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研究所

复健中

Sweet Sweet.(POI/RF AU)

Sweet , Sweet.
POI/RF AU.糕点师!Reese/顾客!Finch
单宁君点的梗~小言向w
说是糕点师!Reese但是我对这行业一点了解都没有啊啊啊QAQ所以这文有必定的bug还有RF的OOC啊啊啊;v;慎看+轻拍啦OTL

——正文——

1.

“上啊John!”
  低着头忙着放空,顺便尝Shaw今天开发的新口味蛋糕的Reese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是对Bear的什么口令,可是当他发现这句话的宾语是他自己的时候,才觉得有什么不对。
  “What?”Reese用叉子叉起一块蛋糕放进嘴里,细细品尝着,同时皱起眉头看着用希冀的眼神望着自己的Tao。“你要是喜欢他就上啊!John!”Tao兴奋地叫着,塞了一大勺香草冰淇淋在嘴里。
  “啥?”懒洋洋地接了一句,没在意被冰得快跳起来的Tao,Reese推开了面前的一碟蛋糕,转头对正在咔嘣咔嘣吃松饼的Shaw说,“太甜了。”Shaw用手指把松饼塞进嘴巴,含混不清地对着Reese说了句什么,大概又是和“你行你上”没啥区别的东西,Reese表示懒得深究。
  “那个男人啊!就是Harold啊!”Tao含混不清地说,用空闲的手敲着桌子。
  “哪个......等等。”Reese猛然醒悟,他转过头,难以相信地看着Tao,“你竟然问到了他的名字?”
  事后Tao哭丧着脸说他一定是被冻到了脑子才没反应过来为什么Reese扣他工资。

2.

  好吧,让我们从头开始说这件事。
  Reese是在偶然的一个下午注意到坐在靠窗位置的Finch的。那天他心情不错,就把手撑在做蛋糕的台子上,低声哼着歌。当时咖啡厅里人不多,阳光却不错,当Reese把他最喜欢的那首歌哼到第二遍的时候,他看见窗边坐着的西装男人微微抬起了手,仿佛想要遮挡一下透过咖啡厅玻璃透进来的阳光。
  Reese眯起了眼睛,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有些奇怪的男人——西装,眼镜,扣的一丝不苟的袖口,正在电脑上敲敲打打编写着他看不懂的程序。他的手边放着一杯他们店里最贵的咖啡,却一口也没有喝。
  “嘿,Shaw,那是谁?”Reese潜到柜台后边去,低声问着坐在小板凳上忙着舔掉手指上的糖霜的Shaw。Shaw微微撑起了身子,往小个子那边斜睨了一眼,摇了摇头:“从前几天开始就一直坐在那里了,怎么?你不认识?我还以为是你又在外面吸引到的某个狂热的崇拜者啥的。”Shaw咂咂嘴,略微皱了皱眉:“你不觉得这糖霜有点甜了吗?”
  Reese顺手扯了一张纸巾递给Shaw,打发他去洗手,然后继续盯着那个男人。
  没过多久男人微微放松了一口气,合上了电脑,然后拎着电脑包有些费力地站了起来。哦。Reese手上忙着摆甜点的装饰品,余光却有些惊讶地看着男人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嗯。Reese也用手蘸了点糖霜放到嘴里,眯着眼睛透过咖啡厅的玻璃门看着小个子慢慢地消失在街上。
  好像是有点甜呢。

3.

  Finch有点惊讶地看着黑发马尾的服务生将一碟蛋糕放在自己的电脑旁边。
  “赠送的提拉米苏。”Shaw耸了耸肩,面无表情,“希望你喜欢。”
  Finch眨了眨眼睛,“呃……谢谢。”
  Shaw没再说什么,点点头走回了柜台。
  “十美元,没的说,John.”刚离开小个子的视线,Shaw就脸部僵硬地盯着Reese,一只手伸出去对着Reese摊开,一只手熟门熟路地找到了放曲奇的位置,“真不敢相信你会做这种小儿科的事情,上一次我看见你如此纯情还是你刚来纽约的时候。要不是我认识你那么久,我还真以为你是个没破处的中学小男生。”
  “闭嘴,Shaw.”Reese没空理她,从腰部围着的白色围裙里掏了十美元拍在了Shaw的手上,如愿以偿的Shaw自觉地啃着曲奇挪一边去了。
  Reese有些紧张地盯着拿起小叉子准备吃提拉米苏的小个子,他也觉得自己蠢透了,还好小个子——Tao说他叫Harold——的位置正好背对着柜台,不然他就可以清清楚楚看见咖啡厅老板窘迫的样子。等到Harold把一块提拉米苏放到嘴里的时候Reese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好吧,但愿Harold喜欢抹茶味的。
  Finch让甜点在自己嘴里化开,抹茶的味道让他好心情地眯了眯眼睛,不得不说,工作了一个下午,享受到一份精心准备的甜点还是不错。虽然他知道这咖啡厅从来没有赠送甜品的习惯。
  就这么一边习惯性地思考着咖啡厅老板这么做的目的,一边吃着碟子里的提拉米苏,味道还不错,Finch余光瞟到盘子底下,等等。
  Finch瞪大了眼睛看着压在提拉米苏盘子下面的小纸条,用手指把它拉了出来,在看到上面漂亮的花体字的时候有些愣——
  “Hello, I'm John, John Reese.”

