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复健中

[肖根] "It's HAMMER time!"

感谢刚才捉虫的小伙伴qvq我经常上下文自相矛盾orz谢不嫌弃!

大脑洞来一发!

猴年第一发肖根,当然要看这俩带猴子孩子!!

叫Daddy只是恶趣味!(显示了lo主是个大写锤攻的事实

顺便刚才百粉啦~谢谢大家w

 

————


1.

  能在晚上敲响Sameen Shaw的公寓门还活着回去的,除了外卖小哥,就只有和她组队的飞越疯人院小姐了。

  并不是说Shaw给了那个老是挂着微笑的女人什么特权,只是站在门口的人总是提供免费啤酒和牛排这一点,让正好需要夜宵的前特工无法拒绝。

  自然总是会找乐子的Shaw也无法拒绝接下来Root在床上提供的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门被叩响的时候,累了一天的义警小姐垂着眼睛擦着头发就开了门。

  为了方便只穿着一件黑色背心的Shaw视线习惯性地往Root那双好看的手扫去,想看看今天带了什么食物,却在下一秒硬生生地愣在了门前。

  门口一如既往笑得甜腻的棕发女人手里没有牛排,没有啤酒,倒是有一个被她抱在怀里的小东西。

  对,不是Sameen Shaw和Root都喜欢的那种小♀东♀西。

  而是一种前特工最讨厌的生物——

  一个脸上写满了无辜和纯真的小孩子。

  “晚上好,甜心。”棕发女人倒是没被Shaw影响,她熟门熟路地侧身进来,对着门边依然愣住的黑发女人展开一个甚至更加甜蜜的微笑。

    “你在搞什么?”Shaw反手砰地一声关上了门转向Root,声音因为怒气有些低沉。

   Root眨了眨眼睛,牵起怀里那个小东西的手臂,冲着已经完全黑了脸的Shaw摇摇,好像没打算解释。

  “今天过得怎么样?”女人顿了顿,笑得眉眼弯弯,“Daddy?”

  “......”Shaw用一种绝对不算问候的眼神看了一眼Root怀里跟着咿呀的黑发男孩,“回答我的问题,Root。”前特工看起来马上就要拔枪了,“不然我就把你和这个小怪物一起扔到大街上。”

  Root终于不再逗弄头发还湿漉漉搅成一团的特工小姐。黑客把有些下滑的小男孩往上搂了搂,方便他靠在自己的肩头,然后叹了口气,“事情就像你看见的那样,Sameen.”

  “你是说,你出去了一趟,然后就搞了个孩子回来?”Shaw差点笑出来,她火力全开地瞪视着棕发女人。小男孩似乎对于黑发女人充满杀气的视线有些不满,他咕哝了几个音节就转过去靠在Root的肩膀上不再看Shaw,同时还不忘舒适地在Root的柔软棕发上蹭蹭,一副占地为王的样子。

  Shaw莫名其妙地更生气了。她踌躇了一下对上了Root的眼神,终于还是别扭地开了口:

  “......私生子?”

  “我看起来像是有时间怀胎十月吗?”Root学着Shaw翻了个白眼,然后看了一眼把头放在自己肩头的小孩,无奈地歪了歪头,“是她要求我这样做的,还是大老远从洛杉矶带来的呢。放松点,亲爱的,就把这当成任务。”

  Root向前走了两步靠近一脸防备的黑发女人,“你不觉得他有些像你吗?”她带着笑加了一句,“我是说,虽然他是个小男孩。”

  Shaw甩给了她一个平生最大的白眼。


2.

  Shaw讨厌住在Root脑子里的那个机器上帝,每次只要Root歪着头说是“任务”,自己就不得不同意,简直比安全词还好用。

  就像现在,就算现在她多么想把这个女人和他怀里的小怪物一起扔在大街上,她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Root往她的冰箱走去。

  诶等等?!

  “嘿,别动我的冰箱。”

  Shaw跟过去,却因为趴在Root肩头眨巴着眼睛的小孩子而停下脚步,离他们整整一米远。前特工只得愤然地稍微垫脚,监视着Root的动作。

  在Root打开冰箱门从黑压压一片枪支弹药中寻找着什么时,Shaw抗议出声,“Root,就算我们要保护这个小怪物,也不代表必须要用我的牛奶来喂她。”

    Shaw沉着声音显示出自己的不满,然后瞟了一眼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的Root,视线微微下移,勾起个微笑,“或许你可以尝试母乳喂养?”

  Root饶有兴趣地看着抱着手臂的Shaw,忍不住笑了:“相信我,Sameen,如果我这样做的话,你会比他抢了你的牛奶更加生气的。”

  Shaw一时语塞,她直直地盯着戏谑地笑着的Root,只好翻了个白眼,放弃一般说:“不要拿香蕉味的!”

