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复健中

[肖根] 情话

肖根

迟到的情人节贺文~

暖锤!甜!!


——

  在Root的脑袋离开Shaw手臂的一瞬间她就醒了过来。这是习惯,你可不能抱怨特工的敏锐。

  但现在前靛蓝特工却一点也没有特工素养地不想睁眼——她的身体正舒适地陷在床里。如果可以,她动都不想动。

  Root的动作很轻,好像怕吵醒她。黑客轻轻地把Shaw环绕在她后腰上的手臂拿开,Shaw在察觉到Root的动作时手臂不动声色地放松了些,不然Root一时半会儿应该掰不开。

  身体和床单摩擦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传入Shaw的耳朵让她清醒了些。睁眼的时候,黑客正坐在床边背对着她。特工望着女人光裸的后背,一时间有些出神。

  Root受的伤不比Shaw少,当然最触目惊心的是她耳后的那道。但她后背的伤疤也一路从肩胛延伸到腰部,当然还有些还有些昨晚留下的痕迹。伤疤不能影响这个女人的美丽,Root的皮肤细腻,反而衬得那些伤疤像是装饰品。

  Shaw伸出手去,在指尖离Root的背部只有一厘米的时候停滞住了呼吸慢慢覆上去。她的指尖停留在在其中一个伤疤上,指腹缓慢地摩挲着那一小块不平整的皮肤。

  枪茧的粗糙感弄得Root有些痒,她回头看了一眼侧躺着的Shaw,略微沙哑的声音里带着调笑:“早上好,甜心。”

  Shaw眼神在Root的后背游移,手指一路移到腰部的另一个疤痕处。她心不在焉地问:“机器给你任务了?”

  “没有。”黑客轻轻甩了一下微卷的棕色长发,眯着眼睛接受着特工来之不易的轻柔抚摸,“只是需要冲个澡。”

  Shaw的眼神终于移到了Root的脸上,后者眼神里带着平静的笑意,她抓住在后背上抚摸的手,弯下腰去凑近特工的脸颊:“Happy Valentine's Day,Sameen.”

  “不用我提醒你也知道昨天才是情人节。”Shaw不客气地说,她盯着近在咫尺的Root,女人温热的呼吸落在脸上。

  Root带着笑意倾身,接着一个吻落在了特工的额头上。Shaw动了动身子,嘴唇紧绷得一点弧度都没有,却也没有避开。

  “迟到的礼物也算礼物。”黑客抽身站起来,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一盒巧克力,递给床上的女人,鼓励般眨眨眼睛。

  “你还说服了酒店侍应生放了盒巧克力在这里?”Shaw习惯性地嗤之以鼻,却还是伸直手臂接过了被包装成心形的巧克力盒,“只是因为饿了。”Shaw觉得有必要补充说明一下,Root却在前一秒钟就展开了得意的微笑。把视线转回手中的礼物,在看到上面大大的“for Sameen”时Shaw撇了撇嘴,接着一点也不客气地扯开了包装盒。

  “享受你的早餐。”Root在走进浴室时对着Shaw眨眨眼睛。

  浴室里传来水声,不一会儿热气和沐浴乳的香味就一起漫了过来。Shaw就这么躺着把第一颗巧克力送进了嘴巴。口腔的温度让巧克力慢慢融化。她用舌头舔舐着巧克力中央,让甜腻的糖浆流入喉咙,并在脑袋里联想到昨晚的某个情节时及时打住。

  在剥第二颗巧克力的时候Shaw打开手机看了看,没有电话,唯一的一条短信还是Finch昨天晚上发给她的房间号码。她挑挑眉,把手机扔到一旁,顺手摸了摸枕头底下的手枪。

  情人节对他们这个义警队伍来说,只代表着更多的杀人案而已。Shaw百无聊赖地回忆着昨晚那个折腾了他们一整晚,叫嚣着要和女友现任拼个你死我活,最后还不是痛哭流涕的伤心青年,撇了撇嘴。

  这也代表着他们根本没时间去过情人节,事实上,他们基本什么节日都没有过成。没有号码的日子就是他们的节日。

  节日就像一个巨大的幌子,能够继续表演的人就继续强颜欢笑,实在忍无可忍的人就借着喧闹和疯狂干一场。

  昨天他们解决了三个号码,还不得不叫上了原本有约会导致Shaw一整天都听他在发牢骚的Fusco。Shaw的号码有些难搞,后来Root加入了她。最后在号码和他的小女朋友在警灯闪烁的背景下亲吻的时候,Shaw和Root默契地离开了。

  她们从来不适应这样的温情场面,但她们从不拒绝Finch提供的五星级酒店。

  Shaw心满意足地拆开了第三颗,因为昨晚的激烈运动,她浑身都少见而舒适地懒散着,一点都不想起床。

  或许她可以在这里吃完一整盒巧克力。

  Root在这个时候走了出来,她几乎全裸着,光着脚踩在酒店的地毯上,身上还带着水汽。黑客小心地避开满地的糖纸,坐回床上。

  “我很高兴你喜欢。”Root注视着剥糖纸动作就没停过的黑发女人,同时用毛巾擦着滴水的头发,听起来有些欣慰。Shaw淡淡地看了一眼浑身散发着香味的女人,重复了一遍:“只是饿了而已。”

  Root歪着脑袋盯着嘴巴不断运动的Shaw,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饶有兴趣地侧躺在Shaw旁边,用手撑着脑袋,“有给我的情人节礼物吗?亲爱的?”

