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细菌菌
「推荐妥善使用合集功能」
微博:细菌菌Siber
!!不拆不逆执着型选手!!
POI | RF 肖根
火影 | 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吃过去式,有鬼鼬倾向

[肖根] 向太太致(gao)敬(bai):Mrs & Mrs.Shaw

如题!

这篇文纯粹是对上清破云太太的肖根妇妇的重新拜读过后带着激动心情和眼含热泪的鸡血产出

怎么会有如此棒的文(哭着die

求出本啊太太!!!买个十本轮着舔!!

于是这文是对太太的致敬。 所以不会有第二章的

懒得起名了


————


「我该告诉她我是个医生的。」

  Shaw嘴里嚼着甜甜圈,少见地露出了忧心忡忡而带着些挫败的表情,连Reese把她手边的甜甜圈盒子拖过去这种头等大事,今天她都只是有气无力地剜了他一眼。

  「怎么?你认为手术刀会比枪性感很多吗。」

  才为肚腩增添了浓墨重彩一笔的草莓味甜甜圈很明显没让灰发特工的心情变好,不过这也是情有可原——鉴于半小时前在小巷子里他很不英俊地挨了毫无必要的一拳,并且固执地认为这一拳弄皱了他新定制的衬衫。(「那可给Harold添了好多麻烦!」男人狂怒地殴着可怜的号码)

  于是现在,他理所当然地把焦点锁定在了正重新经历青春期的后辈(兼养女)身上,包括抢走她的甜甜圈和嘲笑她遇到的小小情感问题。

  「白大褂和条子。」Shaw眯起了眼睛,「哪个更性感点?」

  「我只会想到穿白大褂的Lional,和Lional。」Reese心满意足地吃着高热量的甜蜜食物,上一次他抢到Shaw的食物还是在——让他想想——Shaw只高出他的腰际的时候。但他也只是刚刚,刚刚能赢而已,「说真的,哪个都不性感。」

  「而且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工作。」Shaw大声叹了口气,手伸出去把带着粉红色印花的小盒子拽回自己面前,「大部分工作都是在填文书和打晕酒鬼再把他们拖回桥底下。至少当医生我还能切切人。」盒子里已经空了,于是她抬起头瞪着舔手指的Reese,后者明显对这次的胜利很满意。

  「任务圆满完成——顺便,你应该放轻松些,Ms.Shaw。」

  他们的老板不仅有奇怪的名字,还有奇怪的穿衣品味。如今这位Mr.Finch(当然只是他的古怪名字之一)迈着颠簸的步子走过在桌子旁边加餐的两人,把粘在玻璃板上的照片拿下来——如今这个被殴得半死不活的男人已经被送进了医院(谁叫他要向Reese挥出那一拳),当然,出院之后等待他的就不是被囚禁的女孩,而是囚禁着的高大男人们了。Harold Finch的语气里掩饰不住对于任务完成的满意。

  「我相信无论什么职业,当然除了你真正从事的那个,那位Ms.Groves——」

  「Samantha.」Shaw提醒。

  「——Samantha.」Finch柔和地纠正自己,「她都不会介意的。」

  Reese看到了Finch藏起来的笑意。修剪整齐的鬓角和三件套让这位先生看起来整洁又严谨。无论是Shaw还是Reese(甚至他们那只可爱的小狗)都对他充满了某种尊敬的爱恋。

  但现在他只是个关心女儿感情的好父亲,这让他长期有些固执的单调语调都变得柔和起来:

  「另外,警察这个身份可以很好地解释你异常精进的格斗技能和枪械技术,当然身上的伤痕也有了个良好的解释,还有时不时需要处理的紧急情况。」

  「Finch——」Shaw扶住了额头,「我说过我的任务只是抓酒鬼和填文书——」

  可惜老板对这个身份明显有种固执的满意:「这是最棒的选择,Ms.Shaw。当然,我也衷心希望Samantha对枪支不要——」他斟酌了一下,「太敏感。」

  「喔,这不用担心。」桌子下的小狗已经满意地结束「用口水帮Sameen洗干净残余糖霜」这项重要工作,于是Shaw站了起来对着黏糊糊的手指皱了皱眉头,她可不能带着Bear的口水和硝烟味出去。

  「她可是个黑客。」她低着头收拾摊放在桌上的手枪,头发遮住了她的表情,但却掩饰不住她的小声嘟哝,「......很棒的那种。」

  Reese因为这话的甜蜜度抖了一下,而Finch又泛起一脸的神秘微笑。

  「说到这个,Sameen,我有东西给你。」这个在圈内享有鼎鼎盛名的神秘男人走到他的办公桌(就是一大堆电脑屏幕)的后面,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黑色的小卡片,从桌子上滑过去。

  Shaw截住卡片,然后挑了挑眉头。

  「我想约会应该有很多必要准备。」他语气柔和,「考虑到你在食物上有足够周全的考虑,我就只能在另外方面尽一点微薄之力了。」

  「为什么我们大费周章还要考虑掩饰身份的问题?」在Shaw拿着那张信用卡离开被称为「图书馆」的行动基地后,Reese毫不掩饰地叹气,「什么警察,医生——直接说是个富二代就好了嘛!」

  「我为Sameen感到高兴,John。」Finch欣慰地沐浴在慈父的光芒之下,根本没听到Reese的抱怨,「你听她谈论Samantha的语气,好像她是她最喜欢的香草冰淇淋。」



  在离「图书馆」五条街远的一个高级酒店的顶层套房里,「香草冰淇淋」此时嘴角正泛着微笑。从某种方面她也确实挺符合这个形容词的,毕竟现在她正裹着黑色性感内衣,配合着颜色鲜艳的口红,整个人显得甜蜜危险又性感——