4.

  “Harold.”
  Finch刚在自己通常的靠窗位置上坐下,Reese的声音就出现在了头顶,不知怎么显得有些得意和期待,“不看看新菜单么?”
  Finch把菜单挪在自己面前,在看到涂抹过的内容时挑起了眉。
  自从那天他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提起笔在纸上刷刷刷写下了Hello之后,高个儿老板每天的骚扰就明目张胆地多了起来。说是骚扰,不过是在Finch开始工作前的问候以及离开时的“Bye.”
  自己的社交生活本来就不那么活跃,当时来到这家咖啡厅也是相中了让自己的腰部靠的更加舒服的椅子,没打算吃什么东西(老天他根本不喜欢咖啡)。不过现在,似乎收获了一个意外的礼物——不得不说,Reese的手艺真的很好,昨天的火腿蛋松饼实在是好吃得没办法。
  看着菜单上新加上去的单品,他颇有些意外地抬头望着微笑着的Reese:“How……”
  “只是对顾客做的一些调查。”Reese笑吟吟地望着Finch,眼睛里闪着光,“怎样?我的调查技术还行?”
  “你……”抬着头对着Reese的笑容,Finch一瞬间无言,他低下头去,看着黑色马克笔添上去的煎绿茶和甜甜圈,突然脸有些红。
  “……谢谢。”Finch有些别扭地说。
  “别在意。”Reese的笑容渐深,他的目光黏在Finch低下去的后脑勺上,捕捉到Finch淡红的耳朵边。
  “顾客就是上帝啊,Harold.”

5.

  他就知道不该抱什么希望的。
  Finch撑着雨伞,站在街上对着咖啡店门上“暂停营业”的牌子叹了口气。这么大的雨,许多店铺都关门了,他到底是怎么说服自己离开家,抱着电脑包来这里的?
  用手拽了拽快要滑下去的单肩包,Finch一瘸一拐地转身准备离开。
  “Harold?”
  混着响雷的雨声中,突然有一个声音传到了Finch的耳朵里,Finch抬起头,看见穿着黑色大衣,打着伞右手还牵着一只狗的Reese站在马路旁边,高个儿在看见了自己后立马迈开长腿走了过来。
  “Hi.....Mr.Reese.”
  有些慌乱地打招呼,Finch对于眼前突然靠近的黑色有些眩晕。
  狗狗在他的裤子旁闻来闻去,Reese轻柔地对它说了句什么,它立马乖乖停下来。
  “……这就是Bear?”Finch记得有一次Reese对他说过他养狗。
  “对,他很乖的。”Reese用手摸了摸Bear的头。
  然后气氛就变得尴尬起来,两人对望了一会儿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Finch有些不自在地把视线挪开,看吧他果然还是不擅长社交。
  “那个……”还是Reese先开的口,他也有些窘迫,在Finch重新抬头看着他的时候想要用手摸摸脑袋,但是一只手拿着雨伞一只手牵着Bear的他没能完成这个动作,只好僵在胸前。Bear不耐烦地打了个响鼻,Reese的脸已经有些泛红,
  “……要不要去我家?我可以给你做点心。”
  完了,Reese心中翻了白眼。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就想抽自己,这听起来怎么都不是好的建议,就像不怀好意的绑架前言一样。
  “……That sounds……not bad.”
  嗯?Reese有些难以相信地看着Finch,发现低着头的后者几乎和自己一样神情恍惚。
 
6.