  “唔,我想想。”Shaw装模作样地眯了眯眼,“……我分半块给你怎么样?”说完还真的很大度地拆开一块巧克力,在Root面前晃晃。

  “That's sweet.”Root好笑地看着Shaw,在后 者翻着白眼把巧克力塞进嘴里的时候突然凑上去咬了一半下来,顺便亲吻了一下特工的嘴唇。

  Shaw被凑近的Root湿漉漉的头发拱了一脸的水,她抹了一下脸瞪视着正在满意地嚼着巧克力的女人,把嘴里剩下的半块咬碎。

  Root笑呵呵地看着Shaw皱着眉舔嘴唇,接着声音像是变戏法一样突然就带上了委屈:“Sameen,你从没给我说过情话。”

  “我以为在证交所那次的就是最好的情话了。”Shaw嘴里还说塞着巧克力,她想也没想就说了出来,“让我说情话都没什么好后果。”

  直到Root的眼神变得不对劲的时候,Shaw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提起了“那个”话题。

  大意了。Shaw默默叹气。

  其实那件事Shaw自己已经不太在意了。她的确丢下Root一个人冲了出去,她也的确在撒马利亚那里被折磨到崩溃。但是她回来了,而且几乎被治好。有时她还挺感谢自己的二轴,她在提及这些事情的时候,心里不会有太深重的伤口。都过去了,她这么告诉自己。

  但面前这个女人和自己不同。

  Shaw在心里又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肯定要提前衰老:“嘿,我已经给过你情人节礼物了。”她瞪着面前的女人,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非但不威胁,甚至还有些温柔,“别得寸进尺。”

  Root慢慢地展开微笑。好吧,虽然并不怎么成功,但Shaw觉得这一次自己在打破尴尬这方面还是起了些作用。

  黑客往她的方向挪了挪身体,“我能再躺会儿吗?”她可怜兮兮地问。

  Shaw尽力没让自己翻白眼。她无奈地点点头,顺从地仰躺着向Root展开手臂。小黑客躺进她的怀里,往下挪了挪身子好把头放在Shaw的肩膀上。

  “你的头发还是湿的。”Shaw不满地抱怨,感觉到Root头发上的水迹氲在了枕头上,她不得不用另一只手调整了一下,“你确定这个不会影响到你超级聪明的大脑吗?”

  Root闷闷的笑声从她的怀里传来,成功让Shaw撇了撇嘴。特工承认有些不习惯,但是明显比起刚开始已经好多了。Shaw手臂收紧环住Root的肩膀。在感觉到她的背上有些鸡皮疙瘩的时候把Root拉近,盖上被子。

  Shaw在心里有些唾弃自己的温柔,却又无可奈何。

  没错,Sameen Shaw是个患有第二轴人格障碍的前医生,患者的生死不能触动她。她热爱硝烟和血腥,手下的亡灵不计其数。

  但同时,Sameen Shaw或许也喜欢这样平静的拥抱着——姑且可以算是一个她在乎的人——的早晨。

  Shaw低头看着Root的发顶,湿润的棕发还没有梳理过显得有些凌乱,天知道那个脑袋里又装了多少邪恶又聪明的想法。

  无论如何,这个人莫名地让她想要亲吻。

  曾经的Shaw作为外科医生救活了不少人,加入机器的小队后她更是过上了义警的生活,天天为了不认识的蠢蛋跑东跑西

  她记得带她去看棒球比赛的父亲,也记得他和母亲约会的饭店。

  她在意她的前搭档Cole,她在意那只有着圆溜溜眼睛的军犬,她在意她的老板Finch和她的搭档Reese——

  她更在意这个曾经电击过、绑架过她还被她射伤打晕过,现在却在早晨九点的纽约还躺在她怀里的小疯子。

  好吧,这听起来可不怎么二轴。

  Shaw正难得地望着Root的脑袋发呆,原本安静躺着的黑客却突然有了些动静。

  “我猜号码不等人。”Root的声音里难得有了点好事被打断的抱怨,她在Shaw的锁骨处蹭了蹭,“该起床了,Sameen。”

  “等等。”Shaw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要排序的话,能量棒,煎饼,三明治,热狗,牛排。”

  她顿了顿,似乎在做什么艰难的抉择,然后特工低头对上黑客疑惑的眼神,语气挺不自然:“……你应该是排在热狗和牛排之间。”

  “……”

  Root愣了一下,接着慢慢地眨了眨眼睛,“哇哦……这是我听过的最有个人特色的情话了。 ”

  这一次Shaw懒得忍了,对着Root翻了个白眼。

  Root忍不住笑了,她环住Shaw的脖子,把她拉低,“我喜欢你的情话,Sameen,我会努力争取超过牛排的地位的。”

  “这可说不准。”万一我遇到了比牛排更喜欢的东西呢?

  Shaw后面的话被唇舌的纠缠吞了回去,她轻哼一声扣住Root带着湿润水汽的后脑把黑客压向自己。在高处亲吻Root的感觉还不错。

  “你就像一盘旧磁带,音量被调小了,但声音还在那里。”Shaw想起Gen的话,在轻舔着Root的舌头时终于忍不住微笑——

  总有一个人会像扩音器一样,放大连自己都从未察觉过的每一个微小的涟漪。

  “Happy Valentine's Day.”


——FIN——

锤子有二轴可是对她在意的人她一定是暖的啊!!可能写得太暖了有些OOCˊ_>ˋ

但锤子也是会暖的啊!(咆哮

评论(36)
热度(480)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