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复健中

[肖根] Trophy 战利品 (五)

拳击手!Shaw,ABO,这章没肉,放心观看~

第一次写虐,我已经尽力飞了刀片...

欢迎讨论锤锤如何花式报复根妹!!

电梯:(一)(二)(三)(四)

时至今日,战利品字数成功超过Mark me的两倍,马上破3w!!

欢迎夸我(x


————

  「Shaw!Shaw!」

  场馆内人声鼎沸,急不可耐的Alpha野兽们甚至已经开始吵吵嚷嚷了起来,场馆里到处弥漫着信息素。Cole在令人不安的气味中憋着气,急匆匆地跑过通道,在试图冲进拳手专属的准备室时却被门口站着的的高大Alpha毫不留情地拦下来。

  「嘿!我是Shaw的朋友!」Cole想甩开Alpha钳制自己双臂的手却失败了,只能不满地大声叫喊。不苟言笑的保卫却只是摇了摇头,表情生硬:「您不能进去。」

  被误认为是疯狂粉丝的Cole使劲挣扎了两下却仍然没法挣脱,更别说能冲进去了,于是只能在门口探头探脑干着急:「Shaw!Sameen!」

  「Sir!如果你再这样我只能请你......」

  「Cole你干什么?」听到喊声,黑发女人诧异地来到门前。她换好衣服并已经做好了热身,手上拎着红色拳套。Shaw皱着眉头让保安放Beta进来。

  「Finch公司那边出了点事情......」Cole好不容易喘顺了气,拖着Shaw走进去了点,压低声音,「  我们被攻击了。」

  「被攻击了?」Shaw心里咯噔一下。其实公司受攻击是小事儿,经常发生。但如果是Cole以这种语气讲出来,这可就不是小打小闹了——她很明白,Finch的公司有些秘密可泄露不得。但Shaw同时也清楚Finch强大的黑客背景,更别提还有Cole他们团队在做这个工作,怎么会……

  「Reese呢?」女人的语气严肃起来,「我需要去帮忙吗?」

  「Reese在给Finch打电话。他还在现场,要帮你看着这场比赛。」Cole说,「Finch正在赶去总部,让我们先别管那边,他应付得过来——你怎么样了?」Beta上下打量了一下腹肌分明身材爆好,眉宇间却有些疲惫的女人。

  「还好。」Shaw低垂着眼睛敷衍了一下。自己实在算是状态欠佳,早上从床上起来吐的昏天黑地,高强度的耳鸣和幻听惹得她差点晕倒。虽说的确昨晚很放纵,但也不至于变成这个样子。她硬撑着自己悄悄输了点液体,逐渐转好才来的拳馆。

  况且——Shaw皱起眉头。Root也不见了踪影。

  「怎么了?」Shaw的发呆让Cole很是紧张,「还是不舒服吗?你上次的体检报告拿给Reese看没? 」

  「放轻松,Cole。上去挨拳头的人又不是你。」Shaw故作轻松扯了扯嘴角,「只是赛前的小反应。」她顿了顿,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要这么奇怪,「股东呢?高层们都被弄过去了吗?」

  「应该是。」Cole只顾着打量Shaw的神色,随口回答:「毕竟涉足各方利益——Harold会处理好的。怎么了?」

  「没。」Shaw摇摇头甩开脑子里不合时宜的思绪,推说自己要做最后的准备,打发Cole回VIP席,坐下来开始戴拳套。

  Root十有八九在办公室用她腻人的笑容讲一些无聊的事情。别那么多愁善感儿女情长。

  Shaw试图甩掉脑子里的坠胀感,轻呼一口气,看了一眼手上的红色拳套。


  Reese看上去很镇定,就算是伴侣那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他也紧紧地盯守着Shaw的比赛。

  「好好打。」Shaw拉开围栏的时候Reese扶了扶她的肩膀,眼神欣慰又骄傲,也带着一丝郑重与些许的疲惫。Shaw看着面前已经冒出灰发的传奇Alpha,郑重地点了点头。

  哨声吹响,Shaw与对手碰了碰拳头,迅速摆好姿势,摇晃着做好防守动作。对方是来自一个新兴拳馆的拳手,关注度上升非常快。以毫不留情的出拳与高超的技巧的表现(或者说是不光荣的方式)来出奇制胜而闻名。

 如今,这个叫Martine的金发女人嘴角挂着冷冷的弧度,毫不畏惧地向她靠近。Shaw暗自皱了皱眉头,直觉告诉她今天会是一场恶战。Reese分析过Maritine的比赛录像,金发女人在击打对手时好像不是在打拳,而是在杀戮。

