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复健中

[肖根] MARK ME「下」ABO肖根(完)

吐血三升,强行爆肝完结!!
下一次开这种我真的要慎重考虑了……
感谢阅读w


———


  Shaw沿着人行道慢慢走着。

  道路上并没有什么行人。这在纽约虽不常见,但她喜欢这种感觉。孤独就像她的精神病痛一样,是除了冰冷枪械以外的另一副盔甲。

  何况这样她去买三明治的时候还不用排队。

  Shaw又咬了一口手中的食物,享受到黄芥随着厚实的面包一同进入口中的感觉。微辣的酱料在舌尖上带出一道愉悦的烧灼感,稍微咀嚼了下就迫不及待地被喉头送了下去。食道微微发胀的感觉让她舒服地眯着眼睛舔舔牙齿。

  舌尖火辣辣的疼痛刺激着唾液腺。Shaw轻轻动了动舌头,感受到熟悉的烧灼和麻痹感。

  就像Root的那个吻。

 她还记得被信息素烧得眼神迷离的女人是如何捧起她的脸贴上去,像是邀请一般微张嘴唇,直到她们柔软的舌头第一次相触。麻痒的感觉一路从舌尖传到下腹,带起酸胀的难耐。

 然后女人对她说:“这是最好的选择。”

  Shaw的脸沉下去,包装纸被使劲揉成一团攥进她的手里。


 行人稀少的街道上汽车制动的声音就变得尤其明显。Shaw把手放在外套口袋里保持着不疾不徐的步行速度,原本并不准备理会自己的跟踪者。但身后的汽车不但不识相,反而变本加厉慢慢加速。当黑色轿车几乎与她并排运动的时候,Shaw终于忍耐不住猛得转身,黑着脸死死地盯着紧闭的车窗开口:

 “Reese,是Finch听不懂,还是你的耳朵也有问题?”

 “……你也下午好,Shaw。”车窗缓缓摇下,Reese靠在椅子上懒懒地打了个招呼,好像直接忽略了搭档的臭脸色。

 男人探出头看了看Shaw手里已经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食物包装纸,接着挑了挑眉,“很高兴你已经吃过了。”

“我说了,我暂时不想再接号码。”Shaw很不耐烦,她不准备再说话,转身瞄了瞄就把包装纸精准地扔进垃圾桶。

 对着完美的抛物线行了个注目礼后,男人转过头看了看Shaw的脸色,斟酌着开口:“我知道你和Root在某些事情上……”

 女人从鼻子里哼了声,表示并不想谈这个。

Reese张了张嘴,似乎也有些尴尬:“……所以我们也不会难为你。这件事就当是为了Finch。”

 女人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她弯下腰,一字一句地说:

 “第一,别拿Finch来威胁我。”Shaw和一脸真诚的Reese对视着,同时危险地眯眼,“第二。”

Shaw的眼神有些闪烁,却在下一刻夹带上了怒气:

 “那个女人又惹了什么麻烦?”

 “上车。”Reese按开车门发出啪嗒一声,同时对着Shaw挑眉:“路上说。”

Root失踪了,从Shaw带走Gaby那天晚上开始。
 快要气炸只顾着带着满身荷尔蒙飙车的Shaw自然不会想到去找她,更不用说老是夹在中间尴尬的Finch和Reese——何况作为机器的执行界面,那女人的行程总是忙碌又复杂。

 就算什么事情发生了,Root耳朵里还有个上帝呢。

 这同时代表着,要是Root真的出了什么事,唯一能够通知小队的,就只有机器了。

Finch从电话亭收到的只是一如既往的一串数字。奇怪的是,Finch并没有在ID库里面找到适配的纽约公民。

 这个高度加密隐藏的号码激发了偏执狂Finch极大的好奇心。终于在采用了多种算法之后,Finch才稍微有了头绪——一个假身份指向另一个,到社保号的真正主人出现在电脑上的时候,原本该享受成就感的Finch却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Samantha Groves…”

 缓缓念着这个熟悉的名字,男人操纵鼠标缓缓下移页面,随着屏幕上的信息纠起眉毛。

 这不是社保号,而是登记中心的初始号。深深的掩藏在一行行代码之下,它随着拥有者的身份一起深深掩藏在了一行行复杂的代码之下,却又被残忍扒开,暴露在Finch面前。

“…Omega。”
 

