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细菌菌
「推荐妥善使用合集功能」
微博:细菌菌Siber
!!不拆不逆执着型选手!!
POI | RF 肖根
火影 | 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吃过去式,有鬼鼬倾向

[肖根] MARK ME「中」ABO肖根

Alpha!Shaw/Omega! Root

自主避雷么么么么

写完这个我就差不多也是个废人了(。


——————

  令Shaw有些没想到的是,那天趁着她出去买早餐就跑路了的Root竟然在第三天早上就回到了地铁站。

  "早安,亲爱的。"

  Shaw正坐在Finch的转椅上吃着她的早餐,听见女人的声音她才懒懒抬头。

  “你看起来不错。”身着黑色皮衣的Root带着笑意走近,伸出手指抹掉Shaw嘴角的酱汁,然后放进嘴里,"还有,牛排并不太适合做早餐。"酱汁的味道让女人眯了眯眼。

  Shaw抬起手臂擦了下嘴角,试图减弱Root刚才的动作带来的麻痒感觉。特工抬起眼睛地打量了一下似乎和原来没什么两样的女人,同时悄悄嗅了一下,在牛排浓郁的酱汁香味中找到了一丝Alpha的味道。

  唔,抑制剂。她皱了皱眉头。

  Root对Shaw的不应答似乎并不在意,她正侧着脑袋听着她的机器上帝说话。早已习惯的Shaw干脆集中精力解决她剩下的半块牛排。

  脚步声传来的时候Root转身对着进入地铁站的人微笑:"早安,男孩们。"

  "早上好,Ms.Groves、Ms.Shaw。"Finch弯下腰去解开大狗的绳结,Bear抖了抖身子上沾着的露水,欢快地朝着椅子上的Shaw跑去。Reese朝着女士们点点头打招呼。

  "有新号码?"Shaw把最后一块牛排从刀子上取下来塞到Bear嘴里,在大狗的尾巴拼命摇摆的时候询问,顺便舔了舔沾着酱汁的刀锋。

  "是的。"年长的Omega因为Shaw的动作而微微皱眉,紧而转向旁边站着的高个黑客,"我想Ms.Groves来这里的原因也是这样?"

  "我可是有一个随时安排任务的上司。"Root指指自己的耳朵,"她说这个号码要我们一起解决,Shaw。"说完还对着椅子上的小个子眨眨眼睛。

  "我想Root说的没错,Ms.Shaw。"Finch点点头,"这一个号码有些特殊......"

  "只要别让我饿着。"Shaw站起来拿上自己扔在一旁的黑色外套,顺便揉了揉Bear的脑袋,"一块牛排根本不够做我的早餐。"


 "Gaby Smith,我们的新号码,刚满20岁。"

  Shaw坐在主驾驶上无聊地嚼着今天的第四个汉堡,炸牛肉的味道让她稍微舒服点,同时心不在焉地听着Finch的念叨。

  "她在一家服装店工作,我黑进了那里的系统,员工评价得了五星,很招人喜欢的一个小姑娘。"

  "所以?嫉妒的同事?"Shaw吞下嘴里的东西,目光隔着车窗落到不远处正在喂鸽子的女生身上,"我敢肯定那些到处抢东西的鸽子不是威胁。"

  "我们可不是因为她的员工身份收到号码的,Sameen。"副驾的女人伸了个懒腰,今天可是星期六,她们已经开着车跟踪Gaby一整天了,"Gaby是个刚觉醒的Omega。"

  Shaw的目光一下子扫过去,“你怎么知道的?”

  "之前手机配对的时候,闻到了味道。"Root毫不在意地说着,Shaw并没有在女人的表情上发现什么变化。

  "Ms.Groves说得对,这就是Gaby的特殊之处——下午的时候她利用员工电脑提交了Omega的登记单。但是我们还不能确定Gaby的Omega身份是个威胁。"Finch的声音有些犹豫。

  远处的女孩儿从衣兜里掏出了手机,"有人给Gaby发信息了。"Shaw看着微笑着在手机上敲敲打打的Gaby。很明显Finch也收到了,"是她的朋友Jack。"一阵键盘声从耳机那头传过来,"他约Gaby今晚去一个酒吧......哦还是一个专为Alpha和Omega服务的酒吧。"Finch听起来有些紧张。

  "看来今天晚上可以喝点东西了。"Root微微一笑。


  Shaw把车停在了路边。Gaby和Jack已经走了进去,而Shaw坐在主驾驶上,手指不耐烦地在方向盘上敲击着。

  "准备好了吗甜心?"Root凑过来,一瞬间Shaw的鼻子里充满了淡淡的Alpha香水的味道。

  而不是该死的,甜美的,Root的味道。

  Shaw甩了下头,"或许我一个人就能解决。"

  Root因为Alpha让她留在车上的潜台词有些惊讶,随即她嘴角又噙着笑贴近Shaw,似乎下一秒就要在那张紧绷的漂亮脸蛋上印下一个亲吻,声音性感得沙哑:"你是在担心我吗?亲爱的?"

