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细菌菌
「推荐妥善使用合集功能」
微博:细菌菌Siber
!!不拆不逆执着型选手!!
POI | RF 肖根
火影 | 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吃过去式,有鬼鼬倾向

怎样驯养一只夜煞 chap2

我居然更了!我居然日更了!被自己感动了!

夜煞!Reese/人类!Finch

目前还在缓慢地养成.....我好方。

欢迎小伙伴提供脑洞一起炸!快来和我说说话!


————


  "摔成这样竟然都没事儿,也算是你命大。"Carter感叹着,将Finch送出医院大门。黑人医生的脸上写满了疲惫。她随意拨弄了一下额前的头发,叉着腰叹口气,“真是艰难的一晚上。”

  "多亏了你精湛的医术啊,Mrs.Carter。"Finch用手摸着自己的脊椎,尽力想要露出一个笑。他坚持要在早上出院,Carter没办法只好从了他。现在自己的脊椎一直在用刺痛提醒着他这是个并不明智的选择。

  "Finch,你得感谢Lionel和那些治安队的小伙子们。要是那只葛伦科*一直缠着你,指不定你已经死了。"Carter正色,将手里的口袋递给Finch。Finch向她道谢,接过Carter反复叮嘱他要使用的药物,表情有些僵硬。

  只有葛伦科的力量能和受伤的夜煞稍微相像,他不得不编造出一系列事件来说服还想继续搜寻的治安队。他们半信半疑地接受了Finch"昨晚被打下来的龙是只葛伦科"的理论。

  Carter忙活了一个晚上,昨天的龙袭击事件造成的伤亡众多——一时间人们重新对龙这种生物又厌恶和害怕起来。Finch真诚地建议Carter休息一会儿,Carter只是摆摆手:"平常休息得够多了,马上还要做一个手术,可怜的孩子,鼻子都被恐怖龙*咬掉了。” Carter半是严肃半是玩笑地对Finch说:“答应我Harold,别再因为研究龙乱跑了,我可不想下一次躺到手术台上的人是你。”

  Finch只能无奈地笑。与Carter道别后Finch迅速前往他的房子。谢天谢地在昨天的事件中他的小房子幸免于难,尽管内部也是杂乱一片。大概可怜地躺在地上的初版书们会因为自己的行为而伤心吧。Finch想着,拿起东西就重新出了门。

  治安队仍然在后山周围巡逻,Finch不得不从自己发现的秘密小道进去。他一边走,一边谨慎地观察着——治安队在找到Finch后似乎并没有过多停留,搜查的痕迹并不是太多。大概也并没有太多人相信他们真的打下来了一只传说中的夜煞。这让Finch稍微安心了些。

  然后他又回到了昨晚与夜煞见面的地方。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透过来,留下斑驳的光影。地上还有些渗入泥土的暗红色血迹,树叶凌乱地分布在地上,盖住地面。Finch忍住背后的疼痛,慢慢蹲下去在树叶里摸索着,在手指触到硬物小心地将它捡起来,吹掉上面的灰尘。Finch推了推眼镜,对着太阳光观察着。这是一片龙鳞,上面的纹路清晰可见,在阳光下闪着好看的光。

  一只成年雄性夜煞。Finch得出结论。他掏出随身的小本子把龙鳞小心地放了进去,在上面草草记了几笔。

  到达Finch记忆里夜煞昨晚坠落的地方时,他已经有些疲倦了。入口很窄小,里面透出来的大片光亮却异常吸引着他。Finch停了下来检查自己的背包,有些后悔于自己的鲁莽——唯一的武器就是一把短匕首。Finch在夜煞的事情上明显没考虑周全,包括这把短匕首,包括昨天一个人闯入后山,还放走了一只夜煞。

  好奇心与龙学家的职业精神还是战胜了心中的犹豫——更何况他还很好奇,为什么那只夜煞昨晚没有杀死他。Finch硬着头皮爬过窄窄的入口。他很久没来这里了,而这个小山谷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牢房——中央有一个小湖,四壁陡峭高耸,下面是一片空地,植被在这里稀疏地生长。

   Finch环视四周,没有发现夜煞的踪迹。

  一瞬间失望和遗憾击中了他。Finch慢慢地走着观察着四周,仍然希望能发现些夜煞活动过的痕迹。岩壁上有爪子抓挠的巨大痕迹吸引了他,岩壁越往上龙的爪印越稀疏,越凌乱,越浅——显示出主人的狂躁。像是......Finch瞪大了眼睛,像是这里有一只丧失了飞行能力的龙。

  突然喷在颈后的呼吸让小个子瞬间缩起脖子,Finch惊慌地转身,因为眼前闪现的不断靠近自己的巨大物体而连连后退,没站稳一下子摔到地上。

  夜煞却并没有再逼近,它喉咙间呼噜了一声,直起身子只用两只后腿着地,眯着眼睛蹲在Finch面前回瞪着他,鼻翼翕动。

  Finch余光发现入口上方有一块足以让夜煞卧躺的巨大岩石,暗叹自己的大意。Finch动动嘴唇,却瞟到夜煞腹部的伤口虽然狰狞,却已经没有了昨天深深嵌入的刀。是怎么办到的?

