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细菌菌
「推荐妥善使用合集功能」
微博:细菌菌Siber
!!不拆不逆执着型选手!!
POI | RF 肖根
火影 | 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吃过去式,有鬼鼬倾向

[肖根] 「点梗」礼物(性转肖根)

来自@想养一只锤子 的点梗~

 性转!性转!性转!OOC!OOC!OOC!

好的如果你还不介意就请看吧~



—————

 一只灰色的老鼠被厚实的靴底踏在楼梯上的声音惊到,迅速蹿起躲藏到拐角处的杂物堆中,Shaw只来得及看见啮齿动物细长的尾巴。 

 如果马里努阿犬在这里的话,大概会用爪子兴奋刨地直往前窜,直到被脖颈间的项圈勒得吐出舌头。Shaw甚至都可以想象到军犬混合着兴奋和请求的呜呜声。

 但现在只有他一个人。Bear在任务结束后被他交给了Reese。年长些的特工看起来有些疑惑,在看到Shaw手臂上的伤口之后还是接过了牵引绳。

 所以现在只有他,在这栋“一位化妆品公司员工的平均支付水平”的破烂公寓的楼道里面,穿着皱巴巴的黑色风衣,还带着手臂上那颗天杀的子弹。要是有邻居经过的话大概以为他是嗑药嗑high了,或者是一夜之间赌光了所有的家产。

Shaw的字典里鲜少出现类似于“落魄”这样的单词。手上的伤不是问题,他早已熟悉这种疼痛,房间里也有足够的酒精让他处理伤口和度过一个晚上。

 真正让他磨磨蹭蹭不情不愿地慢慢走上楼的,是空空如也的冰箱。

 男人靠在墙上叹了口气,用完好的那只手拿出钥匙,打开面前吱呀作响还锈迹斑斑的铁门。

 下一秒Shaw原本还有些疲惫的脸色一凛,迅速放开还插在孔里的钥匙,转而摸向腰间似乎还带着上一场枪战热度的USP。

 屋里有人。他警惕地眯起眼睛。

 被Shaw摆在中央的大床现在闪着有些诡异的绿光,除此之外他还暂时看不出什么。低瓦数的楼道灯从拿着枪的男人的斜上方照射下来,在他的眉骨和高挺的鼻子侧面洒下阴影。

Shaw端着手枪屏住呼吸。屋里仍然没有任何动静,在他适应了黑暗并且辨认出那奇怪的绿色是什么的时候,Shaw一巴掌大力地拍到墙壁上,电灯开关可怜兮兮地掉了下去。塑料方块随着突然亮起的灯光撞到地板上,弹动的声音衬托着房间里的沉默。

 “.....Ouch.”

 一声不满的抱怨声从床上发出来。男人慢慢抬起棕色的脑袋,同时眼睛不满地眯起,“太亮了,Sam。” 

 “Root。”面对这个名字和自己一样的男人,Shaw的语气可算不上友好,他的脸色也很臭。床上的男人弯了弯眼睛算是对Shaw满是杀气的声音的回复,接着他伸了个懒腰,撑住身体坐在Shaw的床上。Root只穿了裤子,比起Shaw来算是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让Shaw觉得有些晃眼。

Root看着戒备地Shaw,抬手邀功一般指了指电脑,“就刚才你开灯前的几秒钟,我又帮你的小队的财产加了个零。”

 “哦,那真不错。”Shaw随口回答,“要不要我送你一颗子弹当奖励?”该死,他闻到了香皂的味道。

Root笑嘻嘻的,似乎并没有因为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裸着的胸膛而觉得有什么不对。接着他想起了什么一般,指了指地上摊开的行李箱,“我刚从巴黎回来,借用了一下你的浴室,你不介意吧。”说完在Shaw“介意”的回答中毫不在意地偏偏头,“现在,亲爱的,放下枪去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怎么样?”

Shaw发誓他的手指已经扣在扳机上了,但最终他还是在Root的注视下不情不愿地垂下手臂。

 “你的礼物最好值得。”他干巴巴地说,把USP戒备地塞回腰间,然后脱下风衣扔到地上。

Root饶有兴趣地看着径直走到柜子面前拿出烈酒而没有直接去找“礼物”的Shaw。当然了,他早知道“因为礼物饶了Root”只是别扭的男人说服自己的借口。

 黑客早就注意到了黑色风衣上有些干涸的血迹,看来在他不在的时候,性格火爆的黑豹也肯定不会让自己闲着。Root浅笑了下,下床赤着脚往另一边的柜子走。

Shaw皱着眉头用镊子挖出手臂里的子弹,把那颗金属和镊子一同扔进装着酒精的玻璃杯里。等到稍微习惯了伤口被酒精烧灼的疼痛,黑发的男人转身想拿医药箱,却差点和半裸的男人撞在一起。

 “绷带。”Root脸色无辜地举起手里的白色绷带。

Shaw愣了一下,接着不耐烦地抓过来,低着头有些急躁地乱缠一通。

 旁边的Root却突然按住Shaw动作着的手,在黑发男人疑惑抬头的一瞬,Root就将什么东西突然塞进他的嘴里。

 烟草的味道弥漫了口腔,Shaw吸了一口,因为嘴里的东西的味道和其进入肺部的熟悉感觉眯起眼睛。

 “怎么样?”Root一边询问,吐出的烟雾在他们两个之间晕开。

Shaw点点头,高级烟草有些时候能够起到和烈酒一样的功效。在Shaw的手伸到嘴边拿烟的时候,Root的手接替了他原来的工作。绷带被拆开,最底部的一层已经粘上了血液。Root重新将它缠绕回去,Shaw忙着享受烟草,对于黑客的动作也懒得干涉了。

