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复健中

[RF] 怎样驯养一只夜煞 chap3

居然chap3了!(惊讶脸。

终于破了无论什么坑都只能写两次的魔咒…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明后天大概都没有时间更orz

谢谢各位喜欢这篇慢热得我都着急的文ˊ_>ˋ

夜煞!Reese/人类!Finch

 

——

    黑色的大龙走到湖边,埋下身子把头扎进水里。夜煞的黑色脊背拉伸成为一个好看的弧度,随着动作露出皮肤下面健壮的肌肉。Finch拿出他的小本子,慢慢地挪动脚步凑近。

  夜煞依然埋着头不知道在水里干什么,Finch这边也在进行着。黑龙还算是个称职的模特,Finch三两笔勾勒出龙的身形,视线在龙和画本之间移动,添加着细节。

    模特对画师的靠近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它抬起带着水珠的头看着Finch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喷了口呆着水雾的湿气出来。

    Finch对着黑龙笑笑,然后皱了皱眉头视线回到世界上第一张夜煞的肖像画上。他始终觉得有地方不对劲。夜煞迈步绕着Finch走动,大脑袋凑近Finch的肩膀好奇地盯着它的画像。长尾一甩,从Finch的眼前扫过,龙学家这才发现夜煞只有一片尾翼。

    这就是为什么它没能逃出去——夜煞没了尾翼来掌握平衡。

    Finch看着夜煞一跃跳上岩石,心咚咚跳着。一只不能飞的龙,就算是夜煞,也再无用处。

    Finch猛地合上手中的本子,拿起地上的背包就往外走。黑龙懒懒地躺在岩石上,瞟了一眼脸色严肃的人类,十足的不感兴趣。

    "我会回来的。"

    Finch在进入入口时抬头和黑龙对视,也不管半眯着眼睛打盹的夜煞听没听,就自顾自地爬了出去。夜煞动了动身体,探出半个身子,把头倒挂下去看着人类有些吃力地爬着。夜煞思考了一会儿,眨眨眼睛缩了回去。阳光把岩石烤得暖烘烘的,黑龙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准备补个觉。

    午睡总是让龙心情愉悦,然而被打扰的午睡就没那么舒适了。黑龙在半睡半醒间听到一阵阵碰撞的声音,原本还想忍忍就好,结果声音变本加厉地越来越大。黑龙气愤地一骨碌翻身跃下岩石,已经准备好了的瞪视却在灵敏的鼻子捕捉到鱼的味道时愣住——然而谷口只有一个不断动着的大背篓,似乎是被卡住了。

    "能帮我个忙吗?"从背篓后面传出来的声音打断了夜煞的愣视,小个子似乎被挡住了,他的声音有些尴尬。

    终于搞清楚情况的黑龙有些无奈,它原地踱了两步,还是放弃般用牙齿咬住背绳向内拽,鱼腥味瞬间充满了它的鼻孔。黑龙小心翼翼地叼着,不然绳子很快就会被尖利的牙齿咬断。背篓后的Finch也在使劲推着背篓,终于卡过狭窄的入口,黑龙松开牙齿跳到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小个子因为惯性几乎是跌了进来。背篓倾倒,各种各样的鱼类撒了一地。

    Finch扶了扶歪掉的眼镜,面向黑龙露出抱歉的微笑,他看了看地上散落一地的鱼,"去得有些晚,鱼市里的鱼都有些不新鲜了。希望你喜欢。"他仰起脖子对着夜煞微笑。黑龙瞪着圆溜的眼珠,用脑袋把Finch拱到一边去。

    趁着夜煞还在鱼堆里愉快地翻翻找找,Finch 拿出背包里临时改装的东西,绕到了龙的背后。龙学家蹲下来看着它的尾巴,尾翼少了一半,稍微露出里面的肉。Finch比划了一下,高兴地发现尺寸还算合适。突然黑龙的尾巴猛然扫动,堪堪打落Finch的眼镜。小个子在脆弱的玻璃制品落地前接住了它,再抬头时原本夜煞的位置只剩下吃了一半的鱼堆,黑黄相间的长条鳗鱼躺在地上特别显眼。

    "不要鳗鱼吗?"Finch有些不自在地看着正伏在自己腿旁的黑色头颅,这是它第一次如此靠近自己。夜煞已经退到了Finch身后,上身俯下去,一副厌恶的样子。Finch往前走去,黑龙竟然亦步亦趋地跟着自己。