  正合我意。Shaw阴沉地想着,舔了舔牙齿。

  但她还是准备一贯的战术来速战速决。Shaw甚至没有试探的动作,直接快速闪身到Marine右前侧,拳头带着风声向对手打去

  金发对手退步堪堪躲过她的拳头,身体后仰的时候眼神和Shaw的对在一起,带着冷漠的笑意。

  Shaw因为这奇怪的眼神愣了一下,金发女人迅速还击。幸好Shaw反应快,躲开了直臂动作,再险险挡住袭向右太阳穴的拳风。

  两人立刻分开。Shaw喘着气,手臂绷紧鼓起肌肉防备着。但Martine似乎没有想要等待,她以滑步冲到Shaw的面前,准备开始下一轮攻击。

  就是这样——Shaw回想着Reese和她分析时的战术分析。Shaw能躲过这个拳头,然后下勾击中她的肋骨,再连续攻击头部。一场就能结束。

  况且Shaw的状态也不允许她耗太久。Shaw的眼神暗了暗,全神贯注。

  Matine已经闪到了Shaw的身前,黑发女人捕捉到她的手臂举起发力的动作,于是将重心转移到脚后跟,准备闪身躲避。

  就在这时,Shaw的心脏狠狠地扯了一下。

    黑发女人因为身体从未出现的尖锐疼痛痛苦而惊讶地蹙起眉头。耳鸣的声音掩盖了拳场的惊呼声。左胸内部像是要裂开的疼痛瞬间抽干了女人所有力气,身体不受控制地软倒下去。

  不——Shaw的黑色瞳孔放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金发女人迅疾的拳头向着她的面部袭来。

  「 Shaw!」

  看台上的Cole失声叫了出来,他猛地站起,注视着拳击台上的黑发女人被击打得向后仰去,砰得倒在拳击台上,面部鲜血淋漓。

  Matine在全场的哗然中不屑地啧了一声,在裁判尖利的哨声下走回自己的角落,被搭上毛巾的时候轻飘飘地看了一眼被Reese半拖半架带回椅子上的黑发拳手。

  Reese紧紧地皱着眉头。他迅速拧开水,自上而下地倒出来冲洗着Shaw的脸部,可源源不断地鲜血仍然从已经变形的鼻子里涌出来。女人痛苦地咬着牙哼哼着。

  「Shaw,看着我。」男人拍了拍Shaw的脸颊,她抬眼看向Reese的眼神还带着些被击打后的涣散,女人张了张嘴,盯着自己的教练,没有发出声音。

  Reese沉默了两秒,站起身来准备向裁判席走,却被扯住了衣服。

  Shaw的力气大得吓人,「我还能打。」

  「Sameen,我得停止比赛。」Reese近乎怜惜地看着Shaw。这些年他看着Shaw成长,根本把她当成了女儿一般的存在。况且刚才经验丰富的自己目睹了全过程——以Shaw的水平她完全有能力躲过那一拳。这一切没有失误那么简单。

  「你的鼻梁骨断了,你得去医院。」

  「Reese。」Shaw坚持着,眼睛亮亮的,在脸上血污的衬托下带着严肃,「那就帮我把它该死的 弄回去。」

  Reese定定地看着年轻的Alpha,他看到了他的影子,同时也明白这场比赛在Shaw的眼里多么重要。良久Reese妥协般叹气,在Shaw面前蹲了下来。

  「这会有点痛。」他警告着,两手并用捏住错开的骨头。

  「别废话。」Shaw恶狠狠地催促着。她小口喘着气,在Reese发力时最终还是忍不住闭起眼睛,痛苦地皱起眉头

  Reese强行把骨头掰了回去,声音听起来很是恐怖。他转身拿了两根棉签,塞进Shaw的鼻孔,「深呼吸。」

  Shaw眨动着眼睛,棉签被塞进鼻子的剧痛让她脑袋嗡嗡响。拳馆里面太嘈杂了,信息素味道好大。她意识有些飘忽地想着,没有意识到那全是她自己鲜血的味道。

  「好了。」Reese取出棉签,双手扶住Shaw的肩膀,「你只有三十秒钟,Shaw。」他非常严肃,紧抓的手指显示着这位Alpha男人的紧张,「三十秒。否则你就会变成一个喷泉——医疗裁判会终止比赛。」

  Shaw点点头,Reese放开她,站起身让路。

  开场声叮叮打响,因为血腥味狂躁起来的观众吼叫着发出嘘声。Martine还是一副冷冷的样子,看着对面狼狈的Shaw甚至有些嘲笑。

  Shaw眼神冷冷的。她吞下口中的血液,闪身上前对着Matine的下巴挥拳,这一拳带着力量和技巧,Martine没能躲过,结结实实地挨了下来。她有些站不稳,下巴的疼痛让她咧出一个诡异的笑容。Shaw后面接上的几拳都稳扎稳打,不断地亲吻上金发女人的身体。

