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细菌菌
「推荐妥善使用合集功能」
微博:细菌菌Siber
!!不拆不逆执着型选手!!
POI | RF 肖根
火影 | 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吃过去式,有鬼鼬倾向

[肖根] 兽

【电梯间】

肖根,兽人au

黑豹!Shaw/狐狸!Root

上个星期写的啦搬运一下~

【锤攻,spank注意~】


————

  像是黑暗的天空被撕开了一条缝隙,瞬间透进来的阳光刺痛了Shaw的眼睛。猫科动物的瞳孔瞬间缩小,她眨着眼睛努力适应着几天没见的光线。

  「您确定要这一只吗?」

  这个声音Shaw很熟悉,那个胡子上挂着铃铛的奴隶贩子最喜欢在她快睡着的时候泼她一身冷水。此时他的声音带着些犹豫和赚大钱的谄媚,大概又是某个不要命的有钱人来看最近市场上炒得火热的「致命黑豹」。

  Shaw对这个充满了铜臭味而不是血腥味的外号一点也不感兴趣。她动了动反绑在椅子后面的僵硬手腕,沉重的铁链随着她的动作发出碰撞声。额前的头发因为汗水和血水变得黏糊糊的,贴在脑门上的发丝弄得她有些痒。然而让她最烦躁的还是湿透的衣服和长裤——那些该死的水在这个铁笼子里因为闷热的天气而蒸腾的感觉简直糟透了。

  当然啦,他们可不管你舒服不舒服,奴隶贩子们只要求你活着——活着的兽人比死了的值钱多了。

  Shaw甩了甩挡住视线的头发——她当然还活着。如此低级的囚禁可能暂时限制了她的自由,或许还会让她受会儿皮肉之苦,但可摧毁不了她——Sameen Shaw是最优秀的杀手,曾经是,现在也是。

  她不过是在等待时机。

  终于已经适应了正午刺眼的光线,Shaw抬头看着隔着铁笼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这一次的买主是个女人。棕色卷发和兜帽没法遮住她直视着Shaw的漂亮眼睛和带着鲜亮唇色的嘴唇。  

  Shaw抬着带着血丝的眼睛和她对望着。来看Shaw的买主很多,那么多天来敢于与她对视的还只有这女人一个。

  「对。」女人开口,仿佛因为Shaw回应她的瞪视而心情愉悦。她又走近了些,丝毫不在意从铁笼里发出来的气味。

  「这一只...很危险,很难驯的。」奴隶贩子不知所措地看着金主走近铁笼,站在一旁不安地绞着手指,「…我们还有刚到的狮子可以做很好的战士。性奴的话,如果你喜欢猫科,我们有训练过的小猫...」他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兜帽女人,并在她向自己摆手的时候迅速小跑靠近。

  「就要这只。」女人从长袍袖子里拿出一个缀着金边的口袋递给他。男人掂了掂,因为手里的重量而受宠若惊。
  「您真是好眼光。」他连忙挤出微笑,忙不迭地把口袋揣进怀里,「这一只黑豹还有些皇族血统...」
「我的人从这里开始接手。」女人打断贩子,她微微侧身,声音礼貌又甜美,从棕色眼睛里显示出的情绪却让男人抖了一下,「我不希望市场上还有关于这只黑豹的任何信息,懂了吗?」
 看着面前穿着华丽却掩饰不住懦弱本质的男人对自己猛点头,女人微笑了一下,「那么合作愉快。」

   她无视了男人伸出来的左手,走回铁笼旁边,看着里面脏兮兮的豹子。她正用黑瞳瞪着她,黑色的豹尾在身后绷得笔直。

  「Sameen Shaw。」女人轻启嘴唇,用只有他们两个听得见的声音慢慢吐出一个名字,满意地看着黑豹的力量瞬间爆发,却不得不被铁链束缚在原地。被锁在椅子上的包子甚至朝她呲出了牙齿。

  她微笑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We are going to have so much together.」


  花纹繁复的门被推开的一瞬间,速度快得几乎带着风声的拳头就向着来人的脑袋袭去。入侵者低头堪堪闪过,却躲不过另一只手同样迅猛的动作。

  「咳......」女人双手紧紧攀着像铁钳一样掐着自己脖颈的手,在猛烈的生理咳嗽中睁开眼,毫不畏惧地和面前烧着怒火的黑色眼睛对视,「早上好。」

  「你是谁。」很明显这只小猫咪没有和她说早安的心情。乱糟糟的黑发上面竖立着的圆耳朵表现着Shaw的愤怒,「你离脖子被我掐断还有三十秒。」

  脖间的力量又大了一分,戴着兜帽的女人窒息般地呛了一下,「Sameen Shaw...」她的脸因为缺氧而涨红,声音却毫不示弱,「或许我该叫你靛蓝?」

  黑豹愤怒地咆哮了一声松开手,女人顺着墙壁软绵绵地滑倒下去,下一秒又被扯住长袍衣领提起来。

  「你、是、谁。」黑豹咬着牙齿,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威胁,「我不会问第三遍。」

