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细菌菌
「推荐妥善使用合集功能」
微博:细菌菌Siber
!!不拆不逆执着型选手!!
POI | RF 肖根
火影 | 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吃过去式,有鬼鼬倾向

[肖根]特殊治疗

【电梯间】

Shaw/Root,医生锤!醋锤!

病床play!针筒play!kinky!慎!

常规检查是我瞎编的啊哈哈哈剧情需要(。

根妹的Veronique出自407~

图片链接已补~


——

 “你得有个工作。”

 成功影响了这个团队里面大多数人的穿衣风格的三件套老板第三百一十五次地开口。他站在地铁站那把年岁悠久的长椅面前,不厌其烦地对着坐在长椅上喝可乐的女人絮絮叨叨。

 “虽然‘呆在地铁站训练Bear’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很明显政府会注意到一个突然冒出来,带着大量枪支突袭黑帮的神秘女人——”

 “而且你也会无聊。”Reese站在旁边熟练地转着他的手枪,顺便帮腔,“相信我,非常非常无聊。”

 “Finch,我从没说我不去上班——”面对上司和同事的夹击,嘴里咬着根吸管的Shaw翻了个白眼,盯着一脸长辈样恨铁不成钢的Finch,“可你得给我找个好点的工作!”

 一切尘埃落定,他们的生活——和那份没有养老金的工作——一同走回了正常的轨道(当然如果这算正常的话)。

 对小分队来说,这是新的开始也是旧的延续——机器被政府重新使用,时不时吐两个号码显示自己正在良好运转不用操心。而他们在继续当城市传奇的同时,也保留了自己的掩藏身份。Finch仍然是教着晦涩课程,时不时还要承担被Bear吃掉作业风险的大学教授;Detective Reese和Fusco的工作在这个八百万人的混乱城市就从没有消停的一天;Root在床上被伺候了几个月,现在又活蹦乱跳带着耳朵里的小上帝满世界飞——

 而一向爱岗敬业的Shaw,在彻底失去了“照顾Root”这一个保姆身份后,没有任何预兆地成了小分队里唯一的无业游民。

Shaw在Finch开始尝试着规劝她时明确表达了自己的反感。突突人一整天?完全没问题;照顾Root忍受她的使唤和毫无必要的撒娇?也勉为其难答应了。但再把她弄去那个能被女人的香水味熏死的化妆品柜台?门都没有。

 况且现在老板富回来了,Shaw想买多少眼线笔买多少,根本不用从里面顺化妆品用。

 在金主逼得她心烦的时候Shaw甚至考虑过去警局和Reese一起射膝盖,无奈遭到胖警官的强烈反对。

 “没门儿!”听说消息的Fusco斩钉截铁、毫不留情,警徽拍在桌子上啪啪响,“一个Reese就够我受的了!不要再有第二个!”

 站在旁边的Shaw对着胖警官眯了眯眼睛。Fusco打了个颤,索性鼓起勇气眼睛一横:“What!你知道NYPD工资多少吗?再减薪我可怎么办?我还有个儿子要养!”

 好吧,看在Lee的份上。Shaw去警局打酱油的打算就这么泡了汤。

 最后实在抵不过Finch的软磨硬泡,Shaw被迫选择了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选择的工作——她回到了医院。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画面。


Shaw回到值班室,先是在门口不动神色地躲开了擦肩而过的女医生那过于赤裸挑逗的眼神,然后走回座位,把桌子上堆的花花绿绿的各种东西熟练地往前面一推,在板凳上坐下来,若无其事地开始写上一个病人的报告。

 “Dr.Grey…”

 见Shaw坐定,一个小护士犹犹豫豫地走近,在大概一米的地方停下,开始小心翼翼地搭话,“你…今晚下班有……”

 “抱歉,有约了。”

