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复健中

[肖根] MARK ME 「上」ABO肖根

Alpha!Shaw/Omega! Root
没错简单粗暴的ABO,OOC!!!!请自己避雷哈么么哒。
另有Alpha四叔和他的Omega宅出没~
上中下应该可以搞完ˊ_>ˋ

————


 "你应该标记她的。"

 高大的灰发搭档在拉动枪栓的时候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EXCUSE ME?"

Shaw翻了个白眼,手上动作却依然凌厉,毫不留情地扣动扳机打碎了几百米外一个倒霉蛋的膝盖。视线从容地移到旁边人的脸上,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前特工撇了撇嘴,"你那旺盛的荷尔蒙没地方放了吗?"

 他们正在二十楼高的废弃楼顶上孤零零地望着十字准星里的贩毒团伙,风冷飕飕地刮着Shaw的脸颊,让她心烦得要命。除了刚才得以扣动扳机的那几秒钟,她都觉得是煎熬。

Reese在麻利地整理枪械,风把他黑色西装的下摆吹起来,鼓动着衬衫,"I don't know,我以为你很在意她。"高个儿男人耸了耸肩迈开步子。

Shaw没接话,她把放狙击枪的包斜挎在肩上,从后腰摸出一把USP,跟上Reese顺便上膛。"你似乎并不因为Root是个Omega惊讶啊,Reese。"
"唔,抑制剂那类玩意儿Finch以前也用。"Reese不以为意,灰发特工一脚踹开楼道门,手里握着他的枪,"说实话在这件事上我还有点敬佩她,毕竟你很少见到隐藏得那么完美的Omega。"

 "她发情了,这代表着你不能用完美这个词。"Reese声音里的称赞意味太明显,Shaw尖锐地反驳,同时在Reese冲下楼梯的时候探出头去对着下方射击,"况且,你和Finch那套卿卿我我儿女情长的劲儿,真的不是我的菜。"

Reese在楼梯转角处转头来意味深长地看着面无表情端着USP的女人,"所以你没标记Root?"

 "你非要在标记这件事情上纠结吗?"Shaw恼怒地射穿了好几个人的膝盖,"我说了,我没准备好标记她,她也不想被我标记,就这么简单。"

 "可惜了,Shaw。"Reese在踹翻一个倒霉蛋之后对着她耸耸肩,"Root可说过你们两个天生一对呢。"


 天生一对?

Shaw承认,Root以前说这话的时候她纯当作调戏,没真的在意过。

Shaw是Alpha,还是个患有二轴的Alpha,对了她还是反社会。这就代表着她天生对某些东西不敏感,比如感情。Shaw自己也承认过,对于Root她是欣赏的,枪法,黑客技术,或许还有她漂亮的脸蛋。

 而Root,那个总是把自己包裹在各种各样的身份下面的高个(至少以前他们都认为她是)Alpha,虽然Shaw总是对Root凑近叫自己sweetie又些不满,但或许——或者是肯定地说——她是喜欢Shaw的。

 但即使这样,Shaw也从来没怀疑过Root的Alpha身份。

 神经质,大胆,精湛的枪术和她的气势——这一切都太Alpha了。所以即使Shaw在回忆时是觉得女人身上Alpha信息素味道比较淡,自己也从没有想多过。

 毕竟,她为什么要凑近去仔细闻Root的味道?

 很明显Reese和Finch也没想过,更何况她还改动了关于Samantha Groves的一大堆身份资料,成功糊弄了Finch。所以那天她和Reese坐在车里盯着号码顺便讨论枪械知识时,Finch打进来的电话让一切都向着奇怪的事态发展。

 "Ms.Shaw,请你尽快回到你的公寓,Ms.Groves需要你的帮助!"Finch的声音听起来很惊慌,一瞬间Shaw旁边那位Alpha就紧张起来,"怎么了,Harold?"说着手就伸到了钥匙处准备打燃车子,“发生什么了?”

