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细菌菌
「推荐妥善使用合集功能」
微博:细菌菌Siber
!!不拆不逆执着型选手!!
POI | RF 肖根
火影 | 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吃过去式,有鬼鼬倾向

[肖根] Trophy 战利品 (四)

拳击手!Shaw,ABO自主避雷

我来了,大家久等....

最近时间太紧,忙得要死。昨晚写着写着睡着了....

迟到的七夕礼物吧~


——

  Shaw第一次发情的时候,是Cole一直在陪着她。

  那个时候Cole的身份已经明了——他是一个Beta。这意味着他一辈子也不用受发情的困扰,不用因为“愚蠢的信息素干出没脑子的事情”,至少在他和Shaw钻上房顶喝酒看流星顺便坦白时,Shaw是这么嗤之以鼻的。

  Cole仰头喝酒,眼睛偷偷看着同样把酒瓶放在嘴边的黑发女孩逐渐长出冷酷棱角的侧脸,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别的什么,心跳得飞快。

  流星划过的时候Cole许了个愿,他希望Shaw能过得好好的——就算他真正的愿望是Shaw能够也是个Beta,这样或许他们有机会在一起——但他比谁都清楚,从小混混和大孩子手中拯救他的女骑士Shaw只会是个Alpha。

  或许这样当朋友也挺好。Cole在心里想着,对着面无表情却向他递酒过来的Shaw微笑。

  戏剧的是,当天晚上Shaw就迎来了她的第一个发情期。

  Cole躲在被窝里查看他的破烂手机收到的短信时几乎吓坏了。Shaw几乎从不在半夜给他发信息,如果被巡查的老师看见Cole会受惩罚。女孩只会自己翻上房顶溜出去,再在第二天的早餐时顶着淡淡的黑眼圈挺有兴致地给Cole讲述昨晚发生的有趣事情,顺便把一块布丁或者牛奶塞进Cole的背包。

  然而那晚她的短信只发了一个词——“过来”。Cole知道Shaw和其他人不一样,这几乎就是在喊救命。

  Cole有些费力地躲过巡夜的手电筒扫过来的黄色光柱,在黑暗中摸索着走到Shaw破旧的房门旁。Shaw因为打架滋事被认为是“危险分子”,被罚一个人住狭窄的小间已经很久了。不过反正Shaw不喜欢集体生活,也倒甘之如饴。

  “Shaw?”Cole靠在门口小声地喊着。就算是Beta他也能闻出这过于汹涌强大的信息素,由于Beta的本能他有些恐惧,“Sameen?你还好吗?”

  门背后传来低低的回应声,Cole连忙把耳朵贴上去,捕捉到着Shaw轻微难受的哼哼,更加不知所措。

  “Sam!”他摇晃着门把手,急促地拍着门板,“开门!让我进去!”

  就当他认为自己的声音大到就快被发现的时候,门锁终于传来令人舒心的咔哒声。Cole松了一口气,跌跌撞撞地闯进去,喘着气扫视着简单的房间,却只看见床上一片凌乱的床单。
 “Cole……”

  背后里传来虚弱的声音,Cole忙不迭地转头,却看见Shaw蜷缩成一团,后背靠在门板上,身体摇摇晃晃。汗液已经把她额前的黑发打湿,被子被她抱在怀里,把自己的脸深埋进去,轻微地颤抖。

  “Shaw?”Cole锁上门,忧心忡忡地蹲下身去想探探女孩的额头,在指尖接触到Shaw脸颊的时候几乎被烫到。

  Shaw抬起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他,Cole看见她的喉咙滚动了一下,“Cole,走开。”

  男孩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Shaw是担心她爆发的信息素影响到Cole。一瞬间他有些生气,毕竟自己也快成为男人了,他不想Shaw总是不相信他的能力。

