说服他们今晚并没有什么夜煞。光想想就头疼。

 对了,他还需要去拜访一只龙。


——TBC——

来来来一起炸!


评论(26)
热度(116)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