  味道不对。

  Shaw极力压下那股冲撞着心脏的不适感,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拉开车门走出去。

  酒吧里人声嘈杂,音乐声和光影投射在每个角落里扭动的身躯上。和平常的酒吧最大的差别或许是这儿荷尔蒙的味道盖过了酒味。

  如果说平常Shaw释放出来的味道会让人们望而却步,在这里她的信息素就像是催情剂。在Shaw进门的那一刻就有几位Omega的视线黏在了她身上。

  "你好啊这位......”一个端着酒杯的女人朝着她走过来,姣好的身材包裹在暴露的短裙里,她饶有兴趣地从下往上打量着面无表情的Shaw,"......可爱的Alpha。"

  Shaw一点也不想搭理她,这个女人的味道包含着劣质香水和Omega的信息素,浓得她有些不舒服。况且,女人几乎是在靠近Shaw的一瞬间就在想方设法地往Shaw身上那蹭。

  "抱歉。"Shaw皱着眉头冷冷开口,然后抽身离开,留下眼里带着失望和满满好奇的女人,"看见号码了吗,Roo t?"

  "你需要放松一点,Shaw。还有要对我有点信心。"Root在耳机那头轻笑。Shaw抬头四处望了望,刚好看见Root端着两杯酒从吧台转身对着她眨眼睛,"别生气,我给你留了一杯,亲爱的。"

  Shaw刚想说话,就看见酒保在她面前停下,“那位女士送的威士忌。”她眯着眼睛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看见不远处Root得意的表情,"现在麻烦你当个诱饵,我则去陪小Gaby。"

  Shaw嗤笑了一下挑了挑眉,"我当诱饵?"

  "Sameen,谁能拒绝像你一样的,一个强大又可爱的Alpha呢?"

  在Root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带着气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Shaw眯了眯眼睛,按耐住大脑皮层一路传下去的电流。

  "okay。"Shaw的眼眸沉了沉,声音里带上了些笑意,"我陪你玩。"


  面前的Omega小姐害羞地接过了她递过去的酒,同时因为旁边几个女人略带兴奋的谈论而忍不住好奇地朝着人群中央望了望。

  Root一边喝酒一边向那边望去,Shaw就站在那里。原本扎成松散马尾的黑发被放下披在肩头,仍然面无表情的女人却因为那双眼睛而带上了些禁欲的挑逗。

  Root勾了勾嘴角,她的小甜心没让她失望。

  "So......"

  坐在旁边的女人突然出声,让Gaby回过神来。Gaby似乎意识到当有一个Alpha在和自己搭讪的时候,再去看另一个Alpha有些不礼貌,于是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哦抱歉Samantha......"

  "没关系。"女人微笑着,棕色卷发搭在肩头。Gaby害羞地勾起嘴角,同时视线忍不住瞟向女人黑色的指甲油。

  "你刚刚才觉醒,是吗?"女人的问题让Gaby有些紧张,但是Samantha的味道却莫名地让她安心,"是的,对不起我是不是闻起来很奇怪?"

  女孩儿不安地动了动,换来棕发女人一个安抚的微笑。"不,你闻起来棒极了。"她伸出手,帮Gaby理了一下垂到额前的碎发。

  "谢谢......"Gaby有些脸红,她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是说,你闻起来也很棒。"面前的女人眯了眯眼,似乎不太相信她的话。

  "真的!你闻起来......不像那些Alpha有太多攻击性,很平和。"Gaby的脸在灯光下红红的,"我喜欢你的味道。"

  "Gaby!"

  Root带着笑意抬眼看向气冲冲地走过来男孩儿。Jack紧盯Root,声音里有些紧张的敌意,"她是谁?"

  "Jack,别那么粗鲁!"Gaby连忙拽住Jack的手臂,同时抱歉地看了一眼Samantha希望她不要介意,"这是Ms.Samatha Grey,她刚才请我喝了一杯......"

  "喝了一杯?她可是个Alpha。"Jack气急败坏地抢过Gaby的酒杯,把里面的酒液全部倒在地上,"你不能随便喝其他Alpha送给你的酒!"

  男孩儿吼得大声,Gaby看起来也是惊慌失措,"Jack你干什么!我不需要你的过度保护!"

  "不需要?你现在不一样了!你是Omega!"

  原本只是安静坐着的Root突然皱起眉头,空气中来自Jack的味道正在变化。

  "你需要我的保护!"

  "为什么?因为你是Alpha?"Gaby尖叫着,突然看见Jack外套口袋闪过一点寒光,Root下意识地立马想阻止,却在下一秒看见Jack已经把注射器扎进了Gaby的脖子。

  "因为我是你的Alpha!"Jack声嘶力竭地吼着,眼眶发红,信息素的味道前所未有的浓烈,"你只能是我的Omega,我的!我——"

  Root两下打晕了Jack,赶紧蹲下去查看软绵绵瘫倒在地上的Gaby。

  "Samantha——"可怜的女孩儿全身都在颤抖,声音里满是哭腔,"我觉得好奇怪,我不想死——"

  Root把她脖颈上的注射剂拔出来,"冷静点儿,你不会死的。"