  尽管对面前再也不能对着「Whiskey小姐」作出轻薄动作的可怜男人来说,「危险」占的比例已经甩出另外两个词语几条街。

「Mr.Gwen.」就算手上正拿着电击器,她的声音也一如既往的柔顺甜蜜,「为什么你不接受我的提议呢?」

  声音虽甜,唇角的微笑幅度却不可避免地展示着耐心的流失,她不紧不慢地眨动着漂亮的眼睛:「你告诉我你把纸质备份放在哪里,就不用再受这种痛苦。」她小幅度挥了挥电击器,这个动作让嘴里塞着毛巾的男人又低低地抽泣起来,「然后我嘛,也不用误了和女朋友的约会。两全其美。」

  Root说着,把冰凉的金属往男人脆弱的脖颈又压了压,「而如果因为你的不配合我迟到了——」女人的声音突然降低到耳语,一声轻笑,差点让这个乱帮别的组织偷东西的男人尿裤子。

 「我会十分,十分不开心。」

  等Mr.Gwen的保镖们终于觉得不对劲儿张牙舞爪地冲上楼的时候,Root已经抿掉了口红,摘掉了假发,穿上了米色风衣,成为一个优雅迷人的女士出了酒店。她对着慌乱地闯过自己身边的大汉们不动声色地皱眉——动作太慢,有钱人的保镖都是块头大作用小。

  「嘿,Shaw。」她停下来对着街边橱窗整理头发的时候拿起了手机,然后看着镜像露出微笑——真真实实的那种,「我改完那个程序的bug了,马上就过去。」


  你可能没听说过Samantha Groves,这还情有可原,毕竟这个几乎被遗弃的名字很早之前就被埋葬在了某个小镇上——但如果你没听说过ROOT,那么还是尽早收拾东西回老家吧,纽约的黑客圈不适合你,或许美国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处。

  作为黑客,攻入五角大楼已经是新入圈菜鸟的基本聊天内容,对于老鸟来说,这件事情已没有必要再拿来当谈资,毕竟Root做过的其他的、鲜有人知的事情,才是真正的吓人。

  至于另外一个身份就更很少人知道了——她手上的茧子不全是在键盘上磨出来的,Root还是个超棒的杀手。

  Root从不因为杀手身份的默默无名而感到不平衡,毕竟她花了不少的时间才让自己彻彻底底成为那四个字母。而很大一部分取人性命的工作实际上她还挺喜欢的——反正她厌恶男人,也不怎么喜欢女人。在她眼中,人类只是一个一个的写错的程序而已,早晚会被剔除。而她的工作——就是解决这些Bad code。

  于是她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地做起了一个开开心心的反社会。

  但做个坏人的不好之处就在于,虽然Root名义上两份工作,但除了黑电脑/人脑和爆头(有时用其他方式),她并没有什么更多的乐趣,所以必须要自己找乐子。最近她最大的兴趣放在了Bad code研究上

  特殊的是,这个Bad code相当性感。


  为啥高级餐厅的服务生仿佛永远不会疲倦地露出八颗牙齿?

  如果你有那笔可观的小费收入,你也宁愿天天对着一堆肥头大耳又毫无礼貌与品位的猪头们送去一晚上仿佛对着可爱小妞的谄媚微笑。

  但今天轮班的服务生明显很幸运——身着宝蓝色裙子的女人礼貌优雅又足够美丽。她轻声询问了座位,接着露出个微笑,拒绝了服务生带领前去的建议,顺便放了钞票在他手里:「谢谢,我自己过去就好。」

  还有什么比懂礼貌又有钱的客人更令人心情愉快的呢?

  Root踩着高跟鞋向着黑发女人慢慢走过去——如果眼神有实体的话,那么现在它已经抚过她的睫毛、鼻子和手臂肌肉的线条,正在往黑色裙子下的曲线进发了。

  Root着迷地看着面前的女人。和大多数要么和同伴低声谈话要么一言不发刷着手机的客人不同,Shaw用那种足以让Root兴奋战栗的眼神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牛排,仿佛全世界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在那几块小小的蛋白质上。

  哦,Shaw。

  Root几乎要无奈地微笑了。

  所以婚姻是种奇怪的东西——四年后的Root会对Shaw的类似行为大发雷霆,而现在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小姐只恨不得自己躺在桌子上当牛排被面无表情的条子小姐大卸八块。

「我不知道警察都能这么性感。」Root假装抱怨着,她走近桌子坐下,「应该有法律来限制这个。」

  Shaw把视线从牛排转移到Root带着微笑的脸上,「如果你看过局子里的那些老家伙。」她慵懒地说着,「或许你就不会这样想了。」

  Shaw的声音低沉,有时还会有小沙哑。面对Root说话时,往往还会带上一丝柔顺,像是黑豹舔干净了自己油光水滑的美丽皮毛,性感地要命。

  性感到Root只能用微笑和酒精来按耐住蠢蠢欲动的脑子和身体。

  Shaw切下一块牛排送进嘴里,眯着眼睛满足地哼了一声。

「你会喜欢这个的。」她含糊不清又信心满满地评价着,「这里的牛排爽过做爱。」

  不。

  在背景暧昧的音乐声中,Root有些恍惚地想着。她把红酒杯第二次送到自己的嘴唇旁边,透过弯曲的玻璃面直视着Shaw的黑色眼睛。

  没有什么会爽过做爱了。


————(很小几率的)TBC————



评论(22)
热度(251)
  1. 沧海轻舟细菌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