 “带上这个。”

Shaw把视线从微型望远镜上挪开,伸手接住Reese抛过来的东西。

 “防毒面具?”看清之后Shaw皱了皱眉头,她已经脱下了外套只剩下适宜战斗的背心,带上这个只会给她增加负担,“你确定需要这个?”她怀疑地皱皱眉头。

Reese忙着在后备箱里准备武器,只解释说可能会用到。Shaw撇嘴决定不与他争辩,还是把面具固定在战略腰带上。

 “请一定注意安全,Mr.Reese,Ms.Shaw。”

Shaw正检查着自己的手枪,年长Omega的声音随着耳机传过来,带着满满的担忧。原本Finch想在场外做战术支援,却由于这次行动的特殊性被Reese拒绝了。

 “这是一场绝对会涉及到信息素的战斗,请一定注意安全。”Finch忧心忡忡地告诫着两位Alpha,“他们的屏蔽工作做得很好,进去那栋楼之后我恐怕就没办法与你们联系了。”

 “别担心,Finch,我们能搞定的。”Reese咔哒一声上了枪栓,全然不顾自己坐在电脑后的伴侣很有可能被这声音吓一跳,“不要想我哦。”

 “……我强烈建议不要说这样的话,Mr.Reese。”

 “你们可以过会儿再卿卿我我吗?”Shaw低声说着。她望着大楼,呼吸又些沉重。手心里冰冷的USP让她稍微安心了点,但丝丝令人无法忽视的颤抖还是随着每一次心脏的跳动自身体深处传出来。

 这可不是平常出任务的紧张感。Shaw有些无法定义这种情绪是什么。

Root,Omega,曾经她从来没有尝试着放在一起的词语却在这几个星期内奇妙地形成了疯狂的组合——疯狂到Sameen Shaw的愤怒和迷恋全都被那个女人的味道搅和在了一起,她想要紧贴的唇瓣的温度,也想要牙齿刺破皮肤的血腥。

Shaw的眼睛有些发红,她试着深呼吸,但来自身体深处的愤怒几乎要烧着她。愤怒,她能感受到这个。

 “放轻松,Shaw。”高个搭档尝试着提醒她。Reese走在Shaw的身侧,“你的气味快要暴露你了。”

 这样最好。Shaw想。

 我会撕碎他们。


 在两人小队准备闯进这座树林里的废弃大楼的时候出了点小状况。

 守卫大门的是Beta,一个不会被信息素所影响的种族。最终在与耳机那头的Finch权衡之后,他们决定采取更保守的方式——从背面看起来像是员工通道进去。

 锁是老式的,并没有Finch擅长的指纹和密码之类的玩意儿。也就意味着,他们必须要用老办法来解决。

 “这可能会费点时间。”Reese摩拳擦掌,迅速蹲下去开始捣鼓门锁。

Shaw握着枪替他把风,却在偶然抬头的时候发现四楼的窗口留着个缝隙。

 特工移动视线,窗口周围可用作落脚点的老式栏杆都生了锈,不知道能不能承载她的体重。作为一个用做幌子的老式仓库。

 掩饰也做的太好了些。Shaw对着红锈的废铁支架腹诽,活动了下脖子和手腕:“Reese,我上去了。”

 特工退后几步,微微助跑了下,起跳后抓住栏杆迅速翻了上去。

 铁架发出尖利的吱呀声,Shaw闷哼了声,几乎没有停顿就以极快的速度离开再抓住手旁的窗框——在军靴离开那块废铁的后一秒,它吱呀地呻吟着,直直地掉下去。

Reese因为物体落到地上的闷响而站了起来,看见已经攀在窗口的Shaw后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其实我已经搞定了。”然后朝着她挥了挥手中沉重的大锁。

 女人没回答他。她对着Reese做了个手势,接手臂猛得发力,肌肉绷紧一个引体向上攀上去,贴近楼房的墙面。

 “好吧,里面见。”Reese将手枪上膛,身影迅速消失在门后。

 撬开窗户这类小活并没有耽搁Shaw太什么时间。靛蓝特工小心翼翼地推开玻璃爬进屋里,没有发现威胁后轻轻跳下,军靴点地没有发出声音。Alpha屏住呼吸,端着枪靠在墙壁上进入摄像头的死角,接着一枪射爆墙角的监视器。