  “Sameen,你应该补充一下你的冰箱存货了。”Root耸耸肩,单手拿出一盒草莓味的,转过身来对着Shaw皱了皱眉,“你的冰箱里几乎没有牛奶了。”

  “我更享受啤酒。”还有没有小孩子,只有牛排和你的夜晚。

  好吧这听起来一点也不像Shaw,还容易让小黑客得意洋洋。所以机制如Shaw,她吞下已经溜到嘴边的话。

  Root抱着孩子走到微波炉旁,这个手指灵巧的黑客在单手撕开牛奶盒时遇到了麻烦,只好转头看着正在烦躁地用手梳理头发的Shaw。

  “A little help?”Root和肩头的小怪物一起眨巴眼睛,眼巴巴地看着Shaw。

  天啊。任务,任务,这是任务。

  Shaw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她大步走过去,猛然撕开那盒牛奶,牛奶盒一瞬间就破裂了,粉红色的牛奶可怜兮兮地洒了出来,草莓的味道瞬间漫在空气中。

  Root从旁边拿了个杯子出来把剩下的牛奶倒进去放进微波炉。还好她识相地重新拿了个玻璃杯出来,而没有用Shaw的马克杯。Shaw愤愤地想着,站在旁边看着黑客的一举一动。

  Root打开微波炉的开关,在孩子揪住她的棕色头发丝的时候轻轻扯开小怪物的胖手,对着他展开个安抚的微笑,在小怪物等不及地轻声哭叫时后轻柔地拍哄他。

  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人居然还帮小怪物试了一下牛奶的温度。

  Shaw对着Root嘴唇上残余的粉红色牛奶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有些沉不住气。

  绝对不是因为想亲吻她。

  “我在沙发上去喂他。”Root对Shaw说着。她正端着杯子,另一手还搂着个肉肉的小男孩。关键是小男孩还在乱扭,女人看起来有点吃力。

  啧啧。Shaw撇撇嘴。任务。

  “先把......先把他放下。”Shaw有些别扭,差一点就要打消这个念头了,她深呼吸了一下,“我来抱他。”

  小恶魔像是听懂了一般转过头来用棕色眼睛盯着自己,然后赶紧又趴到Root的肩头上,哼哼唧唧地抱住她的脖子。

  “你看Sameen,他似乎不想下来呢。”Root对着Shaw无奈地笑笑,安慰般开口,“要不然过会儿你喂他喝牛奶?”

  好意没被接受的前特工只觉得烦。“听着,Root。”她气冲冲地对着面前的女人说,“别当妈妈当习惯了。”

  “甜心,我只是在完成任务罢了。”

  对,任务,任务,任务。

  Shaw翻着白眼接过Root手里的杯子。

 

3.

  在Shaw手忙脚乱地给小怪物擦着滴到他衣领里的牛奶时,Finch的电话终于打了进来。

  “他说什么?”Shaw紧锁着眉头没转头看重新回到沙发上的Root,特工小姐正忙着重新把杯子凑近小怪物的嘴巴,一副“你再漏出来我就直接灌进去”的架势。这感觉比盲眼拆枪难多了。

  Root把歪倒在沙发上的孩子抱起来放在膝盖上。Shaw挺别扭地觉得小怪物挺喜欢这个女人。

  “他说明早和我们联系。”Root伸手擦掉男孩嘴边的牛奶,小怪物高兴地咯咯笑。

  “等等。”Shaw难以置信,“你是说这个小怪物要在我的公寓里待一晚上?!”她特别咬重了“我的”两个字。

  “Sameen,留在这里的还有我。”Root眨眨眼睛,Shaw却一点都不领情地冷哼一声:”你们可毁了我一个完美的夜晚。“

  Root想了想,“或许我们可以给他起个名字,”女人的声音听起来饶有兴趣,Shaw觉得她真是玩扮演游戏上瘾了。Root看着Shaw一副兴致缺缺的表情,伸手帮她理了理脸颊旁边的头发,“别这样亲爱的,他是个小可怜。”

  “什么时候你有同情心了?”Shaw没躲开Root的手,也不想再看Root母爱泛滥。她从沙发缝隙中捞出遥控器,准备宠幸一下冷落了好久的电视。

  小家伙还在向她伸手要着牛奶,哼,信任人还挺快。

  Shaw挑挑眉,把最后一口牛奶倒进了自己嘴里,对着瞬间眼泪汪汪的孩子展开一个大姐姐般的微笑。

  “哦小家伙,这个社会可黑暗了。”


4.

  Root好不容易才哄住抽泣的孩子。

  她逗弄了一下怀里的小家伙,看着他鼻子红红地咿呀着,试图抓住自己的修长手指。Root瞟了Shaw一眼,心情很好地决定再逗弄一下旁边不断换着电视台,别扭得和怀里的孩子没什么两样的小个子女人。

  她微笑着开口,“我要叫他Hammer。”

  “Excuse me?”Shaw在沙发那头的身影僵了一下,遥控器差点掉下去。

  “我说过他很像你。”Root无辜地抓住怀里小孩胖乎乎的手臂,对着对面的Shaw摆动。

  “Hammer,say hello to daddy~”

  Shaw在拔枪对着这一对奇怪的冒牌母子和破门而出之间选择了后者。任务,任务个屁。

  “I‘m out!”她愤愤的声音消失在门背后。

  Root望着潇洒关上的卧室门撇撇嘴,才被命名为Hammer的小孩抬起头用黑黑的眸子看着棕发女人。

  “还没介绍过呢,那是Shaw。”黑客指了指卧室门,“你很像她,Hammer是个好名字。”

  “至于我嘛,You can call me Root,在你会说话之后。”

  Hammer抬起亮晶晶的眸子看着面前勾起嘴角的的棕发女人。

  “We are going to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


——FIN——

只是个脑洞!!!

所以并不打算继续orz

当然我一直都是实力打脸所以不一定啦

 
 

评论(26)
热度(157)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