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复健中

[肖根] Babysitting

【电梯间】

Babysitting

by细菌菌 

保镖!Shaw/黑帮老大女鹅!Root(顺便催一催GRIMES太太这个设定的文..
有一点不明显的年龄操作?……
警告!!OOC!!NC17!!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就是要全世界都宠根妹#

#吃AU!看原剧不如吃AU!#


————

  Sameen Shaw,前杀手,现纽约黑帮扛把子。十分钟前她还坐在餐厅里面享受牛排的香味和难得的假期,现在却死死捏着手感超棒的USP,拼命克制自己不往乱糟糟的沙发上射一枪。

  天知道在手机的专有警报响起的那一刻,她是如何舍弃掉已经摆在了自己面前那盘色香味俱全的美味牛扒的。总而言之,拥有责任心的优秀员工撒丫子像赶着去投胎一样跑回了几个街区的这所小公寓。路人看见了还以为是在拍电影纷纷用迷妹/弟的眼睛看着这个发型都跑乱了的帅气女人。

  Shaw十分,十分舍不得那盘限量的美味牛排,更不要说她踹开门把每个墙墙角角都搜查了一遍,准备用几个倒霉蛋的鲜血来祭奠一下她到嘴又飞了的牛排的时候,还他妈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

  好吧,除了这个趴在沙发上看书,晃悠着脚上面的兔子拖鞋都快要掉下来的「保护对象」。

  「你有一分钟的时间解——」

  「你迟到了,Sameen。」趴在沙发上的女人打断了她,懒懒开口。双脚交叉晃荡着,终于有一只兔子拖鞋晃悠悠地掉了下来。

  「什么?」Shaw眯着眼睛。

  这回棕发女人没有立刻回答,她歪着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接着慢腾腾地坐起来,还煞有其事地夹好书签,和旁边紧绷着脸的黑发女人根本不是一个画风。

  她伸了个懒腰,动动脖子,甚至推了推眼镜,满意舒适地呼了口气,这才转向站在沙发旁边已经黑了脸的特工。

  「我爸爸要求的是五分钟以内到。」女人偏偏脑袋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语气里一副无辜的理所当然,「可是你迟到了,多花了半分钟。」

  这个时候叫爸爸叫得又可顺口了?Shaw翻了个白眼。

  Shaw深呼吸了一下,强迫自己松开越发捏着枪柄的手,同时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无辜地抬头看着她的棕发女人,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冷静下来。「Samantha.....」

  棕发女人嘴巴一撇,语气瞬间带上了些无赖:「叫我Root.」

  「......Root。」冷静,Shaw,冷静,「我想Fin…你爸爸说的很清楚,你只能在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才能按那个通知我。而不是为了检测我的……反应速度。」

  「可是Harry说你是我的私人保镖。」仍旧无辜,「难道不是我想让你来你就得来吗?」

  这个娇生惯养的son of……Shaw的太阳穴烦躁地突突跳着。

  想想Boss给你的工资能买多少牛排,冷静,Shaw。

  「……可我自己也在接任务,要是我在出任务就没办法......」

  「那你在出任务吗?刚才?」Root突然插嘴,她眼里带着点笑意看着Shaw,抓过旁边黑色的恶魔娃娃拍了拍,然后将它整个抱在怀里。

  Shaw看着Root怀里那个黑色的,蝙蝠样的丑丑的玩偶。没记错的话是上一次她来公寓的时候Root要求帮她拆开的快递箱里面装着的那只。

  「Shaw?」

   她回过神来,「我……」Shaw清了清喉咙,「我今天没有——」

  「那就好。」Root微笑着,自顾自地倒回沙发靠背上,「我有危险了。」

  「什么?」

  「浴室。」Root瘪着嘴,抬起小腿指了指浴室,Shaw看到了上面的黑色指甲油,「水管坏掉了,唔......」Root皱着眉头想了想,一本正经:「我可能会被淹死。」

  ......

  工资工资工资。

  牛排牛排牛排。

  Shaw妥协了。她把枪放回去,接着费了点力气把身上的风衣拽下来。下一次她得告诉Finch员工服装不要买那么修身,穿起来有些奇怪。

  而且还会让他女儿一直盯着她屁股看。

  Shaw重新扎了马尾,只穿着里面的黑色背心方便行动。「工具箱在哪里?」问完后Shaw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好像自己真的要去解决一个威胁了Root的生命的敌人一样,蠢透了。

  钢铁侠全副武装地杀出去——对手是坏掉的水龙头??