  Shaw救过他的命,在这种时候时候,他不可能扔下她跑开。

  况且……他看着极罕见地展现出脆弱的女孩,即使是强大的Sameen Shaw,也有需要照顾的时候。

  “没门儿。”Cole清了清喉咙试图吞咽掉那股不上不下的奇怪感觉,语气强硬。他站起身拿了条干净毛巾,并试图抢走Shaw紧紧抓住的被单,“我们去医院。他们知道怎么做。”

  他们在医院折腾了一晚上。Cole累倒在Shaw的病床旁边。在他睁开眼睛的时候,Shaw已经气定神闲地坐在病床上吃着三明治了。

  “早。”她朝着像闯鬼一样半张嘴巴的Cole点点头,顺便因为男孩儿脸上的蠢表情皱眉头,“那儿还有个,不过我没吃饱,你得分半个给我。”

  这样的语气……是Sameen没错。

  Cole直起身子,理了理皱巴巴的T恤(原本是他的睡衣来着,可上面已经沾上了好多Shaw的味道):“这样就没关系了吗?不用留院看看?”

  Shaw耸耸肩,“用了什么抑制剂。”她似乎对于昨晚自己Alpha身份的觉醒毫不在意,又或许是早已料到,“我们下午回去,有人帮我们通知那边。”

  Cole对于Shaw口中的“有人”展现出了些怀疑,但见Shaw并不想说的样子也就讪讪地不再询问。但当Cole发现离院时他们没带钱,而Shaw斩钉截铁地表示不用担心这个时他更感到奇怪了。

  这个神秘人直到几年后才出现。那时候Shaw开始规律地去某个拳馆,Cole逐渐明白,当时是Harold Finch在医院帮了她。

  Finch清晰而敏锐地意识到了Shaw的天赋,并从那时候开始就准备把这个天才收入囊中。Shaw似乎并不排斥拳击,相反Cole还在拳击台上看见了她闪闪发光的一面。

  Cole一直记得自己在流星划过时许下的愿望,他从来没给Shaw谈起过这件事,他也只想当个默默的守护者。

  一个弱小却坚固的后盾。


  “你一定是Cole.”

  站在门口的棕发女人只愣了半秒钟,就对他展开了笑容。或许这就是Omega的魅力,在这种情况下也让Cole讨厌不起来:“我们见过。”

  这些年被Cole撞见过的陪Shaw过夜的Omega并不多,他知道Shaw在感情方面一直是不开窍的用了就扔。所以当他熟门熟路地敲开Shaw的房门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的棕发女人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我们……见过?”

  “哦抱歉。”女人让开了一条路,“我忘记了,那个时候你还醉着呢。”她挑挑眉头,“在那个酒吧。”

  面前的女人穿着的似乎是Shaw的T恤,虽然短了一截,但由于体格的缘故还算合适,罩在身上显得随意又引人遐想。Cole呐呐地应了一声——那晚他直接被急着回家的Reese扔到家门口,第二天一大早还是被找东西吃的小野狗拱醒的,这个时候他又无比庆幸自己不是Omega,至少不用担心被侵犯什么的——谁会在意一个倒在路边的Beta?说实在的?

  “你是?”Cole走进客厅,想起还没问女人的名字,颇有些难为情地紧了紧手里拿着的文件袋。

  “你可以叫我Groves.”女人恍然大悟一般伸出手,“Samantha Groves,”她的动作优雅又体贴,“是Shaw的……”

  她顿了一下,眯着眼睛似乎在思考出一个足够准确的词语,最后却只是无奈地笑笑,耸了耸肩膀。

  Cole张了张嘴——他并不知道怎么接话,毕竟Shaw的脾气他很清楚,要想和这个女人建立亲密关系……很难。

  “Cole!”

  就当Cole开始觉得气氛正变向尴尬的时候,Shaw的声音终于传了出来。 Cole松了口气,像看救星一样抬头看去。Shaw朝着他小跑过来,也穿着件T恤,身上脏脏的好像是巧克力酱打翻了。她走得很急,下楼梯的时候踩到地上一个咯吱叫的小玩具差点摔倒。

  “Fuck!”