 "Mr.Reese,这件事情很复杂,请你在原地继续盯着号码。"听见自己Alpha伴侣的声音让Finch安定了些,但他仍然紧张地催促着已经沉下脸打开车门的Shaw,"Ms.Shaw请快一点,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Ms.Groves正处于危险之中。"

 "Relax,Finch。"Shaw关上车门,庆幸自己今天穿的是军靴,她活动了一下脖子,"对那个小黑客又些信心,我敢相信一时半会儿她能应付过来的。"

 "恐怕这一次不行,我无法联系到Ms.Groves,是机器发来的消息。"Finch的声音紧绷,Omega在那边紧张地敲击着键盘,"我从你街道旁边的摄像头发现已经有超过五个的Alpha进入公寓楼了,所以请一定要赶快。"

 "路上呢。"Shaw跑了起来,所幸他们蹲点的地方离公寓楼并不远,"那么多Alpha去那里干嘛。"

 “毫无疑问,是被什么吸引了……”耳机那头的Finch顿了一下,"或许之前我们对于Ms.Groves属性的定位是错误的。"

 "什么意思。"奔跑让Shaw的声线又些不稳,她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Finch张了张嘴,小心地说,"Alpha聚集在那里是因为那里有对他们吸引力极强的Omega的信息素。"

 "Root是Omega,现在因为某种原因她发情了。她的信息素对于那些Alpha来说无疑就像个炸弹。"

Shaw像黑豹一样的眸子瞬间沉了下去。


 前靛蓝特工在某种不知名的恼怒情绪下一口气撂翻了好几个试图冲上楼梯的Alpha,在上楼的时候顺便把外套脱下来扔到地上,这样后面任何想要上楼的Alpha都闻得到她充满攻击性的味道。

 希望这些蠢蛋们能够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Shaw眯着眼睛,还没有被荷尔蒙完全冲昏头脑的Alpha赶快举起手表示自己会乖乖走出去。发情的Omega是很诱人,但不值得丢掉性命。

 也不怪他们。Shaw皱着眉头深吸一口气,Root的味道太他妈好闻了。 
 
Omega的气味涌进她的鼻子再冲进她的大脑激起Alpha的本能反应,然而在Shaw的每一个脑细胞都意识这是Root的味道而不是随便某一个Omega时,属于Sameen Shaw整个身体都跟着兴奋起来。

 同时她也更愤怒了,三两步冲到她的楼层,几个Alpha闻到新的竞争者的味道朝她冲过来。这个时候Shaw真的无比感谢在做特工时受过的那些训练,这一层的气味已经浓得足以让每个Alpha变成只用下半身思考的傻子,她还可以抽空看一眼房间门。

 很好,这些蠢蛋们很明显没想出来比徒劳撞门更好的方法。她侧身躲过一阵拳风,借助墙壁登上去双腿夹住那个最强壮但是胸大无脑的男人的脖子,男人因为骑在脖子上的重量而野兽一样地嚎叫着,从腰部抽出一把刀子胡乱挥舞,割伤了Shaw的手臂。黑发女人因为痛感瑟缩了一下,眼底闪过危险的光。Shaw腰部猛得发力一个扭身,男人被勒得眼珠暴突,摇摇晃晃重心不稳地跌下了楼梯。

Shaw站定之后还有几个Alpha试图扑上去,然而她实在没有那个耐心,Root的信息素冲得她的脑子想爆炸。Shaw从后腰拿出枪,麻利地射穿了他们的膝盖,然后把嚎叫着的傻蛋们推下楼梯。

 "我很确定你们摔几下也没事的。"Shaw听着身体滚下楼梯的声音,抹了抹手臂上的血口,舔舐掉手指上的血迹后然后迅速掏出钥匙开门。

 "Finch,我回公寓了。"Shaw警觉地四处张望着。

 "Good,我已经让Mr.Reese来协助处理楼下的Alpha了,公寓楼的居民没有被波及到。号码Fusco警官会帮我们看住。"Finch听上去好像终于松了口气,"那么,祝你好运。"