Shaw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继续刷刷地写病历。

 女孩大概没想到会得到与同伴们所说的完全不同的回答,半张着嘴巴一时半会儿没发出声音来,最后嗫嚅着说声抱歉落荒而逃。

 余光瞟到小护士跌跌撞撞地冲进休息室,Shaw才松了口气,丢下笔在面前的礼物堆中挑挑拣拣,拆了颗看起来挺好吃的水果糖扔进嘴里。

 以前当实习医生的时候怎么没料想到现在这个情况?虽然知道自己长得不错,以前当医生也确实也挺受欢迎的,但比起现在的程度,Shaw只能感叹啧啧啧世风日下。

Shaw吃着小护士们送的糖果胡思乱想,殊不知她这样一位带着些混血血统、长相标致还一脸冷峻,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禁欲系女医生在医院掀起了怎样的轩然大波。

Shaw倒不自知,只隐隐觉得你一天我一天的约吃饭很烦。针对起前几天干脆地地回答“没空”却效果寥寥,Shaw今天干脆选择了一个私人的回答方式。

 即使今晚……

 不管是Dr.Grey还是Sameen Shaw,都并没有约。

 医生抬头看了一眼挂钟,离下班还有一个多小时。她的手指在洁白的桌面上若有所思地点了点,还是忍不住滑进白大褂口袋,拿出手机。

 手机亮起显示出一个毫无特色的壁纸——没有新信息,也没有新来电。

Shaw抑制住皱眉头的冲动,把手机丢回去,烦燥地揉了揉头发。

 距离上一次Root与她短信联系是四天前了,内容还是法国街头一只蠢得要命的小狼狗。这个女人乐呵呵地发了个“像不像你; )”,这头的Shaw只差没把眼睛翻到后脑勺去。

Shaw犹豫了一分钟,磨磨蹭蹭地重新把手机拿出来翻到视频。

 肉乎乎的黑色小狼狗对着手机镜头直扑,兴奋地摇着尾巴,脑袋拱进Root唯一出镜的、骨节分明的手里。视频里的女人并没说话,就只听得见小狗凑近后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

Root没涂指甲油,大概是任务需要她又成为一个“someone”。

Shaw再次对着视频翻了个白眼。要不是知道Root只是在出任务并没有出事(不然肯定全医院的电话早就都响起来了),她恨不得扔下这愚蠢的工作去法国找那个只喜欢戏弄她的女人。

 并不是因为想念——靛蓝特工并不特别理解怎么定义想念。她只是无聊,无聊得要命。

Reese这个骗子,Shaw想着,工作只会让你更无聊而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某种从身体到心尖尖上的令人窒息的蓬勃跳动,那种被称为“兴奋“的感觉,就只能由那个时常带着些张狂笑容的女人给了。

 这种对于Sameen Shaw来说有些过于肉麻的想法让医生愤恨地嚼碎了口中的糖果生生咽下,尖利的边缘划过喉咙,带着刺痛被送进肚子。

 该死的,就今晚,今晚一定要去当一回蝙蝠侠。她阴沉着脸想着。

 “那个……Dr.Grey……”

 又来?

 莫名其妙心情不好的Shaw懒得客气,语气很不友好地开口,“What!”

 “新病人被送来了…”小护士在休息室里被白衣伙伴们七嘴八舌重新建立起来的勇气,在女医生的黑眸带着些不耐烦地扫向她的时候就又消失得一干二净,她支支吾吾地把手中的文件递出去,“……这位病人因为低血糖昏迷,输完药液以后已经醒了,需要出院前的常规检查……”

 原来误会了。Shaw很是无语地撇撇嘴,接过东西,站起身朝着可怜的小护士别扭地点点头,“……谢谢。”



 旁边手术车推着呼呼地驶过,Shaw却只是漫不经心地走在走廊上,翻看着手里的病历。

 普通的低血糖,很好处理。Shaw心不在焉地想着。说不定还可以提早下班,赶在毕崔丝-莉莉关门之前去吃一个黄芥三明治,那些糖果快把她的牙齿都甜掉了。况且就算是蝙蝠侠,也要先把肚子填饱啊。

 胡思乱想着拐了个弯,Shaw在半开的病房门口停下来。

 “打扰了。”她敲了敲门,眼神停留在病历上,眯着眼睛看着这个明显有点熟悉的法国名字,“请问是Veronique……吗……”

Shaw抬起眼睛,猝不及防地看见了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和站在窗边亲昵地握住她的手的黑西装男人。

 “哦,Dr.Grey!”此时一头金发的女人看见她,热情地招招手,“好久不见。”

 是啊。

 好久不见啊。

Shaw啪地关上病历,瞪着眼睛两步迈过去,在床的另一边站定,瞟了一眼饶有兴趣盯着她的女人,就转换视线,直直地盯着面前也正疑惑地看着她的法国男人。

 难道是任务?

