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细菌菌
「推荐妥善使用合集功能」
微博:细菌菌Siber
!!不拆不逆执着型选手!!
POI | RF 肖根
火影 | 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吃过去式,有鬼鼬倾向

[肖根] Trophy 战利品 (二)

拳击手!Shaw,ABO自主避雷哦么么哒

又爆字数!原本我每篇只想写个4k左右...结果一开车就停不下来。

这篇AU得到了大家的厚爱真是受宠若惊!!再次感谢支持的各位w

作为一个二吊子写手,有小伙伴看就是最大的鼓励了吧~红心送给每一位!

下一次更是24号左右,我也要多多打磨毕竟这篇剧情有很大的坑...

(同时还有好几个美味至极的脑洞等我去填hshs)

阅读愉快哦!今天是先开车后剧情233


前文戳:(一)

————


【开,往城市边缘开w】(这是链接啊不要看漏了!!)

 
  拳馆的一个角落里,身穿背心和短裤的黑发女人正练习着挥拳。因为常年练习而已经有些磨损的黑色拳套毫不留情地精准击打在沙包上,伤痕累累的沙包一次又一次飞到半空,在跟随地心引力落下时又被下一轮凶狠地出拳而抡上去。女人周围爆发出的气势汹汹的Alpha气味让许多资历尚浅的拳手小心翼翼地躲开,顺从地选择更远的练习场地。

  女人微微喘着气,眉眼中透着杀气腾腾的凌厉,仿佛不知疲倦地挥着拳头。汗珠顺着脖颈流下,晕湿了胸口的灰色背心。

  可似乎拳手还是被什么东西惹分心了,原本集中在沙包上的眼神中逐渐透出些许的不耐烦来。最终自知已经无法继续练习的她泄愤般狠狠击打了一下沙包,在它可怜兮兮地下落到最低点时用戴着拳套的手稳住了它,然后转头对着让自己分心的视线源忍无可忍地大吼:

  “John Reese!你到底要干嘛!”

  明显已经站在一边用幽怨的视线看了Shaw很久的男人用手指堵住婴儿的耳朵,语气痛心疾首:“我在为我宝贝女儿今早听到你高潮而被污染的耳朵默哀。”

  胡说,我那时还没呢。

  Shaw想反驳又一时无语,她站在原地撇着嘴看着不远处的Reese。当爸的脸上几乎用笔写着生无可恋,倒是他胸前用婴儿专用带绑住的粉红色小娃娃感觉到Shaw的视线后开心地冲着除了她爸外自己最为熟悉的Alpha拍手,兴奋地吐出一串两人听不懂的婴儿语言。

  “For god's sake!”

  最终Shaw翻了个巨大无比的白眼,一边解着拳套一边休息用的长椅走去。

  “你自己要开免提是我的错喽?”她一屁股在长椅上坐下,把脱下来的拳套扔在一边,不耐烦地用手扇着风,“还有,谁让你把Leila带到这里来的?”

  “不开免提在这拳馆里根本听不清。”Reese慢慢挪动着步子带着他的女儿走到Shaw的旁边坐下,“再说了,Leila还小,荷尔蒙对她没什么影响。Finch去商量什么投资的事情,我又要来这儿,难道把Leila放在家里让Bear帮我看她?”

  “好啊,Bear肯定很喜欢这个工作。”Shaw假惺惺地微笑了下,拧开运动水壶的盖子,冲着Reese怀里的Leila挑了挑眉:“毕竟它可要单独和这个只喜欢吃鸡肉和梅子的小怪物呆在一起呢。”

  Leila没心没肺地听着他俩的对话,因为喜欢的音调而开心地胡言乱语,吹着口水泡泡。

  “So,”Reese帮Leila擦了下口水,也不在意Shaw嫌恶地挪了挪屁股离他俩远了点,随口问道:“那位讨得靛蓝欢心的Ms.lucky呢?”

  “谁?”Shaw漫不经心地拧紧盖子。

  “别装蒜。能在Sameen Shaw的房子里呆四天的女士可不是什么小人物。”Reese原本开玩笑的口 吻中突然闪过一丝严肃,“但你的发情期是密集了些,你有感觉到什么异样吗?”

