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复健中

[肖根] MARK ME 「番外(一)」

大家好!MARK ME的番外生了一点出来!

我会努力完善这个脑洞的~也再次感谢各位的支持w

大部分的评论可能要下周才能回复w

我有一种番外会比正文长很多的感觉,于是认命标了(一)....

ENJOY:)


————

对于Root,Reese采取的态度一向是,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就好。

  毕竟你不能要求Alpha对曾经绑架过Finch(还不止一次)的神经质女黑客表现出足够的善意。即使现在这个女人已经成为了古怪小队中的一员,可能还救了他们每个人一到两次的命,但是Reese就是没办法和这个女人正常相处,特工先生把这归结成他和玩儿电脑的人之间的天然隔阂,,或许还有些独占欲和保护欲在里面。总而言之——没办法解决。

  无论如何,Reese和Root之间的氛围很奇怪。

  但同时,Reese不得不承认,即使是他,对这个女人也有些好奇。

  仔细想想——能让Finch称赞、能成为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工智能的执行界面、还能让Shaw吃瘪的人,这世界上除了一天到晚神经质微笑着的Root,还真找不出第二个。

  而Root身上不断迸发的特质让人惊讶。也正是因为这个,在Root正式加入的时候小队成员们都理所当然并且毫无争议地接受了。没有任何一个人认为Root不够格,也没有人认为在Root身上有什么事不可能的。

  这也就解释了Root是Omega这个本该是爆炸般的新闻,也只是让他们耸耸肩膀而已。

  冲着这些,Reese可以勉强说一声——Root确实很厉害,或许有一小部分Reese还真的挺敬佩她的。这或许就是他接受了Root的神经质的原因。

  但最近,自从Root被Reese和Shaw从那个奇怪的实验大楼就出来后,似乎神经质得又些过头了。

  Reese心情不错地提着新鲜出炉的早餐从唐人街的隐秘入口走了进去。两只手都被占满让他在自动售货机那里遇见了些麻烦。但Reese可是一流的特工,于是他自然顺利简单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不过Reese想即使是他,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就被撞了满怀时也无法反应过来。

  "嘿!"

  女人不满的声音几乎在耳旁炸开,Rees咧咧嘴,瞬间感觉到打湿的衬衫上绿茶的味道,还有胸膛上有些烫人的温度。

  "Shaw......"Reese有些踉跄地退后一步,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和脾气暴躁的女同事打招呼:"你也早上好。"

  "嗯。"Shaw匆匆回答。她只是撇了眼Reese胸前被打湿的衬衫,眉毛纠结在一起,似乎很是匆忙。

  "你真贴心。"最终Shaw还是决定像是个正常人一样评价Reese手里的食物。Reese刚想问Shaw要不要来一个甜甜圈,女人下一句话就把Reese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不过Harold肯定现在没心情吃。"Shaw语速有些快,她假笑了一下,破天荒的没有伸出手去抢甜甜圈,只是对着Reese敷衍点点头。

  Reese疑惑地站在原地目送女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紧接着特工耸耸肩,决定不再纠结,转过去准备往通道里面走。

  男人的脚步突然在踏进自动售货机时停下,鼻翼微微翕动像是在辨认空气中的味道。在感知出来之后郁闷地叫了一声。

  他知道刚才Shaw为什么几乎是落荒而逃了。

  越往地铁站里面走,原本淡淡的香气就越变得浓起来。Reese用端着剩下半杯的煎绿茶的那只手徒劳地在空中挥了挥,却只让Omega的味道更多地钻入他的鼻子。

  作为已经稳定结合过的Alpha,非发情期Omega的气味最多就是让他觉得好闻和身心愉快而已。平心而论这个Omega的味道并不难闻,甚至还挺好闻的。

  但Reese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糟糕透了。

  他大踏步地走进去,途中皱着眉头看了眼坐在长椅上把玩着手铐的卷发女人,说真的,上一次Shaw用过后那副手铐就没人取下来吗?!

  Root抬头对着生无可恋的Reese笑了笑,Reese连忙指指车厢,表示自己只是来找老板的,紧接着快步走进去。

  "Finch?"