  Finch有些疑惑,不过他还记得自己的正事。于是龙学家吞了口唾沫,颤颤巍巍地开口:"你好。"

  夜煞喷了口气,湿润的气体落在Finch的脸上。他敢肯定就算在龙语中,它也不是在回Finch"你好"。

  "我是来......帮助你的。"深吸一口气Finch抹了把脸,语气仍然小心。

  夜煞的表情一直没变,它仍然眯着眼睛瞪视着Finch,黑色的尾巴在身后甩来甩去。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Finch将手伸进背包,捉住鱼尾巴对着夜煞摇晃,他看到夜煞的灰蓝色眼珠随着他的动作晃了晃,虽然只有一秒,但足够让他燃起希望。

  夜煞看着小个子缓缓站起来,同时小心地伸出手,把鱼递给自己:"求和礼物。"

  龙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威胁地露出牙齿朝Finch逼近。Finch只得向后退去,手中的鱼也掉了下来,直到后背抵上坚硬的岩石才不得不停下。

  夜煞看了小口喘息的Finch一会儿,爪子把鱼刨到自己身子底下,低下头嗅闻着。Finch看着夜煞的大脑袋不断拱动,把鱼翻来翻去。好像已经确认了鱼没有什么问题,夜煞甩甩脑袋两口把鱼吞了进去,舔了舔嘴巴重新坐直,望着Finch的大眼睛里竟然有了些期待。

  Finch根本没预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他的心砰砰跳着,窘迫地摊了摊手,"已经没有鱼了不好意思....."夜煞有些失望,它砸砸嘴,耳朵似乎都耷拉了下来。Finch在原本因为夜煞的动作不自觉地微笑,却在夜煞潇洒地转身离开时慌忙站起身,跟在夜煞后面,他知道夜煞听得懂:"我可以帮你处理伤口!"

  夜煞微微转过头来一如既往地盯着Finch,但这一次,他高兴地注意到龙的眼神中,似乎威胁的成分少了些。在夜煞的注视下,Finch走回去捡起他的背包,小心翼翼地靠近:"May I ?"夜煞嗅了嗅背包,立马低声咆哮起来。“好的,好的。”Finch这一次懂了,他连忙扔掉包里面的短匕首。夜煞的视线一路追随着武器,直到它沉入水底。

  夜煞终于哼了一声侧躺下去,调整着身体面对着龙学家,方便露出腹部的伤口。腹部是龙最柔软的部分,聪明的龙就应该做好万全的保护措施。Finch觉得自己在心里已经给夜煞打了个大大的优了。他拿着工具慢慢靠近,跪在夜煞面前仔细检查着伤口,夜煞歪着脖子一声不吭地看着。

  伤口似乎被清洁过,刀片也已经被取出来,所以并没有化脓的现象。处理完后Finch轻轻地为龙涂抹上膏药,同时偷偷观察着夜煞,看着龙因为凉飕飕的舒适感而打了个响鼻。

  夜煞全程并没有怎么移动,Finch意识到这简直是观察它的绝佳时刻——瞧瞧史书里的描述吧,四肢发达,灵活聪明;虽然Finch还没有见识夜煞打起架来的杀伤力,不过就现在来看肯定不会差。Finch悄悄地把视线在夜煞身上扫来扫去,恨不得把黑龙的模样整个印在脑子里。

  可惜夜煞在感觉到Finch的动作变得迟缓后就发现了什么,于是趁Finch不备就突然坐了起来。龙学家想摸摸夜煞的手堪堪停在半空,有些尴尬。黑龙侧着眼睛看了Finch一眼,转身甩了甩尾巴,朝着空地中间的湖走去。


——TBC——

谢谢大家喜欢~

另,好像有一些小伙伴没有看过驯龙记这怎么可以所以我在每篇最后都普及下出现了的龙吧~方便代入和脑补~

夜煞有没有很帅!!!!有没有!!!!!

*夜煞(Nightfury)

*葛伦科(Gronckle)



*恐怖龙(Terrible Terror)



*噩梦龙(Monstrous Nightmare)

你们没看过驯龙记的!!!快去看啊!!(生命的呐喊


评论(35)
热度(94)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