  「我是救了你的那个人。」女人睁开棕色眼睛,也不反抗,就这样半躺在地上,任由愤怒的黑豹扯住她的衣领。

  「救我?」黑豹冷哼一声,「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掉随便哪个买我的蠢人,然后愉快地走掉。」她眯缝着眼睛,「我不需要别人救。」

  「这一次你需要。」女人盯着黑豹,眼睛里满是认真,「在买下你后的十分钟后,就有一队杀手袭击那个交易市场。他们杀掉了每个兽人,只为了找到你。」

  Shaw眯起眼睛,她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这个算是躺在她怀里的女人,声音里满是怀疑,「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很多东西。」女人挑挑眉,「很不幸,德西玛也知道。你被追杀了,Shaw。」

  「我知道你过惯了被追杀和追杀别人的生活。」感觉到Shaw的不屑,女人皱了皱眉头,「但这次不一样,他们会敲开你的脑袋,让你变成他们的战士奴隶——即使是你,也必死无疑。」

  「那么现在我更要问你了。」扯住女人领口的手紧了紧,Shaw快没耐心了,「你他妈的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我有一份工作。」女人的手毫无预兆地抓住Shaw攥着她领口的手,Shaw差点没把女人甩出去。

  最终她还是不耐烦地看向女人的眼睛,「你为什么我会觉得接受随便什么蠢工作?」

  「因为你会好奇。」女人说,「而且你可以为Cole报仇。」

  黑豹呼吸猛得一滞,机敏的猛兽有了终于一个短暂的愣神。

  一个难得的破绽。

  女人迅速将手里的东西扎入黑豹的脖子,看着Shaw痛得咆哮一声松开自己,同时后退两步捂住脖颈。

  「你!」她的瞳孔愤怒地放大,朝着从地上慢慢起身的女人露出尖牙,却没办法抑制从脖颈扩散到全身的绵软感觉。

  「抱歉,亲爱的,只有这样你才会配合。」女人走近着瘫软在地的黑豹,帮不断颤抖着的人理了理额前的黑发,「对了,你可以叫我Root。」


肉走这边!


  「你要走?」

  Shaw刚套好长裤,Root的声音就从墙角传过来。黑豹拿着上衣回过头去,对着用长袍草草包裹住身体的Root皱了皱眉。

  「别得寸进尺,狐狸。」她眯了眯眼睛,黑色豹耳动了动,「和你做爱不错,但只有这一次。」

  「所以…不考虑一下工作邀请吗?」Root身体有些软,她干脆用手撑住自己,抬头用棕色眼珠

着黑豹,「我是认真的。」

  Shaw不耐烦地转过头去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她僵硬地抬头,声音里满是冷漠:「杀完想杀的人,我马上走。」

  「Absolutely.」狐狸笑得露出小小尖牙,「你会喜欢这份工作的。」


  「我不干!」Shaw尾巴绷紧站在Root旁边,声音里带着咆哮,「我不和蠢狗一起工作!工作协议里可没包括这个!」

  「再叫一遍那个我就把你撕成肉片,猫咪。」被叫做蠢狗的高大狼人恼羞成怒地咆哮着,他同样全身戒备地盯着对面身形几乎比他小了一号的黑豹。

  「Mr.Reese,请对Ms.Shaw礼貌一点。」被夹在三个兽人中央的人类很是无奈,他推推眼镜瞪了狼人一眼,被称作Reese的高个子才不情不愿地收敛下来。

  「我是Harold Finch。」小个子男人一瘸一拐地走到警惕的黑豹旁边,友好地伸出手,「很高兴你能接受Ms.Groves的邀请,Ms.Shaw。」

  黑豹瞪了对面的灰狼一眼,有些别扭地伸出手,「你好,Finch。」

  Root突然笑出了声,人类和黑豹同时转头看着眉眼弯弯的狐狸。

  「这会很好玩儿的。」Root朝着同伴们眨眨眼睛。


—————Fin—————


谢谢大家喜爱!!(鞠躬

以及对于孜孜不倦问MARK ME番外的各位,先道个歉qvq拖了那么久

MARK ME 算是我比较满意的(写的比较长的)肖根文,能得到大家的喜欢我也超级开心~

但平心而论里面依然有太多太多bug让我不忍直视...所以大修是肯定的。

最近光忙着炸官方了!!都不怎么有文力(喂  学生狗还要在作业和考试中挣扎

Anyway!我会尽快把MARK ME 修好,然后撸ABO番外~!

欢迎大家提供各种脑洞!!!^q^


评论(21)
热度(247)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