  Shaw险险稳住身子,骂了一句。Cole身后的棕发女人似乎因为这个景象低低地笑了一声。

  Cole眨眨眼睛有些不知所措,他对着弯腰捡玩具的Shaw皱起眉头。

  “你的体检报告。”Cole扬扬手里的袋子,“上面倒没说什么,但你不是说你最近不舒服吗?最好拿给Reese看一下。”

  “干嘛那么麻烦?没有就好。”Shaw龇着牙揉了揉小腿,抢过文件袋顺手扔到沙发上,“只要不耽搁比赛就没问题。”

   Cole失语,Shaw不在意细节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拳击是一个危险的竞技,他有些担心她的身体。况且是Shaw自己要求的检查,还特地叮嘱他别让Reese知道。“否则Reese要唠叨半天。”Shaw翻着白眼要求他保守秘密,而她知道Cole一向能做到最好。

  “Sam……Shaw!”Cole想要拽住她的手腕,称呼溜到嘴边却又硬生生改变,他老是觉得有那个叫Groves的棕发女人在有些别扭。

  自己是在嫉妒嘛?Cole竭力从脑海里把这个想法抹去。

  “幻听这件事很严重。“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压低了声音,只记得Shaw用她的黑眼睛诧异地盯着自己,“Shaw,你需要引起重视。”

  “听着。”女人看Cole这么认真,也站正了身体,盯进男生从小到大都像是小狗一样的眼睛,“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怎样,体检是以防万一。明天就是比赛了,我不想因为这个对我有任何影响,知道吗?”

  Cole喉咙发紧,在Alpha的注视下他只能点点头。

  “没事儿啦。”Shaw看老友是真的担心于是出言安慰,还看了他一眼,“……要来看比赛吗?”

  “当然要。”Cole忙不迭点头,前几场自己很忙就没来成。这一次是很重要的资格赛,Cole早早请好了假。

  “那就好。你等着,我给你抱Leila.”Shaw一如既往地拍拍Cole的脸,转身朝着房间走过去,边走边抱怨,“我真的是一秒也不想这个小屁孩儿在我家呆下去了。”

  Cole有些艰难地挤出个微笑,在Shaw走后悄悄舒了口气。他转头过去看Shaw的客厅,吃了一半的披萨盒和啤酒瓶放在沙发上,而靠枕被扔在了地上。比起之前一丝不苟的房间,这里添加了很多生活的气息——还有Omega的味道。

  那个棕发的女人在他们谈话的时候自顾自地走到了厨房削苹果。Cole看着她放松而一点儿都不拘谨的样子,心里有些发堵。

  你需要接受这个。Cole对自己说。

  “来,Leila.”Shaw动作飞快,看来忍耐得不是一天两天了。她把小娃娃塞进Cole的怀里,又在男生没反应过来时挂了个粉色的书包在他脖子上。

  “喂食说明都在里面,什么睡衣啊奶瓶啊也在。”Shaw拍拍手,吹了声口哨,“终于结束了。”

  “喂食说明?真的?你这样说?”Cole哭笑不得,Leila在他怀里张牙舞爪,像是在对自己几天的保姆十分不满意。

  “闭嘴,小鬼。”也不知道Shaw在和谁说话。Cole看着她凶巴巴的本来面目,感觉话已经涌到了喉咙口。

  “Shaw……”Cole 犹豫着开口,“那个Groves……”

  “投资人而已。”Shaw打断了Cole,“她自己要来我这儿帮忙照顾Leila的,虽然她全是在帮倒忙。”黑发女人望了一眼厨房里的人,撇撇嘴角。

  ……投资人吗?