  Martine由优势转向被动,却仍然没失掉沉着。她连续闪过几个攻击的动作,在Shaw密集的攻击  中居然也有能力发动反攻。

  鼻子里血液让她发出呼呼哧哧的喘气声,大概在呼吸的时候会喷出来血沫。她没有多少时间了。

  Shaw再次躲过Martine的攻击,几乎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即将出手的这一拳上。她瞄准对手的下巴,降低重心,收手,放拳——

  心脏皱缩的疼痛令人惊恐得熟悉,她的双腿几乎在瞬间就软了下去。几乎快要让她昏迷。

  Shaw尝试着稳住身子却失败了。女人几乎在绝望中无声怒吼,在模糊的视线中,她看着金发女人躲开她绵软无力的拳头,戏谑地看着她。

  她躺倒在地上,脑袋里吵嚷的声音几乎要弄疯她,鲜血开始从鼻子里涌出来。Martine慢慢走到她的头顶。

  「Sameen Shaw,游戏结束。」

  她看到金发女人举起了拳头。


  黑暗中,Root毫无预兆地睁开眼睛。

  她没能够很好地掌控自己的身体——纵欲的愉悦与疼痛还在她的身体里叫嚣着,腰部酸软得不像话。她轻轻地啧了一声,有些埋怨身边人的体力。

  大腿上和身体里已经快要干涸的液体也不甘示弱地提示着她之前的疯狂。深色的床单和被窝,甚至整个屋子全都是信息素的味道。

  她的身体有些恋恋不舍地窝在被子里,任凭全身最后一次地放松下来,安心地被气味环绕。

  Shaw的气味。

  Root差点又因为这舒适的气味催眠了。在她美丽的棕色眼睛闭拢之前,Root面色平静地掀开搭在身上的柔软被子坐起来。腰间的不适让她在黑暗中皱了皱眉头,但这区区疼痛并不能给她带来一丝一毫的伤害。

  棕发女人赤裸着身子,走到窗边,将遮光窗帘拉开一条缝,任由窗外路灯的橘黄色灯光洒进来,照在床上。她抱着手臂站在床旁,看着床上熟睡的Shaw。

  拳击手睡得很沉——这得益于Root在晚餐里加的东西,和前几个小时消耗体力的运动。Shaw俯卧在床上,腰部以上没被被子遮挡的地方赤裸着。光线洒在Shaw的背部与手臂的肌肉线条上,黑发散着,露出有耳洞痕迹的耳廓。

  Root的视线扫过Shaw的脑袋,脖颈,手臂,在逐渐湮没在被子底下。她慢慢地凑近,弯下腰把Shaw的黑发拢到耳后,端详她的脸。

  Shaw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她皱了皱眉头嘟囔了一句什么,把脸转过去试着躲避光亮。

  Root低下头去亲吻她的额头,「睡吧,Shaw.」她喃喃着,把吻印在黑发女人的眼睛上,「睡吧。」

  Shaw看起来像是想因为这个轻柔的吻微笑,但睡意只能让她咧了咧嘴,再次昏沉地陷入深度睡眠。

  Root赤裸着,光着脚迈步走进卫生间。她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脖子上有些醒目的吻痕让她皱眉,用手指按上白皙皮肤上青紫的痕迹,从皮肤一路传进大脑的轻微痛感让她感觉舒服了点。

  她开了热水,在热气蒸腾的浴室里洗掉身上的味道与那些干涸的痕迹。在熟悉的沐浴液和洗发露的味道下她有些恍惚——

  如今她和Shaw的味道是如此相似。

  但这些气味终究会消散。

  女人用浴巾草草包裹自己,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进客厅。桌子上的披萨盒让她皱了皱眉头,走过  去把它扔到垃圾桶里。

  然后Root走到厨房,给自己冲了杯咖啡。速溶的味道让她嫌弃地皱眉,最终还是喝下。黑暗里她环视着厨房里的瓶瓶罐罐,感觉它们都在面无表情地盯着她,无声地控诉着什么。

  她回应的视线却更加冰冷,毫不在意地转身离去。

  Root清理了这个房子里一切关于自己的东西,衣服,指甲油,沙发上残留的信息素。Shaw的手机和电脑她没有放过,熟门熟路地黑进去,删掉了所有有关信息。她需要消失得彻底。