 这似乎是一个小型会议室——文件在桌子上零散地堆放着。Shaw一边打量着房间,一边走过去抓起其中一张查看:“临床研究报告……”

 突然Alpha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一丝动静。Shaw迅速把那张纸塞进口袋,同时冷静地抬头,手臂稳稳地端着枪指向嘶嘶声传来的方向。

 通风口不断冒出淡黄色烟雾正快速扩散着。

Shaw的眼神暗下来,她迅速低头搜索了一圈,视线里突然闪过冷光。Shaw紧走两步,把不起眼的黑色小物件从盆栽里拿出来。

 “Shit!”

 这是另一个摄像头,她的行踪已经暴露了。Shaw低低咒骂了一声果断用枪托砸碎了它,Shaw按了按耳机:“Reese,中计了,这里到处都是监视器——”

 耳机里突然爆发的枪声让她耳朵一阵刺痛,Shaw身子一抖,身子弓起躲到桌子底下避开从门外扫射的角度,同时一手迅速把面具按到自己脸上:“…Reese?”

 “有些时候我真的挺讨厌机器的绝对正确。”好一会儿耳机那边才传来Alpha面具下的模糊叹息,接着那边传来枪支上膛的声音,

 “那边你需要自己解决了,Shaw。”


Shaw扣下扳机,帮着朝她小跑过来的Reese搞定了身后拔枪的守卫。

 在Reese走到她旁边后,女人才得出空档扯下面具,厌恶地扔在一旁:“这玩意儿不要让我使用第二次。”

 “我找到了些东西。”Reese皱着眉头,偏头看了看头发因为汗湿而贴在额前的小个子女人,从大衣里掏出东西递出去。

 “真巧。”Shaw有些费力地从裤子从口袋里拽出皱巴巴的纸张拍给Reese,“看看这个。”

Reese在Shaw换弹夹的空当读了读手中的文件,“…关于Omega的研究?”

 “似乎是强行转化一类的东西。”Shaw把Reese递给她的小药瓶顺手放回了男人的大衣口袋,向着又冲上来的更多守卫开枪。“如果真的像是刚才那个试图袭击我的Alpha说的那样的话,我们得赶快了。”

 “二楼右转第三个房间。我套话的能力不比你差。”

 刚才大门的守卫大概全都过来了。眼看着敌人越来越多,Reese沉着脸向着楼梯歪了歪头:“快去!”


 “Root?”

 门外还响着激烈的枪战声,Reese正在帮她拖延时间。Shaw端着枪环视了一下,这是像是一间手术室——当然,用实验室要更恰当一点。手术台很凌乱,估计是已经紧急转移了。

Shaw快步走过去,抓起一旁的药瓶。

 “……”

 女人拿着药瓶的手猛的攥紧。不仅仅是抑制剂,还有许多针对Omega的特殊体质的一系列药物,包括催情剂,

 还有更多足以毁害任何一个Omega的东西。包括那个自命不凡的女人。

Shaw愤怒地把柜台上的药狠狠地扫下带着些发着冰冷的金属光的药台。她的牙齿被咬得咯咯响,胸腔里的愤怒和无力感叫嚣着冲撞着——天知道Root已经被抓起来了多长时间。

 没了Finch和机器的帮助,她和Reese一开始就处于了被动状态,像两只无头苍蝇在这里乱冲乱撞,连Root的影子都没见到。

 挫败和沮丧像是要吞噬她。Shaw坐在手术台上,却被压在手术枕下的一根细丝吸引了注意力。
 “Root?…”

Shaw睁大了眼睛,把那根头发从枕头底下抽出来细细看了看。

Root的Omega身份……

Shaw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迅速跳起来往外跑去。
 “Reese,我知道Root在哪儿了。”

 推开门就立刻有几颗子弹呼啸着擦着她的头发射过,硝烟味激得Shaw舔了舔牙齿,抬手就是一枪射中敌人的眉心。她利用倒下的桌子当作掩体,加入了Reese的交火。

 信息素的气味混合着血腥味浓得可怕,即使是沉稳如Reese的Alpha也杀红了眼睛。

 “那就好。”他转头看了看身材侧Shaw,同时毫不留情地扭断了试图和他从背后袭击他的守卫的脖子,“我可不想再打下去了。”