  「左手边的柜子下面,亲爱的。」Root甜甜地说。


  一直到目送自己的保镖不情不愿地提着箱子走进浴室,Root才慢悠悠地把娃娃扔到一边,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嘴角泛起微笑。

  似乎除了枪和键盘——好吧加上常用的针筒和电击器——Root还不怎么搞得懂扳手一类的玩意儿。她可花了整整一个上午才把水管和龙头完美地破坏掉,总而言之,她的客人一时半会儿是不要想离开这里了。

  Root哼着歌,重新穿好她的兔子拖鞋晃到厨房。冰箱里除了啤酒就只有一盒冰淇淋,她撇了撇嘴,伸手把粉红色包装的草莓味冰淇淋拿出来。

  看来得打电话让Harold的Helper Monkey去一趟超市了。她心不在焉地扯着盒子试图把它打开。就算Harold抗议Root老是使唤Reese也没用,反正Reese还在试图搞好和她的关系来接近Harold,况且谁让Harold罚自己禁足那么久,让他不爽自己可是喜闻乐见。

  其实只是一场意料之外的枪战。Root绝对已经过了随时随地需要一打保镖保护的年龄,结果居然被罚无限期禁足。老天,那颗子弹只是擦过了她的肩膀而已。

  最开始Root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接连黑了几次Harold的私人电脑,还放倒了好几次负责守着自己的保镖。反正打完她也不跑,就坐在昏过去的一个个膀大腰圆的保镖旁边吃苹果,铁了心要让Finch明白自己「不需要保护」。

  最后老爸也没辙了。这时候Reese提议让他老战友,新招募的Sameen Shaw去暂时帮忙看管一下Root。一开始Finch还有些担心Shaw的小身板能不能制服自家闺女,结果把Shaw派过去之后,Root居然不闹腾了乖乖呆在公寓里。Finch高兴得又给Shaw的工资卡加了个零。

  Root拿出一把小勺子,放进嘴里咬了咬,愉悦地微笑着——

  当然了,如果突然有一天出现在你面前的私人保镖,是你从小到大只在梦里见过的理想型的话,你也绝对会乖乖听话的。

  黑色的眼睛,像猫科动物一样别扭傲娇firecracker的性格,还有那身好看的肌肉,低音炮。

  低音炮!

  上帝啊,Root光想想腿就软了。每天她只顾想着怎么把Sameen Shaw骗到她的公寓里来,哪里还有精力去和她老爸斗智斗勇逃出去。


  Root心情很好的带着冰淇淋和勺子晃悠悠地走到响着水声的浴室。

  哇哦,看来钢铁侠一时半会儿打不败邪恶的水管了。Yeah!

  里面的景象比她想象中还要令人窒息。Shaw是个糟糕的水管工,她似乎只会秀被水喷湿而越发明显的手臂线条,还有在水雾下皱起的眉头。

  Root轻轻倚在门框旁边,在看到水珠随着Shaw微微扬起的头,从下巴一路滑下最后消失在胸前令人遐想的沟壑时,忍不住咬住勺子,牙齿嗑在不锈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干嘛?」Shaw没好气地转过头,看着捂着嘴的Root。「嗑到了。」Root可怜兮兮的说,她歪着脑袋看了看Shaw旁边仍旧往外孜孜不倦地滋着水的水管,「Still?」

  「还没见过坏成这个样子的。」

   她要怎么给这个被宠坏了的女人说她可能修不好这个?Shaw抹了抹脸上的水珠,烦躁地甩甩头。殊不知在Root眼中这像极了大型犬甩水的动作让她心情大好。

  既像傲娇的猫咪,又像粗鲁的小狗。

  「休息一下,我请你吃冰淇淋。」

   Shaw狐疑地转头看着立在门框旁边的女人,她听见自己大大地吞咽了一口唾沫,真没出息。前特工狠狠地唾弃了一下自己,脑袋里却已经开始模拟起冰淇淋美妙的味道来。

  Root看着还在犹豫的大猫,为了表明自己的真诚她还晃了晃手里的勺子,

  「只有草莓味的咯。」

  Shaw盯着Root手里的那盒冒着冷气的冰淇淋看了一会儿,又抬头盯着一脸纯良无辜的棕发女人

  只是吃个冰淇淋而已……

  Root跟在Shaw后面回了客厅,看着全身被水喷湿的黑发特工皱着眉头想要从乱糟糟的沙发堆里找个地方坐下来。

  Shaw扔开了那个黑色的玩偶,才给自己找了个能坐的地儿。她小心翼翼地避开了隐藏在毯子啊抱枕啊下面的那些电子产品,她可不想牛排基金里面还要抽出钱来赔给这个网瘾少女。