    Finch对于龙并不陌生——当然啦,厚厚的一本龙族图鉴不是白编的;另外还算上Finch与龙还算是过有亲密接触。但像这只夜煞一样对人类表现出......亲近?Finch还是第一次见。

    无论如何,龙学家对于现在的情况还算满意。夜煞在离鳗鱼还有两三米的地方停下了,Finch回头看了黑龙一眼,俯下身子用指尖捏起滑溜溜的鱼类,转身面对着紧张的黑龙。夜煞立马换了副表情,死死地盯着Finch的手,前爪不安地踏着地面。Finch没忍住笑了出来。他只知道葛伦科害怕鳗鱼,现在看起来就算夜煞这样一种强大的生物,也有怕的东西。

    黑龙一直到Finch把鳗鱼扔进水里才缓缓凑近鱼堆。Finch等待着夜煞走过自己,在它的尾巴轻轻地搭在地上的时候迅速将机械尾翼安装上去。夜煞胸膛中发出不满的咆哮,震动着Finch。同时黑龙粗壮的尾巴因为不适感而左右摆动,试图将Finch安装在自己尾巴上的小玩意儿甩掉。

    "嘘.......嘘......."Finch有些紧张,他试图按住夜煞的黑色尾巴,却险些被强劲的力度带摔倒。Finch一咬牙,干脆跨坐在夜煞的尾巴上,抓住固定用的绳子试图固定。黑龙扭头,别扭地看着Finch的背影,不满地颠动着身体想把Finch甩下来,却渐渐因为尾巴上奇怪的感觉而停下来,疑惑地歪着脑袋若有所思。

    终于好了。Finch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看着自己的杰作。机械的尾翼和夜煞完好的另一半还算契合。当然,这还太过粗糙,只是Finch临时去铁匠铺拿旧物改装的而已。铁匠对于Finch经常租用他的铺子不太在意,他正缺几个用来喝酒的银币。Finch的手艺还算不错,他正考虑着给夜煞做一个全自动的——这有些麻烦,需要测量一系列数据。Finch坐在黑龙异常安分的尾巴上思考着,并没有注意到背后缓缓张开的黑色翅膀。下一秒,他手中用来调整的绳子几乎成了唯一的救命工具。

    夜煞突然发力蹬地,大力拍动翅膀直接飞了起来——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可怜的人类还坐在它的尾巴上呢。小个子被吓呆了,死死地夹住夜煞的尾巴,因为视野中不断缩小和后退的景物差点得了心脏病。

    "停下——停下——"Finch想尖叫,却被过快的风速堵在了喉咙里。第一次"享受"飞行的龙学家的的手还紧紧地抓着绳子,同时双手死死抱住夜煞的尾巴,绝望地发现自己正随着颠簸想着龙的尾巴尖滑去。黑龙没有理会身后小个子可怜巴巴的求救,它眯着眼睛扫了一眼之前攀爬时留下的爪印,视线又放平,估算着自己与岩壁顶端的高度差。

    毫无疑问,它失败了。新的那片奇怪的尾翼根本不听它的使唤,更何况人类僵硬的身体挂在尾巴上,根本不允许它集中精力保持平衡。

    夜煞不满意地呼噜了一声,还是放弃了冲出去的想法,微微侧转身体变换方向,放缓拍打翅膀的节奏瞄准湖心。在快到达的时候黑龙大力甩尾,吓得半死的小个子瞬间被扔到了湖里。

    Finch只感觉原本死死抱着的东西突然脱离了自己的身体,还因为摩擦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下一秒湖水大力拍打着他的身体,龙学家差点被这冲击力给打散了骨头。水灌入Finch的身体,他不得不奋力仰抬起身体深吸一口气。不远处的湖面更剧烈地震动,水花溅了Finch一脸,小个子立马咳嗽起来。

    Finch的脑袋有些模糊,疼痛从有伤的小腿一阵阵传上来。不不不——Finch咬着牙齿,这绝不是腿脚抽筋的最佳时刻。他徒劳地抓住自己的腿按压着,在无声地痛呼着,吐出几个气泡。

    水面下, 一个巨大的黑影迅速地朝着正在下沉的人类潜游过来。Finch不顾眼睛的刺痛,因为水下越来越近的灰蓝色眼睛而惊讶地瞪大了眼。

 

——TBC——

依然,talk to me please XD


评论(49)
热度(85)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