  不出意料耳根通红的年长Omega正坐在电脑前装模作样地敲代码,努力装作根本不受气味影响的样子。听见员工的声音,Finch像找到救星一样猛得站起:"哦谢天谢地Mr.Reese!"

  仿佛是发现自己的失态,Finch有些尴尬地抿了抿唇,一手接过Reese递过来的煎绿茶杯,同时压低了声音:"我想Ms.Shaw和Ms.Groves......"

  "我知道。"Reese的叹息打断了Finch,特工点点头一副理解的样子。他无奈地指了指明显浸湿还散发着绿茶味道的衬衫,Finch顿时明白了手中的煎绿茶为何会空了一半。

  "我们不能让女士们这样发展下去了。"Finch捧着煎绿茶小声而严肃地对着Reese说,"不单是Ms.Groves的荷尔蒙可能会在执行任务时带来不必要的风险,更重要的是——地铁站里的气氛很奇怪。"戴眼镜的中年人叹了口气,蓝眼睛下面闪着忧郁,似乎很是困扰。他嘟囔着:"这些气味......我担心如果情况愈演愈烈,我就只有呆在教授的小公寓里办公了。"

  Reese歪歪头,觉得伴侣说的不无道理。

  如果任由Root和Shaw这两个玩下去,只怕小队就变成了个荷尔蒙和白眼的发射场地。他倒是乐意事情变得有趣点,但Finch明摆着已经决定不介入年轻人的游戏了。

  "好吧,我会找Shaw谈谈。"考虑了一下,Reese叹口气,微微低头也压低了声音回答Finch,“但是我不确定我能和Root——”

  "聊什么呢,男孩们?"

  随着女人的声音一同进来的还有些她的味道,不过很明显已经淡了许多。其实在Shaw被气跑之后Root就不准备玩了吧,Reese抽抽嘴角。

  Root走进来准备枪械,像是收到了新任务。Reese想着Finch让他和她们谈一谈的话,鬼使神差地把装甜甜圈的盒子递了过去:"甜甜圈?"

  Root满眼惊讶地抬头,明显对于Reese的行为很是奇怪。女人用他的棕色眼睛疑惑地看着面前很是尴尬的两个男人,最后Root闪出一如既往的微笑,“谢谢。”Root拿了一个甜甜圈叼在嘴里,接着把手枪插在后腰。

  "回见,男孩儿们。"她拿起装满了武器的包,似乎心情不错地对着Reese和Finch摇了摇手中的甜甜圈,踩着高跟鞋消失在出口。

  Shaw说的对,Finch今天确实没有心情吃早餐了。不仅是因为刚才Root上演的那一出荷尔蒙好戏,还因为这个女人好死不死拿走了甜甜圈套餐中他们最喜欢的那个。

  不,他错了。

  Reese重重地叹气。

  对于那两个女人都应该第一时间避开才对。


  中场休息。

  Shaw收起整齐排了一地枪械,伸了个懒腰,满身轻松地往角落的冰箱走去。

  肚子里早已被炸鸡填得满满,特工小姐打开冰箱门的时候,手指只是在各种酒类之间犹豫。最后她拿了两罐啤酒,反手关冰箱门时眼睛都没抬就把手中的东西递了出去。

 站在阴影里的高大男人根本不指望Shaw不发现他。Reese走近冰箱,Shaw的手往男人那边再抬了抬,Reese耸耸肩接过有些冰手的啤酒,站在一旁,看着队友放松地拉开铁环随手扔掉,然后灌了一大口。

  “......所以,你回来要衬衫的干洗费?”

  拿早上的事情随便打了个哈哈,Shaw半阖着眼睛只顾着喝酒。今天的霉运似乎上午在地铁站遇见Root时就已经用完了,号码处理得异常顺利——还没到晚饭时间她就已经把那个吃饱了撑要塞炸弹的快递员打包交给了Fusco,所以她理所当然犒劳了自己一顿炸鸡。

  据她所知Root下午已经离开去某个地方处理相关号码。莫名觉得有些无聊的Shaw留下来准备好好清理一下军火储备。

  端端正正坐着擦枪的Shaw却老是想起Root上午在地铁站的性骚扰。那些微微挑逗却不着急的味道、手指隔着衣服擦过腰线的酥麻感觉.....Shaw的眼睛暗了暗,微苦的啤酒流过食道的感觉很爽,舌尖剩下的刺痛更是让她有些难耐。

  轻咳一声抓回思绪,Shaw这才发现一旁的高个男人久久没说话。

  “干嘛,和老板闹矛盾?”