  Shaw胡思乱想着在沙发上坐了半天,也没看见Root再给她端盒冰淇淋来。她不舒服地动了动,贴在肌肤上的背心让她感觉燥热。

  Shaw皱着眉头看着走过来在她旁边坐下的Root,刚想开口问,一个勺子带着些草莓味的冷气就凑在了她的面前。

  「啊——」

  前特工顿时起了一堆鸡皮疙瘩。

  「No!——」

  Shaw下意识地往后退,一下子推开Root的手,她发誓自己没有跟随本能使出格斗技巧已经消耗了她所有的忍耐力,结果那坨粉色的甜点随着Root的手一晃,就这么落在了她胸口上,冰凉的感觉激得Shaw吸了口气。

  「啊,抱歉。」Root听起来有些惊慌,她扯了张纸巾就覆上了那块肌肤擦拭起来。裸露的皮肤被摩擦的感觉有些奇怪,况且冰淇淋是抹掉了,但是粘黏的不适感又让Shaw皱了皱眉头,「Root,我自己来—— 」

  Shaw的话哽在了喉咙里面,和冰淇淋和纸巾都不一样的湿热柔软在那块皮肤蔓延出来。唾液的温热让麻痒一路传送到Shaw的心尖上。Root的舌头在那块肌肤上舔舐打转,把残余的冰淇淋舔舐得干干净净。

  Shaw早已条件反射地抓住了Root的头发。她低头撇了一眼埋在她胸口的棕色脑袋,悄悄地吸口气。

  「好了。」

  Root抬起脑袋,舔舔嘴唇好像很享受的样子。「草莓味的最好吃了,Sameen。」

  Shaw没说话。Root对着她眨眨眼睛,接着举起勺子准备重新投喂一下自己的保镖。这次是她自己腿软没撑住一下子跪了下去。Shaw去扶也来不及了,Root整个人失去重心扑进Shaw的怀里,连带着勺子上的冰淇淋吧唧一下掉在Shaw腹部的背心上,形成一种奇怪的配色。

  Shaw对着跪在自己面前的Root翻了个白眼,GREAT。

  「好可惜——」Root揉揉膝盖却没有站起来,她盯着Shaw腹部的粉色唏嘘着,然后向上看着Shaw,像是在为自己辩白,「浪费可不是好孩子。」

  好吧。Shaw干脆闭上了眼睛,右手轻轻抓住Root的头发低低地喘着气,感受着她的舌头在腹肌上打转的感觉。隔着衣服她也能感受到Root湿润的舌尖。

  热流逐渐在Shaw的腹部聚集起来,这可不是个好的预兆。Shaw很清楚这一点。她的脑袋和工资卡告诉他,和老板女儿这样做是不对的,即使被性骚扰的是自己。

  可Root甚至还在用勺子悄悄地把剩下的冰淇淋蹭在她的裤子上,火热的小舌头渐渐下移舔着她的大腿,Shaw隔着被水淋湿的裤子感受得清清楚楚。

  Shaw有些艰难地呼吸着,她用混沌的脑袋发誓自己都有点享受了。直到下一秒Root眼睛亮亮地一翻手腕,把整盒冰淇淋都扣在她的裆上。

  WTF??!!她的裤子?!

  Shaw一把抓起Root的头发瞪着她——这个小疯子是玩嗨了吧。

  被扯住头发被迫仰着头离开甜品站的Root有些不满地挣扎了一下,在和Shaw对视的一瞬间她安静下来勾起嘴角,慢慢地用指尖沾起Shaw裤子上的冰淇淋放在边轻舔,湿润的棕色眼睛里是满是挑衅。

  哪里还有Shaw刚进门时乖乖读书的样子。

  「现在停下来有什么意义吗?」她挑衅地笑着,「Shaw?」

  Shaw沉默了一下。「没有。」她说。


 【超短的肉走这里~


  一直到房间里摔门的回音消失,Root才慢慢动了动,伸出软绵绵的手臂划拉着,把恶魔娃娃捞到怀里心不在焉地亲了亲。

  她得打扫干净被冰淇淋和她自己弄得一塌糊涂的沙发,还要叫个水管工来修理浴室。不能找傻大个Reese,不然Harold还要问东问西。

  他才不会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呢。

  Root胡思乱想着翻了个身,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望着天花板傻笑起来。


————FIN————


#吃AU!看原剧不如吃AU!#


评论(61)
热度(419)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