  Shaw奇怪地看着他,“就是次意外而已。”靛蓝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或许得奖能让我兴奋到发情期提前。她大概也是受我的信息素的影响。”

  Shaw顿了顿,放松地舒展了下身子:“至于在我房子里呆了四天的那位,大概是不会再见到了。”

  Shaw眯了眯眼睛,“不出意外的话。”


  Shaw不是一个喜欢儿女情长的人。

  一般她的约炮对象不会超过三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非发情期的Omega们都需要两个晚上都要进入状态,第三晚上才能达到Shaw的标准。至于第四晚嘛——再多就会对那些缺乏安全感的Omega们释放错误信号了。

  于是Shaw的临时床伴即使念念不舍,在冷漠的Alpha下了逐客令之后也不得不乖乖离开。即使是哪个Omega幸运碰上了Shaw的发情期,在结束后也会毫不犹豫地被说再见。

  但……如果要用一个单词来形容Root,那个在酒吧里面意外“邂逅”的女人,大概就是impressive.
不全是因为她高超的技巧——技巧这种东西,任何一个混迹人世的老练Omega都可以拥有。

  Root拥有的是……那种让Shaw脑中警铃大作的奇妙感觉。

  在她带着舒爽的水气走出卫生间时——那个原本根据某种不成文的准则早该走了的女人,正站在厨房煎着牛排——她比赛之夜前剩下的最后一块牛排。

  发情期间的情潮只有短暂的喘息,她们只能用面包或者稍微好点的三明治做食物。不过这也无所谓,反正身体的空虚感也不是靠食物填满的。

  Shaw原本准备洗完澡自己一个人美美享受最后一块牛排,或许吃不饱的话再出去吃一顿,现在却被这个在厨房里只穿着一件暗红色衬衫的女人搞得乱了阵脚——还有这件他妈的衬衫是哪里来的?

  听到Shaw有些犹豫的脚步声Root转过头来冲她微笑,棕发披在肩头,松松垮垮的衬衫穿在身上,只扣了最下面几颗纽扣,根本遮不住白皙的肩膀。她光脚站在厨房冰冷的地板上,曾经环绕在Shaw结实腰间肌肉的双腿放松地站立着。她的棕色眼睛充满笑意地看向Shaw。

  “我说过你有时间吃午饭。”Root语气轻松地说着,完全没有因为自己似乎打破了某种一夜情(好吧,四夜情)规则而产生不适。

  Shaw在疑惑和惊讶(或许还有惊艳)中吞了口唾沫——牛排的味道闻起来很好,而冲着她眨巴着眼睛的Root——闻起来也很好。

  Shaw唔了一声拿下头上的毛巾,她原本在擦头发来着,现在她也不想在意穿着的工资背心被头发上残存的水珠弄湿,直接朝着Root走去。

  “喜欢你的午餐吗?”Root轻笑着,任由Shaw的靠近,拳手的呼吸带着身上清爽的香皂味道在她的手臂上洒开。

  “还行。”Shaw说着,慢慢地在Root身侧嗅闻着,像好奇的小动物。

  不只是Omega的味道,也不只是Root本身的香味,Root的身上还有Shaw的味道。这莫名让她感心情愉悦。

  Root的手指带着平底锅铲动作着,黄油和肉类被微微烤焦的温度冲进Shaw的鼻子,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咕哝着说:“如果来点开胃菜就更好了。”

  “开胃菜?”

  女人在Shaw开始揉捏被过长的衬衫堪堪遮住的屁股时愉悦地喘息,身体向前微微倾倒,却不忘侧头对着Alpha挑眉,“……我应该吃醋吗?”

  Shaw在她颈后闷闷地哼了一声,一只手扶住Root的腰,另一只手在关掉火后滑进Root的衬衫,挑逗她小巧挺立的胸脯。

  总而言之,Sameen Shaw得到了四天四晚的完美性/爱,一个清晨的口/活,和一顿美味的牛排。虽然她始终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发情期过去之后,还要把女人摁在餐桌上顶得她哼哼唧唧说不出话,而那个可怜的老木桌几乎要被摇晃到散架——说实话这很不Shaw,但她得承认这不赖。

  又出了汗的Alpha在吃完牛排后又去洗了个澡,顺便思考了下要怎么修理基本报废的桌子。这一次她出来的时候Root连带着衬衫和裙子一同不见了踪影。Shaw暗自松了口气,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损失。

  于是她放松地把自己摔在沙发里,开了瓶啤酒愉快地对嘴吹,却莫名地因为沙发上残存的味道而有些心慌。


  “……所以她就这么走了?”

  Reese饶有兴趣地看着休息够了的Shaw站起来活动身子,把拳套重新戴在手上。

  “走了啊,还能怎么样。”Shaw似乎毫不在意,她舒展着肩膀,尝试在沙包上击打了两下,因为良好的手感而眯眯眼睛:“都是成年人了,解决完不就好了么?”

  Reese略一思索,“也好。”他点点头,“我看你还挺喜欢她的,现在了结免得之后我在拳馆给你打电话都要捂着Leila的耳朵。”

  “你什么时候能少关心一下你女儿的耳……等等?”Shaw难以置信地转身,“你说什么?我还挺喜欢她?”

  “唔哦,冷静点。喜欢一下一夜情对象有什么害羞的?”Reese奇怪地看着眼睛瞪大的Shaw,她是不是有点反应过头了啊?“再说了,你身上还有她的味道呢。”看着Shaw一副皱着眉头的样子,Reese也就想坏心眼地逗一下她,

  “你不是……把她标记了吧?”