 『Veronique?』男人用法语询问着,『这是?……』

 『亲亲,这是Dr.Grey,我的老朋友了。』被夹在中间的Root甜甜地开口,口音带上了些法国南部的软糯,『她是个美人,对吧?』

Shaw撇了Root一眼。这个女人倚靠在床头,黑裙与白色的床单形成强烈的对比,就像闯入天堂的恶魔。

 此时这个金发恶魔对着床边的男人一如既往地微笑着,就像对她的每一个任务对象一样,甚至还故意加了点诱惑意味的微笑,但她的眼神一点也没表现出她对整件事情有点兴趣。

 哼,bad code.

 有那么一秒钟Shaw觉得自己的脸部肌肉就快拉出一个纵容的笑了。

 她可才是拼了命把Root从死神手中抢回来的那个,她熟悉这个小疯子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微笑,清楚地明白什么时候Root只是在逢场作戏,什么时候是真的爱欲满满。

Shaw敢拿上纽约所有的牛排打赌,只要这男人不把眼神黏在Root脸上一秒钟,这个小疯子的眼神就会丝丝地缠绕上她的身体,带着令人窒息的灼热和挑逗。

 『哦,宝贝。』

 但面前愚蠢的法国男人明显被这个小恶魔迷得七荤八素。他慢慢牵起Root的手,极尽温柔地亲吻了她白皙的手背。接着直起身子,向着面前假笑着的Shaw伸出手,表现得非常礼貌,却并没有对她说话,『就算这位混血医生的确美丽动人,但我不会多看她一眼的,如果你不喜欢的话。』

 『亲爱的你真贴心。』Root听起来被逗得很开心,但也只限于听起来而已。Shaw也皮笑肉不笑地上下甩了甩了男人的手,接着就点点头,转身走到Root旁边的柜子旁煞有其事地整理仪器。

 “Dr.Grey,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听到问话,Shaw下意识地往Root那边转头,女人朝她慢慢地眨着眼睛。有那么一秒钟她觉得自己看见了故意挑逗她的Root而不是从法国南部来的金发Veronique。

Shaw觉得喉咙有点干,她吞了口唾沫从Root脸上移开视线,“只是需要常规检查,你是低血糖造成的昏迷,没什么大碍。”她沉声说着,转头继续捣鼓着医疗器械。

 『她一直都这样吗?』可能是Shaw的冰冷语气和面无表情让男人察觉到了什么,语气有些不友善。

 『That's her.』Root宠溺地看着Shaw的背影,转头朝着男人耸耸肩,给了他一个无辜的表情,『你不高兴吗?宝贝?』

 『不不,没关系。』

 男人笑着捏住Root的手刚准备再说些肉麻情话,女人的身体却猛得一歪女人的另一只手却被大力地扯过去,粗鲁地缠绕上量血压的仪器。

 『嘿!』男人看着Root眉间突然因为疼痛蹙紧的眉,不高兴地朝着医生吼。Shaw没理他,自顾自地继续在病历上写着什么,一副我只是公事公办的样子。

 『这种医生就应该被开除!』男人气愤地骂了一句,转头担忧地看着金发女人,『Veronique,和我回去,让我的私人医生帮你好好看一看。』

Root还没来得及开口,房间里的医生就极其不屑地哼了一声。

 『有什么问题吗?』男人仿佛是真的被惹怒了,他松开Root的手,绕过病床在Shaw旁边站定,用生硬的英语说着:“请你向我的女伴道歉!”

