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细菌菌
「推荐妥善使用合集功能」
微博:细菌菌Siber
!!不拆不逆执着型选手!!
POI | RF 肖根
火影 | 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吃过去式,有鬼鼬倾向

[肖根衍生]Double Game!( Round 1 )

【电梯间】

Shaw/Root,Dani/Turing
好的这就是一个拉娘的脑洞。


————


「Round 1 」

  没带钥匙。

  在把外套口袋翻了个底朝天之后,Sameen Shaw得出这个结论。

  于是她拨弄了一下额前被汗水粘在一起的头发,斜斜地倚在门上放松自己过度劳累的脚,漫不经心地听着身后的Root厚实的靴子底拖曳在水泥楼梯上发出了有些刺耳的刮擦声。

  Root听起来也累了。

  Shaw放任自己想着,心安理得地分析着这个和她住在一起的女人。这次的号码很是有些棘手,她们不得不在一个破旧的汽车旅馆呆了几天。

  现在Shaw只想好好在那张她选的床上面,美滋滋地睡一觉。加上冰箱里还没来得及吃的冷冻牛排,或许还能洗个热水澡,完美。

  牛排在平底锅上滋滋冒油的可爱景象占据了Shaw的大部分思绪。回过神来才发觉Root走得尤其慢,高跟鞋缓慢磕在地面上的节奏声让她有些不耐烦。

  「Root。」她移动了两步,催促着从楼梯往下望,刚好看见Root棕色的,有些凌乱的发顶。
Root转过楼梯拐角,朝着Shaw一步一步地迈着阶梯走过来。从走路姿势看她甚至少了些平常惯有的摇曳姿态,但她的左手却还按在自己的耳蜗上,歪着头用一贯的声调和Finch讲着任务。

  Shaw对着Root做了个口型,「钥匙。」

  Root埋怨地看了她一眼,还是从她那个能够摸出子弹,针筒,还有随便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来的小口袋里,毫不费力地摸出了一把小小的,闪着黄铜光泽的钥匙。

  Shaw伸手接住了Root抛过来的钥匙,Root这时候也终于跨上了最后一个阶梯,同时结束了与Finch的任务探讨。她舒展了一下身体,站在Shaw旁边看着Shaw把钥匙插进门锁。

  「你又不带钥匙,Sameen。」Root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满,「要是我不在,楼下的Johnson太就又要投诉我们了。」「老年人总是大惊小怪。」Shaw漫不经心地随口辩驳着,她手腕一拧,钥匙顺利地旋转着,门锁发出清脆的咔哒声。顺滑的感觉让Shaw满足地眯了眯眼睛——接任务前晨练完的她突然想起想起Root前几天的抱怨,于是顺手给锁上了油,「我发誓我在打烂门之前用了消音器。」Shaw推开门往里走,「而且实在不行我也可以爬窗——」

  「就算是这样你也应该带钥匙。」Root执意说着,「换门太麻烦了。」

  「咔哒。」

  Shaw原本漫不经心地听着Root的抱怨,却突然因为近在咫尺的上膛声而停了下来。这声音很轻,却很近,来自门背后。大半个身子已经暴露的Shaw无法后退,只能站在原地。

  「咔哒。」几乎瞬间,Shaw背后也传来熟悉的上膛声。

  这个敏捷的家伙。Shaw自己都没意识到对Root的评价中溜出来的点点骄傲。

  「别动。」警告的声音从门后传过来,是个女人。Shaw沉着脸,慢慢抬起手表示自己没办法拿武器,同时扭动脖子,往门后看去。

  然后她就注视进了一双几乎和她一模一样的黑瞳里。

  Holy fuck.

  「……Sameen?」另一双黑瞳的主人错愕地看着她,放低了枪口,略显年轻的脸上是满满的难以置信,「你怎么……你还活着?」

  Shaw瞪着眼睛看着面前扎着马尾的、几乎和自己长得一样的、还拿着手枪对着自己的小个女人,有些艰难地朝着她缓慢地点点头,「……Dani。」

  大白天的见了鬼了。

  「我们来客人了吗,亲爱的?」Root的声音带着些甜腻,她尝试着挤进打开着的门的小小缝隙。Shaw仍旧愣愣地与门后的女人对视着也没在意什么时候Root就站在了身后。

  「……哇哦。」

  或许不该让Root看到为好。

  因为Root的惊呼终于回过神来的Shaw烦恼地捏了捏眉心,抓住明显还在因为「两个Sameen Shaw」这个事情愣神的Root,粗暴地扯了扯,对着门背后的人清了清喉咙,「这是……」

  「Turing?」一分钟以前还是死人的女人却早一步开了口,眉头皱着向前一步,抓住了Root的另一只小臂:「你怎么在这里?」

  「……Sweetie?」两只手被不同版本的Sameen Shaw抓住的Root明显地疑惑了,她微微偏了偏头,对着身边的Shaw疑惑地慢慢眨眼。

  Dani的反应却更大——她迅速后退了一步放开了Root,眼神惊讶地在疑惑的棕发女人和满脸生无可恋的黑发女人之间犹豫,「……Sweetie?」她重复了一遍,迷惑地眨了眨眼睛。突然恍然大悟,下一秒转头就朝着Shaw咬牙切齿地挥了一拳:「You son of a……」

  Shaw本能地接住了Dani的拳头,却没有躲开迅速接上来的一脚。在打斗中鲜有吃亏的她闷哼了一声,身体顺势带着Dani往房间内部倒去,两人纠缠着摔在地,又接着打起来。