  “没!”Shaw下意识地否认,“我又不是刚刚成年的年轻莽撞的蠢蛋Alpha,我知道如何处理一夜情好吗……”Shaw的眉头皱得紧紧的,虽然嘴上在否认,心里已经开始打鼓——那么天雷地火的几天,还有发情期的本能作用……

  她不会真的标记了那个女人吧……

  “嘿,Shaw.”Reese伸长手在已经进入回忆的恍惚状态的Shaw面前打了个响指,灰绿色眼睛里闪着有好戏看的笑意,手不动神色地指了指Shaw身后,“你的Ms.lucky来了,直接问问她好啦。”

  “啥?”

  回过神来的Shaw皱着眉头转过身去,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站在旁边,脸上妆容精致,虽不如酒吧那晚艳丽,却仍然在得体中掺入了美艳——就像那天在酒吧里一样,女人很明显抓住了这个场馆里所有Alpha的视线。

  更为相同的是,在这个被Alpha荷尔蒙和肌肉充满的拳馆里,她的眼神始终似笑非笑地黏在一个人身上。

  天啊。

  Shaw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也不管旁边的Reese坏笑着迅速带着Leila走开,只顾着胡乱扯下拳套,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抬头迎上女人。

  抱着双臂的Root看起来因为Shaw的靠近很开心,她带着笑轻启嘴唇,却在能开口之前被大力扯住手腕往角落带。

  “Sameen?……”女人睁大了些眼睛,被她拖得有点跟不上脚步地踉跄,语气却仍然令人恼火地带着上翘的尾音,“……那么着急?”

  Shaw没回答她这个充满了暗示意味的调戏,直到半拖着Root走到不那么引人注意的角落,她才转过身来,表情紧绷地看着这个在她看来不知好歹的女人:

  “你来这儿干嘛?”

  “……怎么了?我不能来这儿吗?”Root笑眯眯地想抚摸拳手因为汗水而闪着光泽的手臂,却被Shaw不耐烦地挥开。

  “Root,”Shaw摇了摇头,脸色烦躁又认真,很少遇到这种情况让她不知道怎么处理,她心里又产生了些今早的那种烦躁的心慌感——“这是一夜情,我以为你知道的。”

  “我以为你很享受呢,Shaw。”Root低头看着她,挑挑眉,棕色眼睛似乎染上了层薄薄的失望。

  “……这不一样。”Shaw破天荒地避开了女人的视线,“我不想纠缠进这一类事情,我不知道你的真名——你在Root这个奇怪的名字背后肯定有个真名吧?——我也不想玩什么情感游戏。”Shaw眯着眼睛,全身肌肉都紧绷起来:

  “I don't do relationships.”

  女人看着面前认真的小个子,突然笑了,眼睛愉悦地眯起来,同时慢慢低头凑近防备的Alpha.

  Shaw因为丝丝Omega的甜味而神经紧张,全身戒备。身体却又因为前几晚过于真实的体验而本能地想凑近Root的双唇。

  Root没有让她得逞。

  她的嘴唇堪堪擦过Shaw的唇角,带着些说不清的色情意味,移到她的耳边。

  “……Who said anything about relationships?”

  在拳手反应过来之前,她后退两步朝她眨眨眼睛。

  Shaw看着转身的Root,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突然就看见了女人背后正一瘸一拐快步走过来的三件套男人。

  然后,她的教练的伴侣,也是她的老板,满面笑容地握住了Root的手,还颇亲密地摇晃了两下。

  ……这什么走向?

  “Oh,good you 're here!”和Root谈话完毕的Finch发现了后面的Shaw,他朝着自己的女拳手点点头,示意她走上前来。Shaw只得迈着步子走上去,不情不愿地站在笑得隐秘的Root和Finch对面。

  Finch似乎很骄傲地对Root介绍着Shaw:“这就是Ms.Sameen Shaw,前不久才获了奖牌,是这次投资的拳手之一——”

  “还是其中最厉害的那个,我知道。”这个该死的女人笑得仿佛她们真是第一次见,她礼貌地伸出手,丝毫不在意在Shaw心里“最厉害”这个形容词闪现的画面有多糟糕。

  Shaw绷着下巴,在震惊和怒火中很不情愿地伸出手,握住几个小时前还情难自禁地把指甲陷入她背部的手胡乱挥了挥。

  “……这位是这次我们的拳馆的最大投资方代表Ms.Samantha Groves.”Finch顿了顿,有些奇怪地看着情绪明显不对劲的Shaw,再偏头看了看笑得明显有些过头的女人,“……你们认识吗?”

  “不。”

  没等Shaw开口,Root就解答了Finch的疑问,“我们才认识,Ms.Sameen Shaw……”她在Finch看不到的角度对着Shaw眨了眨眼睛,

  “……也才知道我的名字而已。”


——TBC——


评论(51)
热度(346)
  1. ZMION730细菌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