  Shaw啧了声,对于需要自己找话题打破沉寂很不满意,她皱着眉头撇了一眼一直没说话的Reese。已经是深夜,她只在地铁站里开了一盏灯,特工的眼神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严肃。

  “你和Root......”

  过了半响,Reese才开了口,有些欲言又止。Shaw只是斜着眼睛歪了歪头,表示她不知道把她和黑客的名字合着念一遍有什么意思。见Shaw并没有反应过来,Reese轻咳一声,调转眼神不和小个子女人对上。

  “......你们到底在一起没有?”

  “天啊。”

  Shaw猛得翻了个白眼,后背砰地撞在冰箱门上,里面的玻璃瓶似乎都碰撞在了一起。

  她用空着的一只手扶住了额头:“半夜三更你来这儿就是要问这个?”Shaw听起来有些恼怒,她伸出指头警告般指了指男人,“Reese,你再敢说一遍我就拿你试刚刚擦干净的枪。”

  接着她又难以置信打量了下全身都写满尴尬的Reese,很是嫌弃地咬着腮帮子开口:

  “还有,别说什么‘在一起’这种甜甜蜜蜜的词语,我们是亡命天涯顺便救救倒霉蛋的前杀手,不是坐在苹果树下卿卿我我的小情侣。’”

  “至少Root在耳机里喊过很多次你.....甜心。”Reese自认为选了个最隐晦地例子,却又不得不承认让那个单词滑过自己的舌头的感觉有些微妙。男人歪了歪头显示出自己的无辜,顺便补充,“大部分还是在公共频道。”

  “得了吧,你觉得我喜欢吗?”Shaw的白眼都快翻到后脑勺去了。

  他们站在冰箱旁边沉默了一会儿,一直到Shaw手里的啤酒罐被扔进了垃圾桶,小只的那个才终于忍不住。

  “所以你是要我去找她谈谈什么的吗?谁知道那个黑客会不会用更激进的方式表达那种不健康的......”

  迷恋。

  Root对她,或许还有她对Root,她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这个单词只能不上不下地卡在Shaw的喉咙里,她恼怒地哼了声试图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只是老板有些受不了年轻人旺盛的荷尔蒙。”似乎还是有点用。Reese看着情绪已经变化的Shaw,在心里默默想。

  接着他耸耸肩,接着对着Shaw暗示地眨眨眼睛,“你就不能多消耗点Root的精力吗?”

  对于Reese不能再明显的暗示,Shaw脑袋倒是清醒了过来,她半是有趣半是威胁地眯起眼睛。

  “这是我的游戏。”她慢吞吞的说,“而且我不介意和她玩下去。”

  “更何况,你看见之前她是怎样的了。”Shaw接着说下去。小个子像一只危险的黑豹,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在玩够之前,我是不会给她想要的东西的。”

  同样,Root也不会给她。

  Reese看着面前的Alpha女性像追逐猎物般兴奋地样子,突然就想起了刚开始时他写在随身小本子上那些凌乱的句子。

  “很有钱”、“腿有伤”、“火腿蛋松饼”。

  这些小小的,令人激动的试探和仿佛一个眼神就能燃起战栗的感觉,其实Reese比谁都清楚。

  Reese自己做了个决定——他不想再干预Shaw和Root的游戏。

  反正Shaw和Root没玩够是不会收手的,玩够了也是水到渠成。算了,就让她们在享受平静的中年生活之前放纵自己和对方玩这种危险游戏,又有何不可?

  “Shaw,”Reese在走出门前转身,带着笑意冲着拿着啤酒的Shaw眨眨眼:“HAVE FUN.”

  至于Finch那边,他会想到方法的。


——TBC——

所以还是没标记。

下周见!


评论(27)
热度(262)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