 最后在Shaw的手臂被包扎好之后,Root勾了勾嘴角,伸出手去拿已经快吸完的香烟。黑客的指腹触到了Shaw的嘴唇,却在拿住香烟之后迅速离开,只给Shaw留下一点麻痒的电流感。

Shaw微微蹙起眉头,慢慢吐出嘴里的烟雾。面前的Root离他很近,有着棕色头发的黑客把香烟放到嘴边吸了一口,抬头的时候吐出烟柱,嘴角勾起一个幅度有些挑衅地看着Shaw。

 下一秒,Shaw的伤口传来鲜明的痛感。男人吃痛低头,只看见Root按压在他手臂上的地方晕出一点红色,在白色的绷带上显得异常刺眼。接着,Root的指腹在那周围轻轻打转。隔着层层的绷带Shaw感觉不到Root指头的动作,那一下下抚摸却好像直接撩到他的欣赏。

 男人缓缓抬头,黑客的面容在烟雾中有些模糊,可那双戏谑地盯着他的眼睛却直直地闯进Shaw的瞳孔。Root嘴唇动起来,声音带着些被烟雾晕染过的沙哑:

 “你想拆礼物了吗?”



 下一秒,黑客光裸的脊背可怜兮兮地砰地撞到旁边的墙上。

 “唔......”Root吃痛地哼出声,却又在痛感下展开微笑,“看来你已经知道礼物是什么了?”

 “闭嘴。”Shaw的鼻息喷在他的脖颈上。体格健壮的特工把明显瘦了一圈的黑客几乎托了起来按在墙上,Root一边因为男人有些粗糙的舌头刮擦脖子的感觉微微颤抖,声音里却充满了挑逗的情/欲,“过会儿你就不会想让我闭嘴了,亲爱的。”

Shaw没理他。他的嘴唇贴在Root跳动着的颈动脉上,近在咫尺的感觉让他甚至产生了一些幻觉——如果他真的把牙齿刺进去是什么感觉?这个神经病会不会直接爽翻?

 他的手也没闲着。没受伤的那只手负责地托着轻飘飘的Root,但就算是缠着绷带也不能阻止Shaw狠狠地按住Root胸前的凸起。

 头顶上的男人有些吃痛的叫了一声。Shaw不客气地又捏了一下,直到上方传来的声音变成轻哼。

 什么“礼物”,这个脑瓜转得飞快的黑客早就算计好了。用他的香皂,脱掉上衣,帮他包扎,还有那根烟——

 每一次都是这样,到头来礼物都只有一个——“和Sam Shaw来一发爽翻的性/爱”。

 更糟糕的是,Sam Shaw好像还挺吃这一套。

 回过神Shaw懊丧地低吼一声,接着Root就因为这个声音而笑起来。黑客解开Shaw杂乱地绑在一起的头发里,让较长的黑色头发披散在正埋在他胸口舔吻,一根手指还在他的身体里面湿润地搅动的男人肩头。

Shaw的肌肉线条让Root着迷地眯起眼睛,赞赏地开口:“Sam,要是你是女生的话,胸一定很大。”

 很明显这句话也起到了激怒特工的作用,下一秒他的大腿就被分开,被两根手指撑开的微微痛感让黑客轻喘一声,接着抓住Shaw的手要求更多。

 “有几件事情我是确定的。”Shaw在扩张Root的时候突然在他完好的那只耳朵旁低语,低哑的声线很是性感:“就算我们是女生,第一,我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揍你的机会。第二,你的胸肯定没我大,毋庸置疑。第三——”

 填充的手指被撤开,Root战栗了一下,指甲紧张又兴奋抓入Shaw肩头的肌肉。

 “我会把你操/得又湿又软——”Shaw的东西缓慢坚定地刺入他的身体,Root发出窒息一般的声音,颤抖得厉害,“直到你哭着求饶。”



 ......

Shaw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正碰上Root蹲在地上拉起行李箱的拉链。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叼着烟,看到Shaw的时候嘴角弯了弯。

 “走了?”Shaw敷衍地点点头,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显出任何挽留的迹象。

 “我知道你舍不得,亲爱的。”Root几步走进Shaw,臀/部的不适似乎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他欣赏的看了看只在腰部围着浴巾的Shaw,突然伸手拍了拍Shaw的屁股。

 “但任务不等人。”Root指了指耳朵,眼角都弯起来,他把还剩半截的烟放在Shaw的嘴里,“再会,Shaw。”

Shaw沉默地吸了一口烟,靠在门边看着黑客拉开门离开。

 “对了。”门口的Root想起了什么,突然转过来笑笑,“其实‘礼物’在冰箱里来着。”说完眨眨眼睛关上门。

 两分钟后,Shaw对着满冰箱的食物挑了挑眉。



——END——

 且看且珍惜…大概过会儿就被吞了orz



 

评论(103)
热度(200)
  1. 洗白白细菌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性转写的非常好,肖根男男CP。真是印证那句:真爱无关性别。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