Shaw没理他,弯下腰去从容不迫地取了Root胳膊上的仪器放在一边,慢条斯理地把读数抄在表上,一切完成才抬头,轻蔑地看着这个比她高出一个脑袋的男人。

 “女伴,huh?”她动了动肩膀,眯着眼睛,语气轻快,“哦,等等,似乎你们更喜欢法语?”她转头看了一眼Root。

 『非常抱歉,这位先生——』Shaw转头回来,字正腔圆地从牙缝里挤出好听但内容一点都不优雅的法文。

 『但是你的‘女伴’自能够几个月前能够自己爬上床开始,就想方设法地和我到处搞——』她的语气恶狠狠的,『所以你他妈的还是乖乖的从哪儿来就滚到哪里去吧。』

 男人还没反应过来,Shaw就迅速出手,一个锁喉把男人打晕在地。

 一时间病房里非常安静。出了闷气的Shaw舒服地抖了抖肩膀,拿出听诊器,默默地在Root旁边坐下。

Shaw抬眼看了一眼病床上戴着金色假发的Root,后者安静地把头放在枕头上,微微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看不出是欣慰还是别的什么情绪,任由Shaw把金属块在她的皮肤上动来动去。

Shaw却有点沉不住气——她可是一个职业特工,照理说她根本不应该犯下如此带感情的低级错误。

 但……

 “能爬上床?你居然忘了在复健室的那次。”Root动了动身体,懒洋洋地抱怨着,“我还有点伤心呢,甜心。”

Shaw习惯性地翻了个白眼,收起听诊器站起身,没有接Root的话。

 “怎么处理这个?”她抬起下巴指了指躺在地上昏迷的男人。

 “不用管他。”Root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没想到现在的男人这么难缠。”

Root。 

 对,即使她还戴着金色假发,她也已经变回了那个骄傲的黑客。此时她带着Shaw熟悉的笑意看着她。

 『想我了吗,甜心?』

 这一次Root暖洋洋的南方口音只得到了一个大白眼,Shaw哼了一声,“一个在任务途中还要因为低血糖昏倒的人还有脸说这个?”

 “我知道你今天值班嘛。”Root毫不在意地甜腻腻地笑,“再说,我包里的巧克力上一次被你吃光了,Doc.”

Shaw张了张嘴想反驳,无奈上一次巧克力的甜味还缠绕在舌尖,只能撇撇嘴掩饰心虚,“……已经没问题了。”她想离开床边,却被抓住起了手臂。

Root用那种眼神看着她——该死,天底下只有她一个人能把面部表情和眼神运用到极致——她的棕眼睛湿湿润润的,慢慢地,以一种Shaw能够感觉到睫毛翕动的速度眨了眨眼。

 每次Root露出那种表情,就代表着这个小疯子没穿内裤并且急切地想要和她来上一发。

 “Root……”Shaw深吸了口气,控制住蠢蠢欲动的身体,“可能会有下一个病人被送进来。”

 『但是我们这里还没有弄完呢。』Root懒洋洋却坚定地把Shaw引导回她的床边,仰头晃了Shaw一个大大的笑容:『医生,吻我。』


 ……Screw the patients.


【和谐区】


Root抓着枕头,好半天才喘匀了气,脱力地倒在床上。Shaw等眼前的白光过去之后,跳下床拍了拍多了些皱褶的白大褂,捡起内裤丢在Root身上,“快起来了。”

 “Sameen我动不了~”Root闭上眼睛哼哼着,直到感觉到Shaw粗鲁地抬起她的腿帮她把内裤穿上才从唇边溜出一抹笑。

 “别偷笑了。”Shaw轻咳一声,看着女人满足地叹息了一声,慢慢坐起身仔细整理着已经基本报废的裙子。

 “我要下班了。”医生沉默了一会儿,在开口之后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今晚有空吗?”

Root停下了手中的动作,“Sameen你是在约我吗?”她难以抑制地微笑了起来。

Shaw看起来像是要反驳,但她犹豫了一下,最后只是闷闷地嗯了一声,挠挠脸颊看向别处。

 “你是病人。”Shaw不耐烦的声音里多了些掩饰,

 “只管答应就好了。”


 ……

 “Sameen,床单怎么办?”

 “……不用管它。”

 “那这个呢? ”

Root踢了踢地上很没骨气地还晕着的男人。

 准备逃班的医生正把门打开一条缝侦查着情况,她转过头来看了Root一眼。

 “这里是医院。”Shaw理直气壮,“他们会想出办法的。”


——fin——




评论(28)
热度(592)
  1. rooty_细菌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