Reese看了看面前紧闭的门,停下脚步向着Shaw点点头,“疯小姐就交给你了。”

 说完还要眨眨眼睛,生怕Sh a w听不懂他蹩脚的双关。

 Shaw皱着眉头挥手,男人拿起枪打着流血的伤口小跑过去解决追上来的守卫,帮Shaw打掩护。

 女人后退了两步对着门锁射击,接着
踹门前滚翻寻找掩体一气呵成。

Shaw稳住身子屏住呼吸。自她进门之后对方火力一点没减。她只是靠着墙冷静地计数。一秒,两秒,三秒——再多的子弹都有用完的时候,她需要的就只是这一两秒钟的时间。

 靛蓝特工迅速探出头去,用几发精准的子弹袭击了Beta的膝盖,余光突然瞟到角落里一堆惊恐的科学家中间那个垂着头,带着头罩的人。

 那头棕色头发烧成灰她都认识。

 Shaw呼吸一窒,就是这一瞬间的停顿让躲藏下阴影里的雄壮Alpha抓住了机会低吼着扑上来从后面勒住了女人。

 被勒住的Shaw眼神一沉,低头躲过斜上方势头强劲的拳风,同时右手迅速握拳挥出击中Alpha的下巴。肌肉虬结的Alpha愤怒地吼了一声,手臂鼓起更加用力地压迫Shaw的脖颈来。

 这个Alpha的体格很壮,气味也很有攻击性。Shaw憋红了脸挣扎着,指甲陷入他的手臂,因为发力和缺氧肌肉都已经酸麻起来。

 原本守在科学家身旁的另一个Alpha跑上前来,似乎决定和同伴一起结束这个难缠的小个子的生命。

 随着呼吸变得艰难,Shaw视线里都冒出了金星,她手胡乱挥动着,瞪视着慢慢靠近的Alpha——两个一起上的话,她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细胞中的氧气越来越少,特工的意识开始模糊。在被走近的Alpha挡住视线的前一秒,她隐约注意到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女人有了些动静。

 就当Shaw以为她的生命就要葬送在这里的时候,原本已经接近她的Alpha却猛然发出痛呼,接着Shaw背后的男人颤抖了一下,使在Shaw身上的力道突然减轻。

Shaw咬牙用最后一丝力气掰开还在钳制着自己却已经变得无力的Alpha手臂,使劲踹了他一脚远离自己。Shaw扶墙站定,耳朵里全是血液奔流的声音。她咳嗽着,感受着吸气时肺部的血腥味。

 她的眼睛因为缺氧已经有了血丝,却仍然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在脑门开花的Alpha身上补了几枪,颗颗直中心脏。

Shaw用还在带着血丝的眼睛望向另一边,穿着白色病号服的棕发女人正拿着枪扣下扳机,对着那个摇摇晃晃愤怒地朝她扑去的Alpha连射几发,直到沉重的身躯倒下,在地面晕出一片血泊。 

Shaw靠着墙壁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女人。身上的白袍都已经沾上了飞溅的鲜血,周围全是一枪毙命的可怜Beta科学家,还有被她射穿大脑的两个Alpha。现场看起来血腥极了,要是是Finch早就已经晕过去了。

 但这是Root,她站在那里就像个纯洁的恶魔。

 女人扔下空空如也的弹夹,转头对着Shaw微笑:“还以为你搞不定呢。”她语气轻松。

Shaw直起身子,拖着有些麻痹的身体向着Root跑过去。

 “I know you would come back for me.”面对向她冲过来的Shaw,Root似乎想展开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微笑,最终却只能扯动了几下嘴角,脸色说不出的差。

 Shaw仍然没说话,她继续靠近着强装镇定的女人。Root身体因为Shaw的靠近而有些极小幅度的颤抖,却还抬着下巴,保持着她的表情。

 “他们碰你了吗?”

Root很明显愣了一下,她呆呆地望进面前的黑眸。

Shaw的鼻子里满是熟悉的味道,却并没有觉得厌恶。像是意识到刚才的问话中的占有欲是多么明显,她不自然地抽抽鼻子:“…你还好吗,Root?”