  Root撕下了墙上Shaw草草写下的便利贴,上面有牛排馆的订座电话。女人甚至对着上面写着的文字扯了扯嘴角,重新把它贴回去。

  她全程都很平静。重新回到Shaw的窗边,她已经成了穿着黑皮衣,画着黑色指甲油,表情冷酷的女人。

  Root拿出了她的枪,看着床上睡得太熟甚至开始流口水的女人,然后抵住了她的头。

  动手吧。她的脑子里催促着,她是你的任务对象。

  你很清楚这些全是你精心编造的幻境。

  这是你的程序,你不该沉溺进去。

  Root拉开了保险,却仍维持着姿势,手臂有些颤抖。

  动手吧,趁还拿得稳枪。

Root几乎要因为脑海里的喋喋不休的声音隐藏的嘲笑意味而生气了。她稳了稳手中的枪,手心里出乎意料的有些湿。

  Root猛得皱起眉头,神色变得狠戾,她的食指收紧。

  床上的人毫无预兆地向Root原本睡着的地方翻了个身,却扑了个空,有些疑惑像是要醒来。

  冷静的杀手被这吓了一跳,手枪垂到身侧。

  「Shaw?」因为惊慌她几乎是扑了上去,细细查看Shaw的面部表情。

  如果对方是杀手,自己已经死了。Root唾弃自己一瞬间的反应,她紧紧地盯着Shaw好看的侧脸。好在药效的确很强,Alpha费力地睁睁眼睛也没成功。

  Root有些颤抖。她低头以自己都没意料到的缠绵情意含住Shaw嘴唇亲吻。

  即使有着浓重的睡意,Sameen Shaw似乎也因为Root的亲吻而愉悦,她毫无意识地回吻着,吮吸着Root轻微颤抖的唇瓣。

  Alpha很快又被这些吻糊弄过去,她咂咂嘴,眉头舒展着翻身,轻微地打起了呼。

 在她独自清醒的黑暗卧室里,杀手没能够有个优雅的谢幕。Root后退两步,再没能转头看Shaw一眼,落荒而逃。



  「Ms.Shaw怎么样了?」

  小个子三件套一瘸一拐、急匆匆走过医院走廊,停在病房外长椅上坐着的男人面前,面色凝重。

  「手术已经完成了,还在昏迷。」Reese站起身,压低的声音里满是愤怒——「我居然让那女人呆在Shaw身边那么久。」

  Finch敏锐地感知到高大男人隐藏的愧疚,他安慰般轻拍伴侣宽阔的肩,「这不是你的错,John,我也……」眼镜儿男人很是无力,谨慎如他,自然查过投资人的信息。但当Samantha Groves和Shaw有了那样未明说的亲密关系以后,他克制了自己像个担忧的父亲般窥探棕发女人的隐私。如今看来是个大错。

  伴侣身边萦绕的信息素使两人都得到些抚慰。Reese的眉头仍未打开:「你那儿情况怎样?」

  「......对方是个高手。我觉得她完全可以黑掉整个系统。我在查看记录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在某个时段她的攻击出现了迟疑,我及时赶到,在她破解另一面防火墙前拦截了下来。」Finch揉了揉眉心,他与Reese脸上都写满了疲惫,「暂时没什么问题——我让人去追踪Samantha Groves了,但希望很小,我们耽搁了太多时间,而她技术精湛。」

  「Cole去Shaw的房子拿报告了。她明知自己身体不对劲做了次体检,却没有给我说。那种药物的过量摄入对Shaw身体的伤害太强——这个女人实在狠毒。」Reese眼中闪过危险的光。

  Finch拍拍Alpha的肩膀让他冷静,「无论怎么样,Ms.Shaw现在没事儿就好。」眼睛男人说着,「Leila我送到Ms.Carter哪里去了,她能帮我们照看一段时间,好让我们有精力去应对.....」
 他闭上了嘴和Reese四目相对,Reese转头看着自己的Omega,眼里满是了然:「那边.......?」

  「你和Ms.Shaw的身份没有泄露的表现。」Finch声音平静而低沉,隐藏在镜片下Omega平时谦和温柔的蓝色眼睛此时显得令人害怕得镇静,「我已经加固了一遍,Mr.Cole也会回去帮忙。Groves想套到那边的信息实在很难,我也不会允许。」

  「她已经伤害了我的家人,我不会让她有第二次机会。」说完这番冰冷的话Finch似乎又变回了那个喜爱读书的小个子。他在伴侣的注视下略显疲惫地扯了下嘴角。

  Reese和Finch在商量后准备让老朋友Fusco来守着病床上的Shaw。Finch要回公司,Reese也要去照顾一下他们秘密的小小项目。然而在Reese与护士一同进入病房时,留给他们的只是凌乱的被单和被强制拔下的输液管。

  「Damn it!」明白发生了什么的灰发Alpha暗骂一句,迅速按了按隐藏在耳朵里的耳机。

  「Finch,Shaw失踪了!」


——TBC——


评论(48)
热度(214)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