  Finch有些怀疑是不是每天一杯的茶把自己喝傻了,鉴于他竟然一边说喝茶傻一边还捧着煎绿茶猛喝,还有他就这么跟着Reese来了他家。
  Finch有些紧张,表现就是双眼放空,抱着茶无意识地盯着Reese只贴着一张电影海报的电视墙。
  腿边突然有软软的物体在磨蹭,Finch低头,看见Reese的狗在用脑袋蹭着自己。“Bear?”试探地叫了它的名字,得到的是欢快甩动的尾巴,他揉了揉Bear的头,动物的温暖让他稍微镇定了些,好让他重新恢复思考的能力。
  这太多了,他有些难以适从——以前他几乎可以跟上Reese试探和接近自己的节奏,但是今天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快了——跟着他回家?哦天哪,难以置信。到底是什么东西说服他的?
  Reese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Finch捂着脸不可思议地叹气,在他脸上的笑容还没有褪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开了口:“Harold.”
  小个子立刻慌张地抬起了头:“哦,Mr.Reese谢谢,我很抱……”在看见Reese的湿衣服的时候Finch有些抱歉地开口,自己走的太慢而Reese执意要走在他旁边,这让Reese不免淋了些雨。
  “没关系,别在意它,Harold.”Reese打断了他的话,快手快脚地走到Finch旁边的沙发坐下,将碟子推在了Finch
的面前,对着Finch微笑,“还有,叫我John.”
  “……”Finch低下头拿起了叉子,Bear开始对着Reese撒娇,摸了摸Bear,Reese觉得自己就这么盯着Finch吃小个子可能会有些不自在,于是还是搓了搓手,“呃,我还是去换一下衣服好了,你……”Reese耸耸肩,“自便,Harold.

  等到Reese进入自己的房间换衣服之后,Finch才松了一口气稍微放松地将叉子放入嘴里,蛋糕的美味让他愉悦起来。
  好吧,他跟着Reese回家是太喜欢他的蛋糕了,或许还有他的绿茶,加上甜甜圈吧,天哪还有香草冰淇淋——
  “怎么样?Harold?”
  Finch在蛋糕的催化下正快活地胡思乱想着,在Reese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抬起了头,正好看见换了件休闲白衬衫的Reese从门里出来。在意识到Finch正在看着自己的Reese嘴角咧开来,眼睛里带着温柔的笑意。
  不不不,除了他的手艺之外再没有任何其他理由了。Finch僵硬地将脸几乎埋在了盘子里。
  没有!!
 

 
7.

  “所以说,你把他都带到了家里了都没发生什么?”Shaw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Reese,“不我说错了,即使我和你认识那么久你也还是个小处男。”
  “我不能。”Reese有些烦躁地搓了搓头发,“Harold不一样……”
  “哈,为什么不一样?难道他是个隐匿的超级英雄什么的?”Tao用勺子啪啪地戳着碗里的沙拉,“带肚腩的超级英雄?”
  “我喜欢他的肚子。”Reese没好气地白了Tao一眼,“还有他的眼镜。”
  “是啊,图书侠(bookman).”Shaw一边用纸巾擦手一边吐槽着。
  “不过我还真的没想到John会喜欢Finchy这个类型的呢。”Tao含混地说,嘴里被沙拉塞的满满的,“我还以为Zoe是你的菜。”
  “我和Zoe只是朋友……”Reese又皱起了眉,“不过Finchy是谁?”
  “你TM甚至不知道他的姓?!”Shaw爆了粗口,无视旁边再次心疼自己工资的Tao,“搞毛啊Reese,你们俩都一把年纪了再这么耗下去就只有上那儿谈恋爱去了!”
  Reese受打击地扶住了脑袋,狠狠地捋了两把自己的头发。

8.

  Finch拿着手机,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咖啡馆外面,他怎么说?“对不起Mr.Reese我不叫Finchy而是Finch”?还是“请不要加上那个y字母Mr.Reese听起来有些奇怪”?反正他竟然忘了告诉高个儿自己的名字。
  不过打死他也没想到,最终当大个子有站在他面前的时候自己竟然将自己心里的话脱口而出:“Mr.Reese我没告诉你我叫什么是因为我喜欢你叫我Harold.”
  说完他就愣了,第一反应就是逃跑,于是慌张地站了起来。
  Reese看着支支吾吾明显是着急了又窘迫不已的Finch,有些想笑,可是心里又因为刚才小个子的话暖暖的。
  轻柔地将Finch按下去坐好,Reese两只手撑着桌子,眼睛死死的黏在Finch身上,“你说什么?Harold?”
  “……”Reese的眼神就像是在鼓励,Finch心里大叫为什么这种事情都要他先说!桌子下面的手握起又松开,好像下定决心一般,深吸一口气,他镜片后的眼睛闭了起来。“John, I……”刚准备睁开,却发现已经有一个软软的触感覆在了自己的嘴唇上面。这个时候Finch讨厌死了自己运算过快的大脑,眼前浮现出来的第三方画面几乎立刻就让他的脸烧了起来。
  只是简单的触碰而已,Reese很快就挪开了,不过他相信足以体现自己的心意。他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太急了,他害怕Finch逃开,不过他想赌一把。
  嘴唇上的麻麻感觉有些让Finch失神,睁开眼睛后他无意识地微微调整着呼吸,然后他抬起头,对着Reese充满希望的眼神开了口:
  “I said, you can call me Mr.Finch, John.”

——完——

【这算烂尾吗算吗算吗QAQ】

 

评论(6)
热度(95)

© 细菌研究所 | Powered by LOFTER