Shaw不开心地发现这女人好看的眼睛里闪过的是惊喜。

 “我想还没来得及。毕竟我的骑士小姐已经来救我了。”Roo t眨眨眼睛,勾着嘴角回答。

 特工顿了顿,不自然地撇撇嘴,拉开与微笑着的女人的距离。“我们该走了。”她轻咳一声,恢复了之前的冷峻表情,“Reese还在外面只身抗敌呢。你也不喜欢Reese出了什么事回去之后Finch的唠叨吧。”

 “如你所愿。”Root笑呵呵地看着Shaw,接着换上了可怜兮兮的表情,“……你能抱我吗?我在手术台上躺了几个小时,腿软。”说完还对着特工小姐眨眨眼。

Shaw的眼神因为Root的话又变得危险起来:“……你做了手术?”

 “只是被捆在那里而已。”Root走到一旁的仪器,在操纵屏上敲打着,“还得感谢你和John精准地把握时间,不然我就得真的接受手术了。”

Shaw看着敲敲打打的Root翻了个白眼,翻了个白眼后还是乖乖弯腰:“上来。”

 棕发女人从一起旁边离开,满足地爬到Shaw的背上。

Shaw伸手稳住Root的身体,女人垂在头发丝弄的她有些痒,她不满地把它们吹开——Shaw几乎被Root的味道包围了。

 “…Sameen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的味道。”

 “我真高兴你还记得~那个Omega小女生怎么样了?”

 “……”

 “我知道你不会碰她的。”

 “那是一个发情的Omega,你觉得呢?”

 “你不会的。”

 “你知道?”Shaw偏头白了悲伤的女人一眼。

 “我就是知道。”女人在她肩膀上蹭了蹭,“你不会的,你要是碰了她,我就把她废了。只让你记得我的味道。”

 “……你下来自己走,力气看起来很足的样子。”


Root从浴室里走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身体被热水冲过的感觉好极了,身体柔软地舒展着。在那栋大楼里经受过的药物和精神折磨似乎都被热水治愈了——

 当然,还有Shaw的功劳。

Root嘴角噙着笑,向着床边沉默地擦枪的小个子走去。

 床因为另一个人的重量而凹陷下去。Shaw抬眼看了下微笑着的Root没有开口。

 小个子脸色冷静地沉默着。Root有些奇怪,却也没有说话,任由这种奇妙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

 “这个给你。”

Shaw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放下枪,将床头柜里的一个药瓶递给了Root。

 “小礼物吗?”Root原本微笑着接了过来,却在看清熟悉的标签过后变了脸色,“这是……”

 “我拜托Finch检测过了,有很大的几率会成功。”Shaw的视线一直停留在Root脸上,“他会帮助你玩成所有的转变工作。决定权在你。”

Root低下头看着手里的小瓶子。

 变成Alpha——这似乎是她一直以来最想要的东西,却是在她人生中的前二十年的确是这样。

Root脸上突然闪过一抹微笑,她懒懒地把身体倾斜过去,同时毫不犹豫地把药瓶扔到地上。

 “谢谢你的好意,Sameen。”她勾起嘴角望进女人的黑眸,顺势将小个子推倒在床上,指尖划过她的锁骨。

 “但现在…我不想要这个。”

Shaw灵敏的鼻子捕捉到了Root的味道,那种动情时逐渐浓郁的甜美的味道。她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放在女人光裸的腰间。

 “我要你……”感受到腰间被握住传来的压力,上方的女人轻喘一声,弯下身子在Alpha的耳旁低喃:

 “Mark me,Shaw。”

 满意地感觉到腰被施加压力紧贴身下人的胯部,Root得意地笑着,下一秒被咬住了耳垂的电流感让她呻吟出声。

 “Well……我被你拒绝了那么多回……”

 在她耳边呢喃的Alpha声音低沉,带着沙哑的情欲,“标不标记,恐怕这一次由我说了算。”




——FIN——

无论O不OOC还是算了结心愿~感谢喜欢这篇ABO的各位~所以大概会整个适合我的轻轻松松的番外。
写了两个星期的我表示累,请各位手下留情尽量给我些爱的夸奖吧(哭

番外预告:
Root:Sameen她怎么都不肯标记我(哭
Reese、Finch:……没脸看(叹

格式有空再改,考试去了(。

评论(65)
热度(414)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