Shaw翻了个白眼,把耳机扯下来随意扔在地上。Alpha翕动鼻翼嗅闻着信息素追踪着一路向卧室走去,她能感觉到唾液在口中聚集和下腹的紧绷感。

 "Root?"在进入卧室的时候她还是试探地叫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应答。Shaw扭开门,信息素瞬间又上升了一个浓度。女人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Shaw皱着眉头走进,努力不让自己的视线停留在散发着美好气味的裤子上。

Root看上去像是昏迷了。

 "Root?"Shaw又叫了一声,她还试图拍拍女人的脸颊,然后突然发现女人手里拿着个眼熟的东西。

 电击枪?

 所以说这个女人是把自己电晕了吗?

Shaw翻了个白眼。

 "Sameen......"

 房间里强大却熟悉的Alpha味道让Root醒了过来,她像一只小兽一样呜咽着Shaw的名字,眼神还有些涣散,身体就开始朝着Shaw靠近。

 “嘿,你还好吗。”Shaw吞了口唾沫,极力想要抑制住身体本能的冲动。Root眨了眨已经湿润的眼睛,然后无力地扯起微笑,“我现在一团糟——”她说话带着些鼻音,没有平时那股子凌厉劲儿,却仍然有Root式的撒娇挑逗,“你能不能帮帮我?”

Shaw好想吻她,事实上Shaw也这么做了。一切都是因为该死的荷尔蒙。Shaw尝试着说服自己。

Root因为Shaw舌头的入侵哼叫了一声,难耐地拱起身子与Shaw贴紧,她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Shaw因为满嘴的甜美味道而呼吸粗重。她的手已经顺着Root的性感腰线滑了下去,试图脱掉女人的裤子。

 “等等……”女人突然抵住她的胸口,因为泛滥的情潮有些失神。

 "Sameen……不要标记我……"

Shaw像是被泼了盆冷水,一瞬间不知道这种失望是从哪里来的。她也没想过要标记Root,这有些奇怪。

 只是Alpha在面对Omega时的天性使然,Shaw告诉自己。

 "我不会的。"特工恶狠狠地咬住女人的锁骨。


 接下来的记忆就是美妙的模糊了,Root常年被抑制的发情终是来得气势汹汹,Shaw也就抱着打炮的心理在公寓里呆了整整三天。最后当她醒来的时候,Finch的电话已经打来了。

 "我希望你还过的愉快,Ms.Shaw。"Finch声音传过来,Shaw揉了揉眉心,身体愉悦地舒展着。

 "我希望Ms.Groves也好。"

 "她好着呢。"Shaw撇了一眼旁边筋疲力尽还在睡着的Root,女人软软的棕发靠在枕头上,睫毛微微颤抖着,身体平稳地起伏。Shaw突然意识到,或许这是Root最真实最没有防备的时刻。

 "Root的发情期已经过了。还有,Finch,我公寓好多东西都要换了,记得打钱给我。"她们怎么可能只在床上做呢?Shaw撇开思绪环视了一下一片狼藉的房间,觉得自己的房子可能要重新装修过。

 挂掉电话,Shaw转头又盯着沉睡的Root看了一会儿,莫名有些想抱住她的冲动。

No。

 立马从脑中拒绝了自己,Shaw干脆利落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又是荷尔蒙。

 她可从来不喜欢再被荷尔蒙左右。


Shaw提着甜甜圈和咖啡回到一团糟的公寓时,Root似乎已经走了。

Shaw扫了一眼Root放在桌上的纸条:"谢谢你亲爱的:)"她撇撇嘴直接把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Shaw在卧室转了一圈,她可不相信Roo t是光着身子走的,肯定她的机器上帝在那里给她找了点穿的来。

Shaw看了一眼扔在地上的一塌糊涂的衣服,耸了耸肩晃悠回也是一塌糊涂的沙发,决定把帮Root买的那份一并吃掉。


——TBC——

你们信不信这篇我打算开虐的…
顺便,如果我没想好如何啪的话这篇ABO就只能走肉渣风了……

评论(57)
热度(387)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