  在气味猛地涌进Root鼻子的时候,她明白了什么。的确,Gaby不会死。

  她怔怔地看着无助地呜咽却逐渐散发出浓烈的甜美气味的女孩儿,几乎要忽略了身后慢慢向着她们聚拢的Alpha。

  "这游戏好傻啊,Hanna,我不知道你干嘛玩这个。"

  "因为我马上要去俄勒冈了。"

  Samantha Groves唯一的朋友Hanna,刚觉醒的Omeg,在那天傍晚上了那个Alpha的车后再也没有回来。


  "天哪,有个Omega发情了。"刚才还围着她津津有味说话的女士们现在都惊恐地捂住嘴往出口跑。

  空气里Omega的甜味逐渐上升到一个可怕的浓度,Shaw沉着脸快速向那边靠拢,在这种Alpha聚集的地方发情简直是等着被轮。

  Root刚刚才过发情期,她也有可能被影响。

  一瞬间黑发女人爆发出来的气势让周围的Alpha吓了一跳。Shaw三两步拨开面前挡路的野兽们,在包围圈的中央还不得不和几个Alpha动了手。

   “嘿。"她揉了一下刚才被打到的肩膀,闪到正蹲在Gaby旁的Root前面。Shaw甩了甩脑袋,发情的Omega味道有点扰乱她的脑子,"我们得离开这里。"

  Root抬起头看了一眼背对着她的Shaw,几乎连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因为Shaw的味道而镇静了些。黑客拖起一塌糊涂的Gaby,抬眼准确地看向摄像头。

  “后门的位置。”

  酒吧里剩下的Alpha因为Omega被抢的行为不满地低吼着,试图冲上去拦住Root,却被Shaw挡了下来。

  “唔。”Shaw眯着眼睛活动了一下脖子,Omega的信息素激起了她杀戮的欲望,"你们得先打赢我。"


  Shaw神清气爽地打开车门的时候瞬间被Gaby的气味冲了一脸。"天哪。"她连忙关上门,大口呼吸了会儿新鲜空气。Root也下了车站在路边,把Gaby的气味关在车厢里。

  "所以,我们怎么解决她?"Shaw有些别扭,毕竟她们都知道,如何解决一个发情的Omega。Shaw认为自己用了一个委婉的方式询问。

  Root侧着脑袋没说话,她的表情看上去很疲惫。“我知道了。”黑客低声对着她的机器上帝。

  "嘿,你吓到我了。"Shaw有些不满,同时怀疑是不是信息素影响到了她。

  "Shaw,你应该和她回去。"

  "哈,你开玩笑吧。我现在和她呆在一起还不弄死她?"Shaw不以为意地耸耸肩裹上外套。

  面前的女人却没再说话,她拢了拢头发。等了半天Root却也没有展开她挑逗的微笑说哦甜心这只是个玩笑。

  不,Root是认真的。

  Shaw觉得心好像被死死揪住,以为在酒吧已经被消化完的怒气瞬间又被激了出来——

  "你认真的?"Shaw甚至都没发现自己在难以置信地喘息,她是真生气了。特工攥紧了拳头,发誓自己是真的会给这个女人一拳,"你就那么想我......艹别人?"

  最后三个字她说得很艰难,但话说出口Shaw就有些后悔,荷尔蒙似乎又让她把某种不应该属于自己的情感暴露在了Root面前。

  站在面前的女人只是冷静地看着Shaw,"刚才我被分配了新任务,而且这是最佳选项,Shaw。"

  这就是一切的解释,最佳选项。

  Shaw觉得自己突然明白了什么——碰巧Shaw和Reese只在几个街区之外蹲点,碰巧Shaw那天穿的是军靴还能跑得动,碰巧她还有能力搞定那些在门口徘徊的Alpha——偏偏Shaw还是个经验丰富又冷静的Alpha,能够忍住标记的天性,能够不弄伤已经昏迷的Root。

  Shaw心里快要被这样的想法弄爆炸了。所以那天Sameen Shaw只是机器在特殊情况下找到的最佳选项。

  而Root只是遵守了机器的选择。

  聪明的机器。

  Root自认为是一个伪装得很棒的Alpha,这代表着她平时几乎不会被Alpha的气势压倒。但这一次,她也几乎被扑面而来带着怒气的信息素弄腿软。“Sameen——”她试图让特工冷静下来。

  Shaw定定地看着Root,身体因为粗重的呼吸而起伏着。

  她们瞪着对方,直到Shaw从鼻子里冷漠地哼出一声,打开车门坐进去。在一拳打碎了主驾驶的玻璃后,Shaw一轰油门,Root站在原地看着车子绕了个弯然后消失在黑夜里。

  "Sorry。"

  耳机里突然响起的机械声音给了她一点安慰。

  "不,你永远都是对的。"Root深呼吸了一下,空气中最后一丝Alpha的味道仿佛都被她吸进了肺里。

  "现在,新任务是什么?"


——TBC——

万万没想到有那么多小伙伴喜欢这个不仅没肉还很狗血的ABO

(惊讶脸(被打。

十分感谢各位!么么哒~

评论(44)
热度(367)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