  Cole没再问。他朝着Shaw笑了笑,推开门走出去,挥舞着Leila的人小手给Shaw说再见。转身的时候脸色不受控制地暗了暗。

  能取得Sameen Shaw的欢心的话……


  地下室里面只留着一盏灯。Shaw站在灯光下面,毫不停歇地挥拳击打着已经磨损老旧的沙包,脚步摩擦在水泥地板上发出刺耳尖利的声音。直到阴影里有些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她才停下,用手背擦擦额前的汗水,眼神扫进黑暗中慢慢走过来的女人。

  “你和那些老头儿的会开完了?”Shaw喘了口气。明天是很重要的比赛,对她,对拳馆。Reese和Finch郑重地召集了相关人士来参与这次的会议,Root——Ms.Groves,很明显是其中之一。

  “想来看看我最爱的女孩准备的怎么样了。”Root眼里带着些笑意,踱步走到Shaw的旁边。她穿着有些老旧的皮衣,整个人有些松散,却并不妨碍她的魅力。

  “你经常来地下室练习吗?”Root饶有兴趣地环视了一下设备齐全的房间,Shaw把这里打造成了一个训练室。在照顾Leila的那几天——她们同居的那几天——Shaw基本都是在这里完成训练。

  “在我想的时候。”女人的回答一向随心所欲。Shaw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又开始挥拳。既然体检没问题,她就必须得保持自己的身体处于最佳状态。

  有那么一段时间Root就站在Shaw旁边,静静地看着Shaw重复着击打的动作,拳头和沙包亲密接触的响声在地下室里回响。

  “你能教教我吗?”

  Root的声音突然响起。Shaw猛地停了下来,转头看着抱着手臂的女人,有些难以置信,“你?”

  “怎么了?你觉得我不行吗?”Root总是在半秒钟内就能让自己看起来委屈得要命,她走进了些,为了表示自己不是说着玩儿的还脱掉了皮衣,随意扔在地上。

  “……好吧。”Shaw看着Root,她只穿着件长袖,在黄色灯光下看起来单薄又瘦弱,偏偏还想挑战拳击。Shaw感觉有点想笑,但她收起了想要拥抱她、揉乱那头棕发的念头,走到一边拿出自己已经退役的的旧拳套,“用这个。”

  Root有些费力地戴上拳套,看得黑发拳手着急,幸好没花太多时间。棕发女人带着拳套有些茫然地看着她,Shaw于是勾勾手臂,对她点点头,一本正经地做好了防御动作。

  “来吧,打我。”

  Root向她挥了一拳,带着试探,没出多少力气,被Shaw轻轻松松地接住。“用劲。”Shaw出乎意料地对这个“游戏”颇为认真,细心到帮Root调整了一下出拳动作。

  几个回合下来,Root有些累了,棕色脑袋微微冒汗。她对着Shaw眨了眨眼睛,像是撒娇:“我要休息,帮我脱拳套。”

  Shaw因为女人床上床下根本不相配的体力翻了个白眼。在拳手摘掉自己的拳套转而低下头帮Root取左手的时候,黑发女人突然灵敏地感觉到了不对。她迅速后仰,躲过扫到鼻尖的拳头,却失去平衡倒在背后柔软的训练垫上。


【肉戳这儿】


  Root看起来好像要昏过去,她剩下的体力只够轻咬一口趴在身上的呼吸仍然不均匀的Shaw的下唇,“……我要洗澡。”

Shaw眼前还在闪着白光,腰间的满足和酸胀感让她有些飘飘然。她翻身倒在床的另一边,手放松地张开着。Root及其自然地翻了个身靠在她的怀里。女人蓬松的头发扫在她的脸上,Shaw半阖着眼睛,因为Root身上自己的味道而感到愉悦。她被Root枕着的那只手甚至弯了弯,好像搂住了Root的肩。

  “都是荷尔蒙……”Shaw在性爱后的脱力感中嘟囔着,蹭了蹭Root的发顶,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嘴角挂着的正是被她自己嗤之以鼻的“愚蠢”微笑。

 半梦半醒间有人亲吻了她的额头,发丝弄Shaw的鼻子有些痒,她皱着眉头伸手揉了揉,顺便紧了紧怀里的柔软身体,又沉沉地睡过去,并未察觉到怀里女人身体不自然的僵硬有放松。

  一声叹息洒在她的耳边,紧接着是落在唇上的亲吻。

  “……Good night.”


——TBC——


评论(49)
热度(290)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