  Dani的动作非常快且狠,应该是受过训练,并且明显带着烧不尽的怒火。Shaw被Dani压制在地,眉骨生生接住了一拳,痛得她从喉咙里带出一阵低吼。

  好了游戏结束。

  被实打实地打了好几下的Shaw回过神来,她抓住身上人的肩膀,腰部用力一下子掀翻了更小只的Dani,开始反击。

  客厅里乱做一团,肉与肉充满力亮地碰撞,带着不服输的低吼。Root愣愣地看着扭打起来在一起的两个人,做了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

  「Hey。」她敲了敲耳朵,「帮我录个像,我知道你看得见我们的客厅。」

  她用脚关上门,然后顺势踩着门口的椅子,坐在了桌子上。在一片嘈杂喧闹的乒乒乓乓的打架声中,Root端详了一下手里还算红润的苹果,旁若无人地啃起来。

  两只黑豹在客厅地板上厮杀着,而Root优哉游哉,愉快地哼着歌,用苹果来填满她空空如也的肚子,一边看着毕生难得的、千金难买的美丽画面。

  开玩笑吗,两个Shaw?这可要入选Root的性幻想名单前三名了。

  「Root,电击枪!」

  Shaw气恼的声音喊醒了她。Root眨了眨眼,看着Shaw单手压着Dani的后颈,另一只手反扳住她的手,生生把挣扎着的黑发女人压在了地上。

  「Sam!你她妈……」脸被压在底上都快要变形的Dani不甘心的挣扎着,再次被Shaw狠狠地按住,「擅自闯入我的房子,我就该杀了你!Dani,闭嘴!」

  「谁知道是你的房子!」在底下的那个继续咆哮着,眼神执拗看向坐在桌子上的Root,「Caroline!」

  等等,Caroline?

  Root的眼神有些变了,她把苹果核随手放到桌子上,眯起眼睛。

  「Nevermind.」看Root根本没有要帮她的意思,Shaw干脆用膝盖压住身下人的手,解放出右手来翻找着她的口袋。

  「LAPD?」怪不得身手还可以。Shaw无视了Dani的挣扎,打开证件,「劳您大驾啊,Detective Dani……」Shaw眨眨眼睛,「……Reese?」她不敢相信地再看了一遍,「Reese?这是你想出来的最好的姓了吗?」

  「这是我养父母的姓!」Dani扭着脖子对着Shaw气哼哼地吼着。

  「好了亲爱的,对我们的客人好一点。」Root带着些甜笑走过来,蹲在从她开始动作就把眼神粘在她身上的小警官面前。Dani脸上也挂了彩,血迹倔强地挂在嘴角,她张了张嘴,像是对Root说些什么,又欲言又止。

  「你好呀~」Root微笑着歪歪头。说实话她可真舍不得Dani挂彩,毕竟有着这么一张脸。Root遗憾地想着。

  「Turing……」Dani眼神躲闪了下,抬起眼睛看着面前的女人看起来有点委屈又有点生气,「……为什么要躲我?」

  「差不多得了。」Shaw看着Dani对着Root含情脉脉的,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她不耐烦地地按了按Dani的脑袋,也不管自己的力道是不是有点大。毕竟先拿枪指着自己的人是她,先动手的人也是她。Shaw心安理得地想着。

  「去你的,Sam!」Dani的脑袋很不英俊地在地板上磕了两下,震得她脑仁疼,她又挣扎起来,「干嘛插手我和Turing的事!」

  「什么你的事?」Shaw也是真的不高兴了,好歹她还挨了挺疼的几拳,「什么Turing?」

  「Caroline Turing!」Dani几乎是吼的,她没好气转过视线地盯着面前的Root,「她是我的未婚妻!」


  「砰!」

  Shaw在Root刚刚转过拐角的时候就猛地张开手臂撑在她的身体两侧,压抑着的声音里满是怒意,「这下你可有的解释了,Root。」

  「你是在吃醋吗?」Root毫不在意地咯咯笑着,任由Shaw把她圈在这个小小的牢笼里。女人双手环过Shaw的脖子,凑上去亲吻她淤青的眉骨,「……Dani是吧?下手真狠。」

  疼痛的眉骨被Root的嘴唇轻柔地擦过,激起些痒麻的感觉。Shaw撑在墙上的双手松了松,最终还是慢慢地,不情愿地滑下去,放在Root的腰窝上。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年后她再出现。」Shaw在Root落在伤口上的亲吻下有些艰难地开口,「我以为她早就死了。」

  「她也以为你早就死了,而且从某种意义上你确实死了。」Root拢了拢Shaw的头发,露出个微笑,「我出去看看她,或许再加上个封口胶。」Root耸耸肩,「虽然你已经把她一拳揍晕了。」

  「我还用了LAPD的手铐。」Shaw干巴巴地说,「但这还是没有解释她说你是她未婚妻的事实。」

  「宝贝,我还不是任何人的未婚妻呢。」Root暗示地眨眨眼,在得到Shaw的白眼后展开一个笑容,「而且她说的是Caroline Turing.」

  「Turing不就是你么。」Shaw不高兴地说着,「你用过那个化名,当时我还该死的没有反应过来。

  「……这很复杂。」Root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收敛着笑容眨了眨眼,「我会解释的,sweetie。」

  她低下头索要一个吻,而Shaw不情不愿地回吻了她:「你最好想个好点的解释。」

——TBC——


这就是一个Dani警官去纽约找落跑的小新娘Turing医生结果遇到了肖根的故事...

关于打你和图灵..私设很多,剧情可能也是狗血走向(无力

其实这篇文只是为了填我和小伙伴的各种脑洞而已比如Dani和Shaw打架prpr

欢迎喜欢拉娘的小伙伴!我们一起开脑洞啊!

七月产粮月!油加满车开起来!^q


评论(56)
热度(258)
  1. 木口君细菌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